0%
劉彭芝
1949-2019

發(fā)

本期嘉賓
與新中國同行——基礎教育發(fā)展之路
基礎教育發(fā)展之路
劉彭芝
人大附中聯(lián)合總校名譽(yù)校長(cháng)
LIUPENGZHI
人大附中聯(lián)合總校名譽(yù)校長(cháng) 劉彭芝
劉彭芝,中央文史研究館館員,創(chuàng )新人才教育研究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國家教育咨詢(xún)委員會(huì )會(huì )員,享受?chē)鴦?wù)院政府特殊津貼,人大附中、人大附中聯(lián)合總校名譽(yù)校長(cháng)。1997年6月任中國人民大學(xué)附屬中學(xué)校長(cháng),2009年11月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wù)院參事,2013年9月1日任人大附中聯(lián)合總校校長(cháng)。

本期嘉賓

主持人

CHENZHIWEN
陳志文 中國教育在線(xiàn)總編輯
陳志文,中國教育在線(xiàn)總編輯,中國教育發(fā)展戰略學(xué)會(huì )人才分會(huì )秘書(shū)長(cháng)。

我的人生,為教育這一大事而來(lái)!

中國教育在線(xiàn)
+ 關(guān)注

初為人師: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

陳志文

您今年74歲,可以說(shuō)一生是與新中國同行的,與教育結下了不解之緣。我最早全面認識您,就是通過(guò)您的專(zhuān)著(zhù)《人生為一大事來(lái)》,為什么選了這么一個(gè)書(shū)名?

劉彭芝

“人生為一大事來(lái)”,是陶行知先生的一句話(huà)。我覺(jué)得,這句話(huà)就是我的寫(xiě)照,恰如其分。我的一生就是為了教育、為了基礎教育而來(lái)。1965年,我走上了講臺,成為了一名豐臺二中的數學(xué)教師。從那以后再也沒(méi)有離開(kāi)過(guò)校園,50多年來(lái)一直工作在教育第一線(xiàn),我的人生大事也與教育連在了一起。

陳志文

回顧這70年,您對新中國教育有哪些深刻的印象?

劉彭芝

1949年新中國成立時(shí),我大約4歲,不久便上了小學(xué),最初的那幾年是很幸福的,一切都欣欣向榮。

1965年我有幸當上了一名數學(xué)老師,但很快文革就開(kāi)始了。文革開(kāi)始后,中國教育受到了很大的沖擊,學(xué)校一邊上課一邊鬧革命,搞上山下鄉、大串聯(lián)。我曾參加了一次清華大學(xué)延安長(cháng)征隊,雖然我路上發(fā)了高燒,但還是一路從北京走到了陽(yáng)泉煤礦。記得到最后,人都走木了,就像機器人一樣,因為病了,有人勸我最后一段坐車(chē),但我覺(jué)得已經(jīng)走這么久了,硬是堅持走到了終點(diǎn)。

1974年我調入人大附中,教初二數學(xué)。從此,我與人大附中結緣,在人大附中工作至今。

1977年,鄧小平提出恢復高考,這是中國教育的轉折點(diǎn)。那時(shí)恢復高考是面向全民的,不只是應屆生,非應屆生也可以報考,十年來(lái)沒(méi)機會(huì )參加高考的學(xué)生們個(gè)個(gè)摩拳擦掌。

人大附中所處的北京市海淀區高校林立,高級知識分子聚集,生源、老師、環(huán)境都比較有利于文化學(xué)習。海淀區各中學(xué)之間你追我趕,都希望在高考中能有好成績(jì)。人大附中是海淀區的一個(gè)縮影。

備戰高考時(shí),我們連相關(guān)教材都沒(méi)有。高三數學(xué)組的老組長(cháng)閻士文就在暑假期間編輯了一本高考復習講義,包括提綱、知識點(diǎn)、內容和題目等,開(kāi)學(xué)時(shí)給每位高三組數學(xué)老師發(fā)了一本,毫無(wú)保留。因為我喜歡做難題,復習中遇到不好解決的題目,閻老師就讓我解。我解不出來(lái),就回家找我先生,再不行就去找許以超先生。許先生是我中學(xué)老師吳異的先生,也是華羅庚的第一代弟子。有一次急了,我就去中科院數學(xué)所找了陳景潤。

陳志文

聽(tīng)您講這段故事,感覺(jué)您那時(shí)候更像是一名模范學(xué)生。

劉彭芝

初登講臺的那些年,我遇到了幾位讓我終身難忘的老師。吳異老師是我的中學(xué)數學(xué)老師,學(xué)生時(shí)代的我酷愛(ài)數學(xué),是她的寵兒,總是追著(zhù)她問(wèn)問(wèn)題。我到豐臺二中做數學(xué)老師后,也經(jīng)常跑到吳老師家里去請教平時(shí)教學(xué)中遇到的問(wèn)題,她從來(lái)都是不厭其煩的為我解答。還有上面提到的閻士文、許以超等老師。他們教會(huì )了我應該如何做一名好教師,讓我知道了什么叫“學(xué)為人師,行為世范”。

陳志文

對于77級高考生,您對哪位學(xué)生的印象最深?

劉彭芝

我在人大附中教的第一批學(xué)生是1976年高中畢業(yè)的,之后有人參加了上山下鄉,有人參軍了?;謴透呖己?,很多學(xué)生回校復習,也有很多其他學(xué)生來(lái)到人大附中復習。我77級的學(xué)生中,有考上清華大學(xué)、北京大學(xué)的,也有考上一般大學(xué)的。

我記得有位學(xué)生叫郭明輝,是新加坡華僑子弟,學(xué)習還不錯,但不是最好的,想要報考清華大學(xué)建筑系,又有點(diǎn)兒擔心,不敢報。他來(lái)問(wèn)我的意見(jiàn)時(shí),我建議第一志愿報最理想的院校。最終,他被清華大學(xué)建筑系錄取了,后來(lái)一直在國內和新加坡從事建筑行業(yè),做的不錯。

汪佐瀾,她曾經(jīng)是我們班的團支書(shū)、班長(cháng),學(xué)習非常好,高中畢業(yè)后參軍了,恢復高考后回來(lái)復習,也考上了清華,非常出色。

陳志文

當教師,做教育,是您最初的夢(mèng)想嗎?

劉彭芝

我少年時(shí)代的夢(mèng)想是成為一名科學(xué)家,但最終走上了教育之路,并且把我的全部心血奉獻給了我的人生大事。我不后悔,因為我的很多學(xué)生成為了科學(xué)家?!暗锰煜掠⒉哦逃笔敲献又v的人生三大“至樂(lè )”之一。我的人生是快樂(lè )的,是幸福的。

陳志文

您其實(shí)是一個(gè)骨子里很Strong的人,做什么都要做到極致。

劉彭芝

我幾十年來(lái)睡眠都很少,因為無(wú)論是上學(xué)還是當老師,我經(jīng)常要熬到半夜,習慣了。我有一個(gè)特點(diǎn)就是追求卓越、追求完美,干什么事都要盡自己最大努力做到最好,特別認真。

數學(xué)之美:帶領(lǐng)學(xué)生進(jìn)入數學(xué)殿堂

陳志文

接下來(lái),想聊一聊您與數學(xué)的關(guān)系,您當初為什么選擇當數學(xué)老師?

劉彭芝

我從65年參加工作開(kāi)始,只教過(guò)數學(xué),沒(méi)教過(guò)別的科目,因為我從小就喜歡數學(xué)。當初剛調到人大附中時(shí),學(xué)校需要政治和音樂(lè )老師,問(wèn)我能教什么課。我說(shuō),這兩門(mén)課我都能教,但我原本是教數學(xué)的,還是更傾向于繼續教數學(xué)。最后,我還是教了數學(xué)。

陳志文

您為什么喜歡數學(xué)?

劉彭芝

數學(xué)有數學(xué)的美。當弄懂了概念、解出題目時(shí),對我來(lái)說(shuō)是一種享受。有時(shí)候,數學(xué)題就像迷宮一樣,需要一點(diǎn)一點(diǎn)去研究,我經(jīng)常陶醉在里面,覺(jué)得特別好玩兒。我喜歡數學(xué),對數學(xué)充滿(mǎn)濃厚的興趣,興趣真的是最好的老師。

陳志文

您是純粹的喜歡數學(xué),也很享受這個(gè)過(guò)程。

劉彭芝

是的。而且,我也很喜歡教孩子。我很樂(lè )意去發(fā)掘學(xué)生們對數學(xué)的興趣,并帶領(lǐng)他們進(jìn)入數學(xué)的殿堂。這個(gè)教學(xué)的過(guò)程也讓我很享受。

陳志文

您特別強調因材施教,致力于超常教育實(shí)驗研究,為有特殊潛能孩子提供適合的教育。這和您從事數學(xué)教學(xué)有關(guān)嗎?

劉彭芝

有關(guān)系。我在教學(xué)過(guò)程中發(fā)現,有些孩子學(xué)有余力,可以在常規學(xué)習外學(xué)得更快、學(xué)得更多、學(xué)得更深。于是就想到要為他們提供適合的教學(xué)內容、教學(xué)進(jìn)度和教學(xué)方式。

人大附中的超常兒童教育實(shí)驗源于1978年,可以說(shuō)與改革開(kāi)放同步。當時(shí)中科大首屆少年班在北京錄取的3人中有2名人大附中學(xué)生。他們智力超常,學(xué)習能力突出,引起我們關(guān)注,也促使我們思考:面對學(xué)生的個(gè)體差異,如何打破常規去發(fā)現、選拔和培養杰出人才,能不能將常態(tài)的中學(xué)教育與超常教育相結合,探索出一條因材施教、快出人才、出好人才的新型教育模式。

錢(qián)金榮老師是人大附中首屆初中超常兒童實(shí)驗班的班主任,他在教學(xué)中實(shí)踐了中國科學(xué)院盧仲衡教授的數學(xué)心理教學(xué)法,核心就是鼓勵學(xué)生自學(xué),我經(jīng)常去聽(tīng)他的課。當時(shí)教實(shí)驗班的老師們學(xué)問(wèn)都很深,他們都是我的老師,對我產(chǎn)生了很大的影響。

也是在1985年,我聽(tīng)說(shuō)了國際奧林匹克數學(xué)競賽,對我有特別大的吸引力。我的理想是培養出奪得國際奧林匹克數學(xué)競賽金牌的學(xué)生。而要培養奪得國際金牌的學(xué)生,就不能從高中開(kāi)始,必須要到初中去。所以,我選擇到初二教普通班數學(xué),并且組織了年級數學(xué)小組,選了50個(gè)學(xué)生參加,其中有30多人是數學(xué)實(shí)驗班的。

我特別認真地帶這個(gè)數學(xué)小組,把學(xué)生們分成了兩個(gè)梯隊進(jìn)行分層次教學(xué),還收集了國際、全國、市、區等各級數學(xué)競賽項目的所有資料,印了七大本書(shū)。并且邀請了中國科學(xué)院的數學(xué)家們來(lái)給學(xué)生們講課,開(kāi)闊學(xué)生們的眼界,培養他們對數學(xué)的興趣,引導他們進(jìn)入數學(xué)的殿堂。

當時(shí),有老師跟我說(shuō),這個(gè)年級的數學(xué)不好,不要抱太大希望。在區里組織的初二年級數學(xué)競賽中,我們學(xué)校只有兩個(gè)學(xué)生獲獎,而且只是三等獎。然而,在我辦了數學(xué)小組一年后,學(xué)生們在初三時(shí)參加全國數學(xué)聯(lián)賽,北京地區賽的前30名中我們占了十多個(gè),而且排名都比較靠前。這在當時(shí)引起了不小的震動(dòng)。

海淀區教委組織老師們來(lái)聽(tīng)我的公開(kāi)課。在我當時(shí)的課堂上,已經(jīng)打破了傳統的教學(xué)方法,要求學(xué)生們提前對照“教參”自學(xué)教材,并且可以向書(shū)本以外進(jìn)行延伸,課堂上由學(xué)生主講,我進(jìn)行指點(diǎn)、點(diǎn)撥。公開(kāi)課結束后,很多老師頗有微詞,說(shuō):“這是老師講課,還是學(xué)生講課?”

其實(shí),我當時(shí)運用的主要是討論式、研究式、激發(fā)式、啟發(fā)式的教學(xué)法,現在已經(jīng)被大家廣泛地接受和運用了。這種方法是讓學(xué)生真正成為學(xué)習的主人,激活他們的創(chuàng )造思維,但并不意味著(zhù)放任自流,老師一直是這臺戲的導演。

1987年,我擔任了人大附中首屆高中超常兒童實(shí)驗班的數學(xué)教師兼班主任。這個(gè)班里有20多個(gè)學(xué)生是從初中實(shí)驗班升上來(lái)的,還有十多個(gè)學(xué)生來(lái)自初三普通班。

陳志文

日前教育部等四部門(mén)聯(lián)合制定了《關(guān)于加強數學(xué)科學(xué)研究工作方案》,這應該是部委第一次為一個(gè)學(xué)科發(fā)文,您怎么看?數學(xué)是所有理工類(lèi)學(xué)科的基礎,非常重要,但不能只強調數學(xué)研究,也要關(guān)注數學(xué)教育?,F在我們教育系統似乎并不怎么待見(jiàn)數學(xué)。高考不分文理科,數學(xué)難度降低,為了治理?yè)裥6鴾p負,各類(lèi)數學(xué)競賽也被全部喊停了。

劉彭芝

我們國家促進(jìn)教育均衡、教育公平?jīng)]有錯。中國人太多,不為老百姓考慮是不行的。但是,兩頭都得抓,一頭抓均衡,一頭還得抓因材施教,對于一部分有特殊才能的孩子,還是需要不同的培養方式與渠道。

人大附中的超常兒童實(shí)驗班就是為特殊才能的孩子而設,學(xué)校提供了足夠豐富的課程和科研實(shí)踐活動(dòng),讓這些孩子在自己擅長(cháng)和感興趣的領(lǐng)域深入發(fā)展。

校長(cháng)心語(yǔ):做一個(gè)優(yōu)秀的“領(lǐng)跑人”

陳志文

您是學(xué)數學(xué)的,唐盛昌、王殿軍、朱華偉、葛軍等中學(xué)校長(cháng)都是學(xué)數學(xué)的,我發(fā)現很多優(yōu)秀的中學(xué)校長(cháng)基本都是學(xué)數學(xué)與物理的。您覺(jué)得學(xué)科對于中學(xué)校長(cháng)來(lái)說(shuō),意味著(zhù)什么?

劉彭芝

也有很多優(yōu)秀的校長(cháng)是學(xué)語(yǔ)文和其他學(xué)科的,但總體來(lái)說(shuō),學(xué)數學(xué)、物理的校長(cháng)還是比較多。1998至2001年北京評出的14個(gè)高中示范校中,多半學(xué)校的校長(cháng)都是學(xué)數學(xué)的。

我做校長(cháng)時(shí)能做成一些事,除了我本身比較用心之外,與我學(xué)數學(xué)的經(jīng)歷也有很大關(guān)系。數學(xué)要求人的思維特別嚴謹,不重不漏,邏輯推理要一層層的特別清晰,數學(xué)思維是立體的、發(fā)散的。

陳志文

我個(gè)人覺(jué)得,數學(xué)和物理這兩個(gè)學(xué)科不僅僅是關(guān)注一個(gè)點(diǎn),是成體系、有邏輯性的。所以,學(xué)這兩門(mén)學(xué)科的人在看問(wèn)題的時(shí)候全局性比較好、執行力也比較強。

劉彭芝

是的。

陳志文

一所學(xué)校的崛起,往往離不開(kāi)偉大的校長(cháng),比如清華大學(xué)的梅貽琦、蔣南翔,又比如華中科大的朱九思等等。而人大附中的崛起,顯然也離不開(kāi)您。您怎么定義“校長(cháng)”這一職務(wù)?

劉彭芝

校長(cháng)對學(xué)校的影響確實(shí)是根本性的。您說(shuō)的這些偉大的校長(cháng),都是我學(xué)習的榜樣。

古今中外,對于“校長(cháng)”的定義有很多。我的理解是,校長(cháng)是“領(lǐng)跑人”。校長(cháng)應該朝著(zhù)“面向世界、面向未來(lái)、面向現代化”的目標,領(lǐng)著(zhù)全校的教職員工不停地奔跑,領(lǐng)著(zhù)一茬又一茬的孩子不停地奔跑。而我對自己的要求也是:做一個(gè)優(yōu)秀的“領(lǐng)跑人”。

陳志文

從您的角度來(lái)看,一名優(yōu)秀的中學(xué)校長(cháng)應該具備什么樣的素質(zhì)?

劉彭芝

對于如何做一名校長(cháng),我總結了十二條心語(yǔ):

一、事業(yè)心。是一位熱愛(ài)教育事業(yè),具有高尚品德,能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教育事業(yè)的人。

二、理想目標。是一位有思想、有實(shí)踐、有理念、有理想、有高遠目標的人。

三、赤子之心。是一位有中國心、中國情、中國夢(mèng),“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人。

四、奮斗精神。是一位為了實(shí)現遠大理想堅韌不拔、執著(zhù)追求、奮斗不息、戰斗不止、刀山敢上、火海敢闖的人。是一位具有不斷探索、不斷實(shí)驗、敢于冒險、永不言敗、永不氣餒、勇于承擔責任的人。

五、愛(ài)與尊重。是一位能夠將愛(ài)與尊重的理念深入骨髓和血液、自然流溢在行動(dòng)中的人。

六、解放學(xué)生。是一位能夠解放學(xué)生、解放教師、解放員工,全心全意為他們服務(wù),而不是替他們作決定的人。

七、受人尊敬的人。努力培養學(xué)生學(xué)會(huì )尊敬他人,成為受人尊敬的人,絕不培養精致的利己主義者,要培養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八、勤學(xué)習,善思考,細分析,勇創(chuàng )新。是一位為了實(shí)現理想目標,不斷學(xué)習、不斷思考,跟上時(shí)代的腳步,融鑄中外教育精華,堅持綜合創(chuàng )新,探索未來(lái)教育的人。

九、博大胸懷。是一位能夠吃大苦、耐大勞,面對有問(wèn)題的人,能夠容他、忍他、、讓他,再過(guò)一段時(shí)間再看他、再教育他,在艱難困苦面前不退縮、在被冤枉陷害情況下仍向前的人。

十、研究。是一位深刻了解學(xué)生的成長(cháng)規律、認真研究學(xué)生的心理發(fā)展特點(diǎn)、科學(xué)地按教育規律辦教育的人。

十一、永不滿(mǎn)足。未來(lái)教育家型校長(cháng)應是低調做人,謙虛謹慎,永不滿(mǎn)足、永遠前行、不斷學(xué)習、不斷進(jìn)步、成就事業(yè)、成就理想,艱苦奮斗,堅決實(shí)現自己夢(mèng)想的人。

十二、實(shí)踐。教育家不是吹出來(lái)的,而是干出來(lái)的??唇逃业慕逃枷?、教育理念、教育實(shí)踐怎么樣,應該到他的學(xué)校去看看,看他的教育思想是否深入人心,看他是否是真正受人擁護的人。

陳志文

在人大附中做校長(cháng)20年,您覺(jué)得您成功的地方是什么?最驕傲的一點(diǎn)是什么?

劉彭芝

成功的地方就是我上面說(shuō)的做好校長(cháng)的十二條心語(yǔ),那是我一直努力踐行的,我努力做到成為那樣的人。

要問(wèn)我最驕傲的地方,那可能是我永遠保持了為教育事業(yè)奮斗的激情。我每天工作的時(shí)間達到16個(gè)小時(shí),幾乎全部都圍繞教育教學(xué)在做,一直做到現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干出來(lái)的

這一點(diǎn)我確實(shí)是引以為豪的,這是源于我對教育的愛(ài)、對國家和民族的深情。

境外辦學(xué):熔鑄中外精華 創(chuàng )辦未來(lái)教育

陳志文

前些年,人大附中又到美國普林斯頓辦了一所中學(xué),目的是什么?

劉彭芝

1997年我被正式任命為人大附中校長(cháng),那時(shí)我已經(jīng)在人大附中工作23年了。在全校教職員工大會(huì )上,我代表領(lǐng)導班子講話(huà)時(shí)提出了在心中積聚多年的辦學(xué)目標:“將人大附中辦成‘國內領(lǐng)先,國際一流’的名校?!?/p>

我常用一句宋詞來(lái)形容當時(shí)的情形,“風(fēng)乍起,吹皺一池春水?!比舜蟾街心菚r(shí)已經(jīng)是名滿(mǎn)京城的地方名校了,我完全可以做一個(gè)守成的校長(cháng)。但我給人大附中提出了一個(gè)必須奔跑才能達到的目標。我也相信這一目標最終會(huì )被大家接受,并且轉化為自覺(jué)的行動(dòng)去努力實(shí)現。

如今,高等教育領(lǐng)域的“雙一流”建設已成為國家重大戰略決策。然而,大學(xué)教育不是空中樓閣,中學(xué)是大學(xué)的基礎,大學(xué)要世界一流,中學(xué)就必須要世界一流。

陳志文

明白了,所以人大附中很早就開(kāi)始做國際化探索了,開(kāi)辦了北京市公辦學(xué)校中第一個(gè)國際部。

劉彭芝

要創(chuàng )辦“國內領(lǐng)先,國際一流”的學(xué)校,不能關(guān)起門(mén)來(lái)辦學(xué),必須走出去了解外面的世界,只有這樣,才能熔鑄中外教育精華辦出一流的教育。在最初學(xué)校條件艱苦的情況下,我千方百計尋找和創(chuàng )造機會(huì )讓我們的教師走出國門(mén)去學(xué)習、去考察,去向先進(jìn)的國家學(xué)習。

2004年初,北京市教委組織包括我在內的六所學(xué)校的校長(cháng)赴英國考察A-Level課程,尋求中外合作辦學(xué)的機會(huì )。經(jīng)過(guò)多方考察、大量的課程比較研究、以及同國外的合作學(xué)校進(jìn)行洽談,并經(jīng)北京市教育委員會(huì )批準、國家教育部備案,人大附中成為北京市公辦學(xué)校中第一個(gè)引進(jìn)A-Level課程的學(xué)校,從此開(kāi)始了中外合作辦學(xué)的實(shí)踐和探索。在這之后,我們還先后引進(jìn)了美國的AP課程和IB課程。

但我辦學(xué)的最終目標是要創(chuàng )辦適合每個(gè)學(xué)生發(fā)展的未來(lái)教育,辦出中國人、外國人都認可、向往的學(xué)校,那就必須把世界上優(yōu)質(zhì)名校好的做法吸納過(guò)來(lái)。

我在中國從事了50多年教育工作,應該說(shuō)比較了解中國的基礎教育。50年的探索雖然積累了經(jīng)驗、取得了豐碩的成果,但也讓我逐步認識到,要真正做到熔鑄中外教育精華,讓中國教育真正走向世界,我們的教師應該有機會(huì )置身于一個(gè)現實(shí)的教育環(huán)境,更近距離地了解學(xué)習其他國家的基礎教育,在親身實(shí)踐的基礎上體驗、探索、比較、研究;要培養既有中國心、民族魂又具有國際視野的未來(lái)人才,我們的學(xué)生也應該有機會(huì )置身一個(gè)現實(shí)的學(xué)習環(huán)境,去感受、體驗、領(lǐng)悟、比較另外一種學(xué)習模式。比如,只有我們進(jìn)入到美國后,才能真正了解美國的政策、師資、課程設置、學(xué)生等等,才可能得到原汁原味的第一手資料,真正找到中外教育融合的途徑和方法。

經(jīng)過(guò)多次考察,在教育部等有關(guān)部門(mén)的支持下,2013年7月,PRISMS(普林斯頓國際數理學(xué)校)建成。PRISMS是一所精品校,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我們把學(xué)校的發(fā)展定位于中國教育和國際學(xué)校的完美結合,學(xué)校師資由中方人員和美方人員共同組成,面向美國、中國以及其他國家招生,既提供中國課程,也提供美國課程,以滿(mǎn)足學(xué)生的不同需求。

陳志文

您覺(jué)得有什么樣的收獲,或者說(shuō)得失?

劉彭芝

中國人在美國成功的辦了一所學(xué)校,這是最重要的收獲。通過(guò)舉辦PRISMS,我們更深刻的認識到了中美教育的差異,對于未來(lái)教育應該怎么做,探索、積累了較為豐富的經(jīng)驗。

陳志文

這是否改變了您對美國教育的一些認識,包括好的和不好的地方?

劉彭芝

也不是改變,而是更深入了。人大附中原來(lái)在美國有20多所友好學(xué)校,有公立學(xué)校,也有私立學(xué)校;有頂尖學(xué)校,也有一般學(xué)校,如托馬斯杰克遜理科高中、伊利諾伊理科高中,菲利普斯安多福中學(xué)、菲利普斯??巳轮袑W(xué)等。但在原來(lái)的交流中,我只看到了他們的表面,校園特別大、設備很先進(jìn)。通過(guò)在美國辦學(xué),我們發(fā)現了與我們有很多不同點(diǎn)。

面對這些不同,在吸收美國教育同行教學(xué)經(jīng)驗的同時(shí),我們也將中國教育的一些好的經(jīng)驗和做法帶到了美國。我們把“愛(ài)與尊重”的辦學(xué)理念印成了中英文的小冊子,給老師們每人發(fā)了一本。在管理上,我們也把中美的一些方法結合了起來(lái)。

陳志文

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2016年八一學(xué)校教師節座談會(huì )上曾經(jīng)講到,我們的教育改革要堅持文化自信,好的經(jīng)驗要堅持,不足的要補齊。實(shí)際上,中國的教育是有很多優(yōu)勢的。

劉彭芝

是的,我們就是希望在此基礎上向世界貢獻基礎教育的中國經(jīng)驗與中國模式。

因材施教:堅定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

培養的信念

陳志文

您在基礎教育領(lǐng)域的資歷很深,對于未來(lái)中國基礎教育的發(fā)展,如果只說(shuō)一句話(huà),您想說(shuō)什么?

劉彭芝

?;A、保公平的同時(shí),我要呼吁大家重視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的早期發(fā)現與培養,也希望大家、媒體一起來(lái)呼吁這件事,因為國家需要拔尖人才。有了拔尖人才,才能有核心技術(shù)。

從1978年中國科學(xué)技術(shù)大學(xué)組建少年班開(kāi)始,我們探索拔尖人才教育,也就是超常兒童教育已經(jīng)40年了。迄今為止,我們?yōu)閲遗囵B出了大量的拔尖創(chuàng )新后備人才。

陳志文

超常教育、早培,都曾在社會(huì )上有些不同的聲音,甚至有人會(huì )質(zhì)疑教育公平的問(wèn)題。您怎么看?

劉彭芝

自1978年中科大創(chuàng )辦少年班開(kāi)始探索超常教育以來(lái),經(jīng)歷了輿論熱炒,也遭受過(guò)質(zhì)疑批評。

我認為,教育公平可以分為兩個(gè)層面。第一個(gè)層面是實(shí)現教育均衡,讓每個(gè)孩子都能享受優(yōu)質(zhì)教育,這是基本的教育公平;第二個(gè)層面,是讓每個(gè)孩子都能享受到最適合他的教育,這是更高級的教育公平,也就是中央現在講的,有質(zhì)量的公平。

在教育大格局中,超常教育雖非主流,但從培養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和保護教育生態(tài)的角度講,它不但應該堅持下去,還應該給予足夠重視。我們在解決教育公平問(wèn)題時(shí),既要立足基本,也要立意高遠。

超常兒童僅占人群的3-5%,是人類(lèi)的稀缺資源,更是中國建設人力資源強國,增強國際競爭力的主力軍和后備隊。早在兩千多年前,孔子就說(shuō)過(guò)“有教無(wú)類(lèi),因材施教”。開(kāi)展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的早期培養,給超常兒童以超常教育,不就是“因材施教”嗎?拔尖人才培養沒(méi)有破壞因材施教,不是教育公平的對立面。我們對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早期培養的支持,應該旗幟鮮明,理直氣壯。

目前,我國人才結構中的關(guān)鍵問(wèn)題,即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存在結構性不足。在中國日益站到世界競爭舞臺中央的時(shí)候,我們不得不面對各個(gè)領(lǐng)域缺乏核心技術(shù)、核心競爭力的事實(shí),這已經(jīng)成為我們必須突破的瓶頸。而說(shuō)到底,是我們缺乏擁有核心技術(shù)和核心競爭力的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中國要實(shí)現民族復興,必須要擁有一批各個(gè)領(lǐng)域的拔尖人才,否則我們將始終會(huì )在一些關(guān)鍵環(huán)節被別人“卡脖子”,始終不能成為領(lǐng)跑者。

陳志文

您發(fā)起成立了創(chuàng )新人才教育研究會(huì )。您成立該研究會(huì )的初衷是什么?

劉彭芝

我就是想為創(chuàng )新人才的培養搭建一個(gè)大中小幼聯(lián)動(dòng)、學(xué)校企業(yè)社會(huì )機構協(xié)同合作的平臺。

我很感謝清華大學(xué)、北京大學(xué)、中國人民大學(xué)、中國科技大學(xué)、上海交通大學(xué)、北京航空航天大學(xué)、北京理工大學(xué)等高校,他們的校長(cháng)、副校長(cháng)、院士分別有參加。

我們希望創(chuàng )新人才教育研究會(huì )不僅成為一個(gè)創(chuàng )新人才發(fā)現與培養交流的平臺,也能在研究與實(shí)踐的基礎上,就創(chuàng )新人才培養問(wèn)題向國家建言獻策。

陳志文

您對我國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培養有些怎樣的建議?

劉彭芝

一是發(fā)現與培養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需要政策的堅定支持。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處于創(chuàng )新人才的頂端,對國家的自主、創(chuàng )新、可持續性發(fā)展起著(zhù)關(guān)鍵性的引領(lǐng)作用。將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的培養放到國家發(fā)展的戰略高度,勢在必行。國家對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的培養越來(lái)越重視,但相關(guān)政策還沒(méi)有跟上。希望國家和各級各地政府能夠強力推進(jìn)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培養工作的政策制定和堅定實(shí)施。

二是要營(yíng)造有利于發(fā)現與培養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的輿論環(huán)境。雖然說(shuō)了很多年,但事實(shí)上,在整個(gè)中國社會(huì ),對于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的發(fā)現與培養還是存在很多不同的聲音。不僅是普通民眾,即使在教育領(lǐng)域,也有很多人不了解、不理解,甚至誤解和歪曲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的發(fā)現與培養。這是很可怕的事情,這些雜音會(huì )嚴重阻礙我們開(kāi)展這一工作。

陳志文

是的,我們現在經(jīng)常把這類(lèi)人才培養與公平對立。

劉彭芝

培養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是教育公平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必須認識到,人才的培養必須尊重個(gè)體差異和發(fā)展規律,拔尖創(chuàng )新后備人才在潛能、個(gè)性、志向等各個(gè)方面與普通后備人才存在差異,對他們施以合適的教育、進(jìn)行有針對性的培養,是對他們的教育公平,真正的教育公平應該是多維度、多層次的。

坦蕩為人:心底無(wú)私天地寬

陳志文

如果讓您給自己做一個(gè)總結,您覺(jué)得自己有什么樣的特點(diǎn)?

劉彭芝

我給自己總結了幾個(gè)詞,引領(lǐng)與擔當、無(wú)私與奉獻、拼搏與奮斗。

陳志文

引領(lǐng)和擔當是與人大附中相關(guān)聯(lián)的,關(guān)于個(gè)人,我覺(jué)得您是個(gè)敢擔當,敢作為的人,而之所以敢作為擔當,核心原因是您無(wú)欲,無(wú)私欲,所謂無(wú)欲則剛。這一點(diǎn)是很多人不明白的,所以經(jīng)常有一些妖魔化的說(shuō)法。您對此怎么看?

劉彭芝

有一些人可能是因為根本不了解我,不理解我。對于一件事,他們往往從自己的角度和位置來(lái)看,會(huì )覺(jué)得我有個(gè)人目的,但事實(shí)上我恰恰沒(méi)有,我特別坦蕩。

對于那些公布出來(lái)的不實(shí)信息,如果可以,我會(huì )追到底,讓當事人了解事實(shí)真相。很多當事人在了解真相后和我成了朋友。但還有一些是我沒(méi)聽(tīng)見(jiàn)的,或者沒(méi)有辦法顧及的,我也就不管了。有人說(shuō),歷生無(wú)謗不英雄。如果這一生沒(méi)有人誹謗你,你肯定不會(huì )是英雄,很可能就是平庸之輩、好好先生。

我把人大附中當成我的生命,什么都經(jīng)歷過(guò)以后,我也就沒(méi)有什么害怕的了。

陳志文

對,核心就是無(wú)欲則剛。從我的角度講,您做所有事情的出發(fā)點(diǎn)都是為了學(xué)校、為了學(xué)生,從來(lái)不考慮自己,心里面都是干凈坦蕩的,所以您也就敢于擔當。

劉彭芝

有一次,我給孩子們做報告,在一個(gè)六七百人的報告廳,一個(gè)坐在角落的孩子給我寫(xiě)了一張紙條。他說(shuō),覺(jué)得我那么年輕,頭發(fā)烏黑,看著(zhù)像30多歲,怎么也沒(méi)想到我70多歲了。

我想,心態(tài)很好是我不顯老的原因。我自己的排解能力很強,有很多事情自己想完了,就排解了。心底無(wú)私天地寬。

陳志文

還有一點(diǎn),您有自己的核心目標,所以您可以做到不在意跟核心目標無(wú)關(guān)的事情。

劉彭芝

對。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有很多信任我、擁護我、支持我的人。

陳志文

我有一點(diǎn)很奇怪。我注意到您對幾十年前的一些小細節,都記得很清楚,尤其是跟學(xué)生們的事情。

劉彭芝

也不見(jiàn)得所有的事情都記得,之所以清楚地記得這些事情,還是因為喜歡學(xué)生吧。我覺(jué)得教書(shū)是一種藝術(shù),我很享受,享受和學(xué)生們在一起,享受他們的成長(cháng),也享受和他們“斗智斗勇”。

在我當班主任的時(shí)候,曾經(jīng)有個(gè)學(xué)生比較調皮,老給別人起外號,課堂紀律也不怎么好,給他告狀的人挺多。我后來(lái)想怎么“治治他”,就跟同學(xué)們商量怎么幫助他。我們和他約定,如果他不改,我們就都不理他,他也同意了。第一天他還嘻嘻哈哈的,我們都不理他,第二天就哭喪著(zhù)臉了,第三天同學(xué)們就來(lái)給他求情了,他自己也受不了,給同學(xué)道歉。后來(lái),這個(gè)學(xué)生真的就改了。

還有一件事情就是做作業(yè),有三個(gè)學(xué)生總是不交數學(xué)作業(yè),但每次考試都得滿(mǎn)分。我也很奇怪,難道確實(shí)有的孩子有特別的天賦,不需要做作業(yè)嗎?我也是跟全班同學(xué)商量,如何甄別他們是不是確實(shí)可以不做作業(yè)。后來(lái)決定,我們搞幾次測驗,如果他們通過(guò)了,就可以不做作業(yè),如果沒(méi)通過(guò),就必須做。這三個(gè)學(xué)生也同意了。我就把作業(yè)中特別難的題目綜合起來(lái)出了一套試卷,進(jìn)行測試,結果三個(gè)人中有一個(gè)沒(méi)有及格。

再后來(lái),我又進(jìn)行了一次測試,但規則改了,要求全班同學(xué)中只要有一名同學(xué)做完題目,舉手后,全班停止答題并交卷。這次,另外兩個(gè)人也被篩出來(lái)了。因為他們沒(méi)有做作業(yè),手生,就算是知道該怎么做,速度也慢。

其實(shí),到高三時(shí),實(shí)驗班的孩子們往往都不怕難題,反而在簡(jiǎn)單的題目上容易出問(wèn)題。后來(lái),我就把高考題和答案都印出來(lái),讓這些孩子們做,然后互相挑毛病,訓練他們高考不丟分。

陳志文

您這是在調教孩子,我覺(jué)得這里面很重要的一點(diǎn),就是您特別通人性、很通透。我至今還記得畢業(yè)多年的一位同學(xué)在網(wǎng)上講的一個(gè)故事。有一年11月,寒風(fēng)刺骨的周一,本來(lái)應該在升旗結束后您有一個(gè)講話(huà),您問(wèn)大家冷不冷,還上操嗎?同學(xué)們就說(shuō),冷,不上。讓他們沒(méi)有想到的是,您說(shuō):好,解散。

劉彭芝

通人性就是要了解人的心理,我對學(xué)生講究的是愛(ài)與尊重。也是因為我做什么事情都特別認真,愿意去琢磨研究,所以對各種類(lèi)型的人都很明白。

當老師要很精細。2015年高考前,學(xué)生們的成績(jì)下降的很厲害,我用了一個(gè)月的時(shí)間讓他們都發(fā)揮出自己最好的水平。2019年高考前也出現了學(xué)生成績(jì)不理想的情況,在考前兩個(gè)月我領(lǐng)著(zhù)高三團隊做了一系列的工作。這是要進(jìn)行全盤(pán)運籌帷幄的事情,怎么調動(dòng)他們的興趣,怎么給他們信心,怎么督促他們,學(xué)生、家長(cháng)、老師每個(gè)人都得到位。

陳志文

您是很用心的去琢磨,用各種方法把學(xué)生們內在的發(fā)動(dòng)機調動(dòng)起來(lái),而不是單純的壓。您是從人的角度來(lái)關(guān)注和教育學(xué)生的。

劉彭芝

教育本身是育人,育人本身是立德樹(shù)人。教育應該是心靈與心靈的溝通,是靈魂與靈魂的碰撞。

陳志文

人大附中有一批非常優(yōu)秀的孩子,他們往往不會(huì )輕易信服一個(gè)人,但的確有很多人是信服您的。

劉彭芝

我很真誠、單純,我對孩子們的愛(ài)是深入骨髓的。如果孩子們跟我說(shuō)什么事情,最后肯定都很高興、很滿(mǎn)意。因為我會(huì )順著(zhù)他們的思想去幫助他、開(kāi)導他,從他們的角度來(lái)解決問(wèn)題。

陳志文

能有今天的成績(jì),其實(shí)很重要的是您有一支強大的團隊,人大附中辦了這么多分校,質(zhì)量都比較高,這是很值得其他學(xué)校學(xué)習的。比如,您的老搭檔王珉珠書(shū)記,與您在一起搭班幾十年了。

劉彭芝

我倆搭檔時(shí),有人說(shuō),全國、全世界都難找我們這樣的搭檔,一個(gè)外柔內剛,一個(gè)內柔外剛,橫批是天衣無(wú)縫。

陳志文

跟王書(shū)記聊起您,她說(shuō)您是一位非常有人格魅力的人。從事業(yè)的角度來(lái)說(shuō),跟您在一起做事不會(huì )有偏差,心里很踏實(shí),因為您都是為國家、為教育,而且您經(jīng)常能給出很多新鮮東西,很有意思。從做人的角度來(lái)說(shuō),您會(huì )替別人考慮很多,有些當事人可能沒(méi)想到的,您都會(huì )提前想到,并且解決了,讓人有一種親切感,不由自主的想靠近您。

這可能就是你獨特的人格魅力,團結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人,也才能做出、做好更多的事情。

劉彭芝

不管怎樣,我很感謝這些年和我一起并肩奮斗的所有老師和員工,是在他們的支持和奉獻下,人大附中才做出了一些成績(jì)與貢獻。

陳志文

如果說(shuō)有成功秘籍的話(huà),您覺(jué)得您的成功經(jīng)驗是什么?相信也是很多人想知道的。

劉彭芝

坦率地講,沒(méi)有什么成功秘籍。習總書(shū)記說(shuō),我們現在所處的,是一個(gè)船到中流浪更急、人到半山路更陡的時(shí)候,是一個(gè)愈進(jìn)愈難、愈進(jìn)愈險而又不進(jìn)則退、非進(jìn)不可的時(shí)候。在這個(gè)千帆競發(fā)、百舸爭流的時(shí)代,我們絕不能有半點(diǎn)驕傲自滿(mǎn)、固步自封,也絕不能有絲毫猶豫不決、徘徊彷徨,需要勇立潮頭、奮勇搏擊。

回顧自己和人大附中這么多年走過(guò)來(lái)的歷程,我常常感慨習近平總書(shū)記的話(huà)說(shuō)到了我的心坎兒里。他說(shuō):打鐵還需自身硬,干工作、抓作風(fēng)要踏石留印、抓鐵有痕;大家擼起袖子加油干,天上不會(huì )掉餡餅,努力奮斗才能夢(mèng)想成真;偉大夢(mèng)想不是等得來(lái)、喊得來(lái)的,而是拼出來(lái)、干出來(lái)的。如果說(shuō)我個(gè)人和人大附中做出了一些成績(jì),那確確實(shí)實(shí)因為我們有理想有夢(mèng)想,我們是咬定青山不放松,一張藍圖干到底,而且這個(gè)“干”就是擼起袖子加油干,是拼命的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