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邵志豪
1949-2019

發(fā)

本期嘉賓
與新中國同行——基礎教育發(fā)展之路
基礎教育發(fā)展之路
邵志豪
東北師范大學(xué)附屬中學(xué)校長(cháng)
SHAOZHIHAO
東北師范大學(xué)附屬中學(xué)校長(cháng) 邵志豪
邵志豪,男,1974年6月生,浙江寧波人,教育學(xué)博士,清華大學(xué)博士后,正高級教師,省級學(xué)科帶頭人,東北師大博士生導師,現任東北師范大學(xué)附屬中學(xué)校長(cháng),十三屆全國人會(huì )代表。國家教師教育咨詢(xún)專(zhuān)家委員會(huì )委員、中國教育學(xué)會(huì )高中教育專(zhuān)業(yè)委員會(huì )常務(wù)理事、吉林省教育學(xu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吉林省督學(xué)、吉林省享受省政府津貼專(zhuān)家,長(cháng)春市青年聯(lián)合會(huì )副主席。

本期嘉賓

主持人

CHENZHIWEN
陳志文 中國教育在線(xiàn)總編輯
陳志文,中國教育在線(xiàn)總編輯,中國教育發(fā)展戰略學(xué)會(huì )人才分會(huì )秘書(shū)長(cháng)。

基礎教育要扎根基礎,追尋教育的本源

中國教育在線(xiàn)
+ 關(guān)注

教師要做教育家,不要當教書(shū)匠

陳志文

2017年,您就任東北師范大學(xué)附屬中學(xué)校長(cháng),應該是建校70年以來(lái)最年輕的一位校長(cháng)。關(guān)于東北師大附中,您認為最突出的特質(zhì)是什么?

邵志豪

東北師大附中創(chuàng )建于1950年,隸屬于教育部直屬高?!獤|北師范大學(xué)。在當年附中成立大會(huì )上,東北師大的領(lǐng)導就提出要辦成一所實(shí)驗性、研究型的中學(xué),這是我們學(xué)校最突出的特質(zhì)和基因,定位很高,70年來(lái)不曾改變。

實(shí)驗性是指,要在第一時(shí)間對教育理論的研究成果進(jìn)行實(shí)驗,把東北師大附中打造成基礎教育改革的實(shí)驗基地。研究型是指,要用課堂教學(xué)中研究出的規律、原理,來(lái)指導基礎教育實(shí)踐。

2017年,在實(shí)驗性和研究型的基礎上,學(xué)校提出建設學(xué)術(shù)型中學(xué)。這其實(shí)是對實(shí)驗性、研究型辦學(xué)特色的傳承和凝煉。

陳志文

東北師大附中作為師范教育的實(shí)驗基地,一向非常重視教師的培育,首任校長(cháng)陳元暉先生就曾提出“附中教師要做教育家,不要當教書(shū)匠”的理念。

近些年,在中小學(xué)的教師招聘中出現了一種現象,一些中學(xué)高薪聘請諸如清華、北大等知名高校的畢業(yè)生到學(xué)校擔任教師。對此,您怎么看?東北師大附中在招聘教師時(shí),是否存在這樣的情況?

邵志豪

東北師大附中最近招聘老師的數量不算多,新招聘的老師都是知名高校的畢業(yè)生,大多是師范大學(xué)畢業(yè)生,也有綜合性大學(xué)的畢業(yè)生。我們的態(tài)度是積極歡迎。

第一,我覺(jué)得不斷發(fā)展、開(kāi)放的學(xué)校,需要多元的教師結構。原來(lái)的教師團隊都是師范類(lèi)院校的畢業(yè)生,現在有很多優(yōu)秀的綜合性大學(xué)培養的一批優(yōu)秀人才,他們到中學(xué)來(lái)承擔教育教學(xué)任務(wù),這對教育教學(xué)的高端改革肯定是有好處的。教師團隊學(xué)緣結構的多元化,有利于教師團隊水平的提高,也有利于學(xué)校綜合水平的提高。

第二,知名高校的畢業(yè)生愿意從事基礎教育,我覺(jué)得這是幸事,是好事。對于想在某方面有造詣的中學(xué)生來(lái)說(shuō),能找到一個(gè)引領(lǐng)他學(xué)習的導師,這是社會(huì )一大幸事,也是社會(huì )的風(fēng)尚,說(shuō)明教師這個(gè)職業(yè)被越來(lái)越多人認可。

雖然總的來(lái)說(shuō)是好事,我也持歡迎的態(tài)度,但是也要理性的對待。這種理性的核心就是校長(cháng)要讓“知名高校的畢業(yè)生到學(xué)校擔任教師”這件事有意義。一方面,學(xué)校所選擇的這些名校畢業(yè)生是否真正的將教師這一職業(yè)作為自己內心選擇的終身理想;另一方面,學(xué)校是否能夠為這些名校畢業(yè)生提供展現才華和實(shí)現價(jià)值的平臺。如果學(xué)校拿招聘名校學(xué)生當老師作為噱頭來(lái)宣傳,或者名校學(xué)生為了賺高薪和拿教師這個(gè)職業(yè)當跳板,這事就沒(méi)意思了。

陳志文

對于未來(lái)想要從事教師這一職業(yè),目前就讀于非師范類(lèi)名校的學(xué)生,您有些怎樣的建議?

邵志豪

第一,優(yōu)質(zhì)大學(xué)的畢業(yè)生如果想做教師,應該早一些立下志向,不要因為找不到工作才去做教師。教師這個(gè)職業(yè)應該是一開(kāi)始就有志向去做,而且希望一直做下去的行業(yè),不能等學(xué)校解決了戶(hù)口、拿了錢(qián)、分了房子就不做老師了。這樣不只是浪費人才,而且還占了那些真正想當老師的人的就業(yè)機會(huì )。

第二,鼓勵優(yōu)秀的本科畢業(yè)生先到師范大學(xué)讀完碩士或者博士,用兩三年的時(shí)間把教育教學(xué)的方法規律、與人相處的能力以及學(xué)校管理理念補齊,之后再到中學(xué)當老師。這樣就可以成為一個(gè)既有寬厚的學(xué)科基礎,又有教育教學(xué)方法,并且經(jīng)過(guò)了專(zhuān)業(yè)訓練的復合型高端人才。

第三,我覺(jué)得,一方面可以鼓勵高端的綜合型大學(xué)辦教育學(xué)院,另一方面可以鼓勵師范大學(xué)辦本碩博或者本碩連讀項目,讓學(xué)生的學(xué)科積淀再深厚一些。

從我的經(jīng)驗來(lái)看,雄厚的學(xué)科知識基礎和扎實(shí)的教師專(zhuān)業(yè)知識都是一名優(yōu)秀教師必須具備的。因此,對于未來(lái)想要從事教師這一職業(yè),目前就讀于綜合性大學(xué)的學(xué)生,我的建議就是充分發(fā)揮學(xué)科知識基礎的優(yōu)勢,盡快補齊教師專(zhuān)業(yè)知識的短板。

陳志文

對于已經(jīng)走上教師崗位的年輕人,如果讓您給出一些建議,您覺(jué)得最主要的是哪些?

邵志豪

我給年輕教師的建議,主要有三點(diǎn):

第一是堅持。做教師如果想做出成績(jì),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而要用一生去努力。教師是通過(guò)服務(wù)對象來(lái)成就自己的一個(gè)行業(yè),而服務(wù)對象的成長(cháng)需要過(guò)程。如果你是小學(xué)老師,要等學(xué)生長(cháng)大成人,步入社會(huì )并成為骨干的時(shí)候,才能反映出自己的成就,這可能需要30年的時(shí)間。很有可能,還沒(méi)看到自己教的學(xué)生究竟成長(cháng)為什么樣子,你就已經(jīng)退休了。所以,當老師,一定要堅持,這是第一位的,不要被眼前的成績(jì)迷失了自己堅持的方向。

第二是抓緊研究和創(chuàng )新,尤其是面向未來(lái)的研究。教育教學(xué)肯定會(huì )發(fā)生很多變革,要做一個(gè)主動(dòng)引領(lǐng)變革的人,不要被動(dòng)改變自己。未來(lái),教師的研究創(chuàng )新要基于課堂,中小學(xué)老師的根在課堂,如何把課堂教學(xué)研究好是核心。所以,年輕老師一定要本本分分地做好課堂教學(xué),課前備課、課堂上課、課后指導,這三個(gè)環(huán)節不能耽誤。

第三是具有無(wú)私奉獻的精神。老師是成全別人的事業(yè),成全別人才有可能成全自己,有時(shí)還不一定能成全自己。這種奉獻不僅僅是在時(shí)間上,更多是情感上的奉獻。

陳志文

這也是教師這一職業(yè)的情懷。

邵志豪

我們平時(shí)講的師德師風(fēng),其實(shí)核心就是奉獻。當一個(gè)老師甘于奉獻的時(shí)候,就是崇高偉大的;當一個(gè)老師愿意把自己的生命和所有的愛(ài)投入到孩子的成長(cháng)過(guò)程中時(shí),就是我們說(shuō)的最美的人。

人的成長(cháng)是一個(gè)不斷修復

追求完美的過(guò)程

陳志文

東北師大附中在北京有一所與朝陽(yáng)區教委合辦的學(xué)校,這讓很多人很意外。因為北京的教育水平在全國來(lái)講是很高的。除了東北師大附中,那段時(shí)間北京引進(jìn)了一批名校,您怎么看待這件事?

邵志豪

差異永遠都存在,北京基礎教育的布局也存在很大的差異。引入各地歷史悠久的名校資源來(lái)支持北京的基礎教育,我認為有兩點(diǎn)益處。第一,使得北京基礎教育的發(fā)展更開(kāi)放,更多元。引入的這些名校普遍具有很強的優(yōu)勢和很鮮明的特質(zhì),也擁有很深的歷史文化積淀。第二,為加速北京基礎教育優(yōu)質(zhì)均衡發(fā)展,提供了更快捷的服務(wù)。在一所學(xué)校的早期發(fā)展階段,名校注入的品牌理念以及優(yōu)秀團隊,能大大縮短起步的時(shí)間。

對東北師大附中來(lái)說(shuō),則如同打開(kāi)了一扇窗,為學(xué)校多元化發(fā)展提供了另一個(gè)途徑,也是一份榮耀。

2010年簽約籌建,2012年正式招生,東北師范大學(xué)附屬中學(xué)朝陽(yáng)學(xué)校已經(jīng)走過(guò)了八個(gè)年頭了。這是一所完全中學(xué),面向城郊居民子女,全寄宿制,學(xué)生從初一開(kāi)始進(jìn)行自我管理,家長(cháng)很歡迎。

這所學(xué)校傳承了東北師大附中的核心教育理念,強調全面發(fā)展的素質(zhì)教育,也傳承了東北師大附中的辦學(xué)理念,不僅服務(wù)于基礎教育,服務(wù)于解決周?chē)用窈⒆拥娜雽W(xué)問(wèn)題,還開(kāi)展了很多教學(xué)實(shí)驗與研究,還有教師的校本教研等。

陳志文

現在有些專(zhuān)家認為寄宿制學(xué)校對于孩子的性格、心理等方面會(huì )產(chǎn)生不好的影響,對此您怎么看?

邵志豪

這個(gè)問(wèn)題仁者見(jiàn)仁,智者見(jiàn)智。東北師大附中校本部位于長(cháng)春市的商業(yè)區,周?chē)辛撕芏鄬W(xué)校。由于空間有限,學(xué)校食堂的面積也有限,所以中午校門(mén)是完全開(kāi)放的,學(xué)生可以回家吃、在校吃,也可以自己去外面找地方吃。這就為培養學(xué)生的視野、社會(huì )適應能力、自我選擇能力以及自我約束能力提供了空間,變成了一門(mén)課程。

寄宿制和走讀制有各自的好處,關(guān)鍵是學(xué)校的育人理念和育人方向。寄宿制讓學(xué)生有了與同齡人一起過(guò)群體生活的機會(huì ),走讀制讓學(xué)生增加了接受家庭教育的機會(huì )。在東北師大附中朝陽(yáng)學(xué)校,我們實(shí)行“5+2”的管理模式,每個(gè)星期學(xué)生有兩天必須回家,可以說(shuō)是寄宿制和走讀制的一種融合。

陳志文

我個(gè)人覺(jué)得,對于大多數中國孩子來(lái)說(shuō),可能更適合寄宿制。首先,這樣可以有效的解決職工子女學(xué)習的物理環(huán)境問(wèn)題。其次,目前大部分的家庭只要孩子回家,基本就是非?!?+1”的模式,寄宿制的校園環(huán)境可以讓孩子去標簽化。

邵志豪

目前,我們社會(huì )中確實(shí)存在家庭教育缺失的現象,如果是這種情況下,孩子不如在學(xué)校。但是有一點(diǎn)需要注意,那就是家庭教育的問(wèn)題要從家庭中解決,而不能成為寄宿制優(yōu)劣的標準。

陳志文

很多家長(cháng)欠缺家教常識,加上一些所謂專(zhuān)家的誤導,容易出現問(wèn)題,而寄宿制可以杜絕這樣的現象。再者,寄宿制封閉的校園環(huán)境對于孩子的社會(huì )化成長(cháng)更有利。英美最好的學(xué)校都是寄宿制的。

邵志豪

我還有一個(gè)觀(guān)點(diǎn)?,F在我們經(jīng)常講,培養人要家庭教育、學(xué)校教育、社會(huì )教育三位一體。我認為還有第四位,即自我教育,應該是四位一體。人的自我教育其實(shí)很強大。

早期的家庭教育會(huì )決定一個(gè)人未來(lái)的性格、處事風(fēng)格等等。隨著(zhù)年齡的增長(cháng),我們會(huì )離開(kāi)家,家庭教育的影響會(huì )逐漸減弱,但是家庭教育的積淀后續會(huì )在自我教育中顯現出來(lái)。

學(xué)校教育對人成長(cháng)的影響則是一條波浪線(xiàn),很小的時(shí)候學(xué)校教育對孩子成長(cháng)的影響不大;走向社會(huì )后,學(xué)校教育的影響也會(huì )減弱;中間這段時(shí)期學(xué)校教育的影響最為明顯,高中是學(xué)校教育影響最大的階段。

高中時(shí)期,正是學(xué)生掌握學(xué)科基礎知識和素養,形成人生觀(guān)、世界觀(guān)、價(jià)值觀(guān)的重要階段。高中三年的學(xué)校教育會(huì )對他們未來(lái)走向社會(huì )后的為人處世方式、性格、氣質(zhì)、思維方式等留下很深的影響。在這一階段,家庭教育對學(xué)生的影響呈下降的趨勢,社會(huì )教育的影響在逐漸上升。

陳志文

沒(méi)錯,高中三年也是青春期的后期,是非常重要的時(shí)間點(diǎn)。

邵志豪

對,這是學(xué)生成人之前的最后一個(gè)階段,如果學(xué)校教育可以給孩子更適合他的教育,對其以后的發(fā)展影響很大。

陳志文

有人認為寄宿制會(huì )給孩子帶來(lái)很多負面的影響。我常說(shuō),按這個(gè)邏輯,英國伊頓中學(xué)就不會(huì )培養出20個(gè)英國首相,而是會(huì )培養出至少200個(gè)瘋子。人的成長(cháng)必然會(huì )經(jīng)受各種磨難或者失敗,人的成長(cháng)過(guò)程就是一個(gè)不斷修復的過(guò)程。這和您剛才說(shuō)的最后一點(diǎn)是有關(guān)聯(lián)的。

邵志豪

沒(méi)錯,是一個(gè)不斷修復,追求完美的過(guò)程。

陳志文

寄宿制恰恰可以讓孩子在成長(cháng)過(guò)程中提前體驗一些挫折或者磨難,因此他們比同齡人可能成熟得更早,成長(cháng)得更快。

邵志豪

沒(méi)錯,寄宿制的學(xué)生往往更成熟,自我管理能力更強,但是家庭教育在學(xué)生的情感和個(gè)性培養上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陳志文

一般一個(gè)宿舍住4到6個(gè)人,他們必須考慮別人,這其實(shí)是更真實(shí)的社會(huì )環(huán)境。

邵志豪

其實(shí),可以根據不同學(xué)校的情況,對課程設置、課堂教學(xué)、教學(xué)內容進(jìn)行一定的改革。比如,寄宿制學(xué)??梢韵鄳黾娱_(kāi)闊學(xué)生視野的課程;非寄宿制學(xué)??梢韵鄳黾优囵B學(xué)生協(xié)作以及提高自律能力的相關(guān)課程。

勞動(dòng)是對人的淬煉

勞動(dòng)教育培養人的整體素養

陳志文

您讀大學(xué)時(shí),應該是大約30年前了?;仡^看,您覺(jué)得現在的學(xué)校教育與您讀書(shū)時(shí)相比,是否發(fā)生了變化?

邵志豪

我1992年上大學(xué),至今確實(shí)差不多30年了。我認為,對于中學(xué)教育來(lái)說(shuō),真正的核心沒(méi)有變,過(guò)去和現在都在強調全科教學(xué),全面提升,個(gè)性發(fā)展。過(guò)去可能更落地,更風(fēng)俗化,更有地域特色;而現在,形式更豐富、更高端了,比如校本選修課、社團活動(dòng)等,但同質(zhì)化比較明顯,缺少了些地域特色。我們應該思考如何抓住本土特色,與鄉土情結相結合,培養學(xué)生的家國情懷、奉獻精神以及擔當意識。

1989年至1992年,我在寧波一個(gè)鎮上的一所農村高中讀書(shū),全寄宿,晚上不上課,但是有晚自習。我印象最深的是,老師要求我們每天寫(xiě)練筆,每天一篇,一周七篇,其中的三四篇必須自己寫(xiě),剩下的幾篇可以摘抄,由老師進(jìn)行點(diǎn)評。那時(shí)的高中也有興趣小組和體育活動(dòng),課程量不是很大,這一點(diǎn)與現在的高中正相反。

陳志文

2018年全國教育大會(huì )再次強調了勞動(dòng)教育。我比你大幾年,記得我們讀書(shū)時(shí),勞動(dòng)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在過(guò)去一段時(shí)間,我們雖然一直在講德智體美勞全面發(fā)展,對“勞”的重視程度卻一直不夠。

2019年高考全國I卷語(yǔ)文作文題目是“寫(xiě)一篇提倡勞動(dòng)的演講稿”,我認為這本身就是一堂非常生動(dòng)的勞動(dòng)課。對此,您怎么看?隨著(zhù)時(shí)代的變化,勞動(dòng)教育發(fā)生了哪些變化,我們又該如何落實(shí)勞育?

邵志豪

我們學(xué)校申請了一個(gè)勞動(dòng)教育項目,是全國為數不多面向中小學(xué)勞動(dòng)教育的社會(huì )基金項目。另外,我們還有一套完整的勞動(dòng)教育課程體系。

勞動(dòng)的含義,我覺(jué)得這幾十年來(lái)已經(jīng)發(fā)生了很多變化。

第一,由以前理解的體力勞動(dòng)變成了整體勞動(dòng)。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我們的勞動(dòng)教育是讓高一學(xué)生去農村待一周,干農活,住大通鋪。但現在已經(jīng)沒(méi)有這個(gè)條件了,農村已經(jīng)實(shí)現了機械化,不需要太多勞動(dòng)力了,去了反而是給別人添麻煩。這反映出,勞動(dòng)已經(jīng)由簡(jiǎn)單的體力勞動(dòng)上升為一種多元化的創(chuàng )造性活動(dòng)。

第二,由基本的生存式勞動(dòng)變成了發(fā)展式或創(chuàng )造性的勞動(dòng)。我們原來(lái)的勞動(dòng)課程比較少,主要以打掃衛生、掃雪這類(lèi)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類(lèi)勞動(dòng)為主?,F在我們學(xué)校開(kāi)設的勞動(dòng)課程包括了廚藝、STEM、雕刻、科技創(chuàng )新、AI等新課程。

第三,勞動(dòng)更多的成為了面向腦力思維的勞動(dòng),創(chuàng )造未來(lái)的勞動(dòng)。

所以,在這個(gè)時(shí)候再次提出勞動(dòng)教育,我認為有三點(diǎn)要更加重視:一是多元化;二是合作意識,未來(lái)更多的是需要大家共同完成一些偉大創(chuàng )想;三是尊重別人的勞動(dòng),新一代青少年,他們物質(zhì)生活條件非常優(yōu)厚,容易導致他們不珍惜別人的勞動(dòng),如果缺少對勞動(dòng)成果的認可、熱愛(ài)、維護,就可能失去創(chuàng )造勞動(dòng)成果的精神。

陳志文

您講得非常好。勞動(dòng)的過(guò)程實(shí)際上是淬煉的過(guò)程。我擔心的是把勞動(dòng)教育標簽化、簡(jiǎn)單化。隨著(zhù)時(shí)代的變遷,勞動(dòng)的含義已經(jīng)發(fā)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過(guò)去的勞動(dòng)可能就是種地,現在的勞動(dòng)可以以各種形式存在。

邵志豪

現在的勞動(dòng)教育也承載了智育、德育、美育和體育。東北師大附中有個(gè)車(chē)隊,由學(xué)生自己設計制造汽車(chē),看誰(shuí)的車(chē)用一升汽油跑的距離最長(cháng),有位學(xué)生的車(chē)跑了266公里。我們并不要求學(xué)生一定要取得什么樣的成績(jì),我覺(jué)得這是對學(xué)生的一種全方位培養。

我們學(xué)校這兩天有個(gè)展覽,很有意思,把《清明上河圖》按照一定比例做成實(shí)物。2018年,我們有400個(gè)學(xué)生利用中午的時(shí)間做了四分之一,2019年又做了四分之一,孩子們計劃三年完成?!肚迕魃虾訄D》中有數百個(gè)人物,各不相同,之所以要400個(gè)學(xué)生捏泥人,是為了讓泥人的表情多元化。我覺(jué)得,這既是一個(gè)勞動(dòng)的過(guò)程,也是美的創(chuàng )造過(guò)程,更是在傳承中不斷個(gè)性化的過(guò)程。所以我說(shuō),現在的勞動(dòng)教育承載著(zhù)對人的整體素養的培養,不是簡(jiǎn)單、狹義的勞動(dòng)。

陳志文

您怎么看待減負?

邵志豪

首先,要清楚減負是減什么。面向考試的重復性、低效率訓練,這是要減的。但同時(shí),我們還要增負。我們培養的是能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shí)代新人,就要有使命擔當、有理想、有本領(lǐng),小時(shí)候怎么能沒(méi)有負擔,每個(gè)人的成長(cháng)都是負重前行,是肯定要有負擔的。

其次,由于時(shí)代的不同,我們可能要減去一些東西。比如,現在學(xué)生可以用洗衣機洗衣服,不用像我們小時(shí)候那樣得手洗,減掉了重復性的體力勞動(dòng)。但相應地,現在的學(xué)生社團活動(dòng)多了,看書(shū)多了,英語(yǔ)水平提高了,聽(tīng)的學(xué)術(shù)報告多了。每個(gè)時(shí)代的減負和負擔都有時(shí)代的意義,不能簡(jiǎn)單的理解減負。

我的建議是,減少重復性的學(xué)科知識訓練,增加思維訓練;增加實(shí)踐活動(dòng),增加德育、體育、美育和勞育;減少重復的說(shuō)教,讓學(xué)生在社會(huì )實(shí)踐中增強對自我的認知和自我擔當。

陳志文

我非常贊同您剛才講的,學(xué)生必須要有負擔,減負不能追求絕對簡(jiǎn)單的輕松。人的成長(cháng)不可能輕松,學(xué)習是世界上最苦、最累,也是最幸福的事??倳?shū)記在2018年新年賀詞中強調,幸福的生活是奮斗出來(lái)的。

為黨育人、為國育才

民辦教育要回歸初心

陳志文

現在,以上海為代表的長(cháng)三角地區出現了大量私立小學(xué)、初中,而且老百姓的評價(jià)都非常好。您怎么看待這種“國退民進(jìn)”的現象?

邵志豪

我覺(jué)得無(wú)論是公辦教育還是私立教育,都是國家的教育,何必去談孰強孰弱。如果沒(méi)有私立學(xué)校,全都是公立學(xué)校,也會(huì )出現強弱差異;如果沒(méi)有公立學(xué)校,全部是私立學(xué)校,同樣會(huì )出現強弱差異。我認為,兩者在辦學(xué)的體制機制上有區別,但都要符合國家的教育政策。

陳志文

好學(xué)校如果都是私立的,就會(huì )導致一個(gè)比較敏感的問(wèn)題,金錢(qián)會(huì )成為能否讀好學(xué)校的一個(gè)標準。

邵志豪

沒(méi)錯,所以要回到辦學(xué)的初心和使命上,也要顯現出我們社會(huì )主義辦學(xué)的優(yōu)越性。人人都能享受更加公平、更有質(zhì)量的優(yōu)質(zhì)教育,這要靠國家、靠政府來(lái)實(shí)現。

從學(xué)生成長(cháng)的角度來(lái)說(shuō),每個(gè)人都是平等的,都應有相同的發(fā)展機會(huì ),簡(jiǎn)單的以家庭情況劃分差異不可取。但在某種程度上,我們現在確實(shí)存在一些問(wèn)題,比如學(xué)區房,給政府提出一個(gè)特別大的難題。

從政府的角度,我覺(jué)得應該思考以下幾個(gè)問(wèn)題:第一,如何推進(jìn)更多優(yōu)質(zhì)學(xué)校的供給側改革;第二,如何引導教育評價(jià);第三,基礎教育是否應該有統一的要求和規定。

我國教育的核心還是要回到公平公正。至于辦學(xué)體制,我覺(jué)得國家也是支持民辦教育的,一定要符合國家的總體標準和要求。

陳志文

現在我們講“公民同招”,有很多私立學(xué)校認為這是違規的。

邵志豪

為什么是違規呢?政府制定了“公民同招”政策,這就是規則。我們應該思考“公民同招”是否回歸了教育的初心和本質(zhì),思考民辦教育的初心是什么。

我覺(jué)得民辦教育可能已經(jīng)到了一個(gè)變革期,要回歸初心。無(wú)論如何,教育的核心價(jià)值還是要定位在培養人,為黨為國培養人,這個(gè)邏輯鏈條是很清晰的。

民辦學(xué)校的校長(cháng)應該問(wèn)清楚自己,為什么要辦民辦教育,是否為黨育人,為國育才。初心回答好了,我覺(jué)得是可以的。

陳志文

2018年修訂的《民辦教育促進(jìn)法》中明確提出了營(yíng)利性和非營(yíng)利性的分類(lèi)管理辦法,非營(yíng)利的民辦教育機構將會(huì )享受更多的優(yōu)惠政策。但到目前為止,分類(lèi)管理還未落地。目前很多民辦學(xué)校是盈利的,但是也在享受很多優(yōu)惠政策。

邵志豪

民營(yíng)資金肯定是要追求增值的,這無(wú)可厚非。但教育是很特別的事業(yè),就像醫院這類(lèi)民生保障部門(mén)一樣,應該由國家主導,要回歸到社會(huì )主義辦學(xué)體制上來(lái)。

陳志文

我覺(jué)得,國退民進(jìn)的現象從根源上來(lái)看是擇校、減負政策的實(shí)施,在一定程度上是公辦學(xué)校被限制住了,而民辦學(xué)校則放開(kāi)了,比如在招生問(wèn)題上。當然,民辦學(xué)校的發(fā)展,不能抹殺老師的作用,但核心是生源,擁有最好的生源自然就變成了好學(xué)?!,F在的治理措施就是從生源上入手,所以出臺了公民同招,公辦、民辦公平競爭,我認為這是沒(méi)錯的。

我們要思考國家為什么出臺“公民同招”的政策?現在有些民辦幼兒園一個(gè)月的學(xué)費已經(jīng)超過(guò)了大學(xué)一年的學(xué)費。民辦教育走到這個(gè)程度,需要加以限制。

邵志豪

費用太高也導致了人民的不滿(mǎn)意。

陳志文

雖然目前“公民同招”的政策還不完善,還存在瑕疵,但我們需要從根本上去思考這個(gè)問(wèn)題。

邵志豪

隨著(zhù)時(shí)代的發(fā)展,我們的教育應該進(jìn)入一個(gè)重新改革的時(shí)期。每個(gè)時(shí)代的政策都有其存在的原因,也需要隨著(zhù)時(shí)代的發(fā)展進(jìn)行調整。

這個(gè)時(shí)代人口變化最大的特點(diǎn)其實(shí)是人口結構在變,原來(lái)的人口結構是靠自然增長(cháng)來(lái)改變,是可以預測的;而在如今這么開(kāi)放的社會(huì ),人口又是流動(dòng)的,人口結構更多是靠機械增長(cháng)來(lái)改變的,城市的人口結構很有可能瞬間變化,是預測不到的。

但教育的發(fā)展需要過(guò)程,很難快速適應社會(huì )人口結構的變化,然而隨著(zhù)政策的開(kāi)放,我們也越來(lái)越注重以人為本。就導致有時(shí)候會(huì )出現一些偏差,因此及時(shí)調整政策是必須的。

談發(fā)展中的問(wèn)題

期待基礎教育的不斷優(yōu)化

陳志文

從您的角度看,我們的基礎教育目前存在哪些問(wèn)題?

邵志豪

我國基礎教育是在一直不斷發(fā)展的。關(guān)于發(fā)展中的問(wèn)題,我們可以從縱向和橫向上來(lái)進(jìn)行分析。

縱向來(lái)看,我覺(jué)得基礎教育階段標準化的選拔性考試越來(lái)越多,比如幼升小、小升初、初中升高中、高中上大學(xué),每一段都有標準化測試。這導致一個(gè)人成長(cháng)的自然規律,被學(xué)段給隔斷了,出現了幼兒園的小學(xué)化,小學(xué)的中學(xué)化等現象。

陳志文

我們讀書(shū)時(shí)也是段段清,小學(xué)升初中篩掉一批人,初中升高中篩掉一批人,高中上大學(xué)也要先預考篩掉一批人,最后一部分人才能參加高考。但與現在的情況也是不同的。

邵志豪

原來(lái)的教育是不斷篩人,但現在的教育是普及化的。在教育普及化時(shí)期,我們要考慮是否能讓人的成長(cháng)銜接的更連貫一些。我覺(jué)得,這種段段清的方式,導致了基礎教育階段功利化的學(xué)習和選拔,也使教育走向了追求成績(jì)和分數的極端。

陳志文

對于這個(gè)問(wèn)題,您的建議或者解決辦法是什么?

邵志豪

我認為,越是低年齡學(xué)段,越應該貫通培養。小學(xué)可以是六年制,為什么中學(xué)不能實(shí)行一貫制,到高中畢業(yè)時(shí)再進(jìn)行嚴格的選拔考試?我們不評價(jià)哪種方式的對錯,但可以通過(guò)實(shí)驗來(lái)做一些探索。

陳志文

也有些人提議調整小學(xué)、中學(xué)的學(xué)制,認為現在小學(xué)六年的知識其實(shí)四五年就可以學(xué)完,沒(méi)必要學(xué)六年。您怎么看?

邵志豪

我在這方面比較保守,學(xué)制起碼要保持幾十年的穩定。如要進(jìn)行調整,就是一個(gè)大的政策調整,是一場(chǎng)大變革,涉及到課程結構、教材體系、評價(jià)體系等方方面面。

小學(xué)的學(xué)習內容是課程結構、課程內容改革的問(wèn)題。學(xué)制影響課程結構,但不能本末倒置,如果為了課程結構而去調整學(xué)制,就是本末倒置了。從全世界范圍看,基礎教育的學(xué)制基本都是12年,但學(xué)段不太一樣。

陳志文

美國基礎教育階段的學(xué)制劃分和我們大致一樣,英國的學(xué)制區別會(huì )稍微大一點(diǎn)。這是有它的道理和原因的。

那么,我還有一個(gè)疑問(wèn)。我們新高考改革、中考改革都在強調學(xué)生的自主選擇權,導致學(xué)生從中考開(kāi)始就出現了偏科現象,這是否與我們大學(xué)強調的通識教育產(chǎn)生了一定的沖突。

邵志豪

也因為此,目前很多大學(xué)正在向高中延伸,高中也在向大學(xué)努力,這也是一種銜接。比如有些大學(xué)的本科生院、書(shū)院制,學(xué)生們會(huì )先上一些通識課程,更像高四。而很多優(yōu)質(zhì)高中也為學(xué)有余力的高中學(xué)生開(kāi)設了一些大學(xué)先修課,我們學(xué)校就開(kāi)設了13門(mén)。對于選科的問(wèn)題,因為現在已經(jīng)實(shí)施了,所以大家的評價(jià)或者提出的觀(guān)點(diǎn)是具有指向性的。

我的觀(guān)點(diǎn)是,基礎教育還是要扎根基礎,可以三個(gè)方面來(lái)說(shuō):一是做人的基礎,二是學(xué)科的基礎,三是未來(lái)學(xué)習的基礎?;A教育應該更強調寬度和厚度的積淀,以全面培養為主,去功利化一些,在寬厚的基礎上再進(jìn)行個(gè)性化發(fā)展,像青藏高原一樣,在雄厚的基礎上,才有可能出現七八千米的高山。

第二個(gè)問(wèn)題,從橫向來(lái)看,我覺(jué)得不同地區間辦學(xué)體制機制差異比較大。以班額為例,現在全國基礎教育整體的班額還是太大,每個(gè)班25、35、45人可能比較理想。由于各個(gè)地區經(jīng)濟發(fā)展狀況、教育財政投入以及師資力量培養等方面存在一定差距,導致還存在很多大班額、大學(xué)校。

陳志文

沒(méi)錯,我見(jiàn)過(guò)上萬(wàn)人的中學(xué)。

邵志豪

學(xué)校有多少學(xué)生,多大規模才是正常的、合理的、科學(xué)的,才能讓校長(cháng)的影響力影響到每一位學(xué)生?這是我們需要思考的。

我們可以算一下,小學(xué)階段每個(gè)年級6個(gè)班,共36個(gè)班,每個(gè)班35至40人,一所學(xué)校的在校生規模就超過(guò)千人;初中階段每個(gè)年級12個(gè)班,每個(gè)班40人,高中階段每個(gè)年級15個(gè)班,每個(gè)班50人,那么一所同時(shí)擁有初中和高中的學(xué)校在校生總數就接近四千人。

考慮到中國國情,我認為一所中學(xué)理想的在校生規模應該是兩千人左右,每個(gè)年級有10個(gè)左右班級,每個(gè)班級40人左右。如果可以實(shí)現這個(gè)規模,國家在教育投入、師資配備等方面可以規劃得更科學(xué)、更規范。當學(xué)校學(xué)生特別多時(shí),一般都會(huì )采用標準化管理,這樣效益更高一點(diǎn),但個(gè)性化就會(huì )減弱,這也是導致同質(zhì)化的根本原因。

基礎教育存在的第三個(gè)問(wèn)題,也是最微觀(guān)的問(wèn)題,就是我們的課程改革如何變?yōu)榻處熣n堂教學(xué)的行為。我認為有兩點(diǎn),一是需要時(shí)間,二是教師的培養,教師課堂教學(xué)的落地。

1996年我大學(xué)畢業(yè)走上講臺上課,當校長(cháng)后也在教課。這些年來(lái),我覺(jué)得,一線(xiàn)教師課堂教學(xué)的變化還是很大的。一是學(xué)生在變,學(xué)生的知識結構、文化背景以及成長(cháng)年代在發(fā)生變化;二是課程標準、教材、課程內容以及考試在變,比如高考,考試內容和呈現方式徹底變了;三是教育行政管理部門(mén)和學(xué)校的管理也在變,這種變化沒(méi)有轟轟烈烈,更多的是潤物細無(wú)聲的變化。

面向未來(lái)

中國教育發(fā)展的“變”與“不變”

陳志文

目前有很多流行的教育理念,比如未來(lái)教育。您如何看待這些教育理念?

邵志豪

理念是教育者在對教育本質(zhì)理解基礎上提出的一種“教育應然”。這些理念其實(shí)并沒(méi)有離開(kāi)教育最本源的東西,即“培養什么樣的人”“怎么培養人”,其核心是愛(ài)與尊重。培養學(xué)生就要熱愛(ài)學(xué)生,熱愛(ài)教育事業(yè),熱愛(ài)自己所教的學(xué)科,熱愛(ài)每天從事的工作。而愛(ài)的踐行就是尊重,尊重學(xué)生的主體地位,尊重學(xué)生的成長(cháng)規律,尊重教學(xué)規律,尊重學(xué)科的學(xué)習規律。

從育人的角度看,其實(shí)是萬(wàn)變不離其宗,只是不同時(shí)代詮釋的符號不一樣,或者是落實(shí)的路徑不一樣。

陳志文

對未來(lái)的中國教育您有哪些建議?

邵志豪

我覺(jué)得未來(lái)中國教育的發(fā)展有一個(gè)“不變”和一個(gè)“變”。

“不變”的是,人永遠是教育的主體,育人的本質(zhì)永遠不變。不變的永遠是人內心的自律、自覺(jué)以及自信,是我們對世界的熱愛(ài)、對自我的約束與管理。

“變”的是,教育的內容與形式,這兩者永遠都處于變化中。世界會(huì )越來(lái)越開(kāi)放,越來(lái)越扁平化,人與人之間的時(shí)間差距會(huì )越來(lái)越短,知識更新的速度會(huì )越來(lái)越快,基礎教育教學(xué)內容的更新速度也會(huì )越來(lái)越快。

因此,我認為,教師角色的變化是未來(lái)教育的核心。那么,應該如何迎接變化?

第一,教師自身要不斷地更新知識。以前,教師的教齡越長(cháng),可能在教學(xué)中就越有優(yōu)勢。而現在,誰(shuí)在縱向上掌握的知識越多,誰(shuí)在教學(xué)中就越有優(yōu)勢。

第二,教師要有開(kāi)放的思想和理念,不僅是學(xué)校與學(xué)校之間物理空間的開(kāi)放,更主要的是與學(xué)生之間的開(kāi)放。教師不再像以前一樣只是傳授者,學(xué)生也不再是被動(dòng)的接受者。以后,師生之間更多的是一種平等、相互的教學(xué)關(guān)系,教學(xué)相長(cháng)越來(lái)越重要。

再者,我們正處在網(wǎng)絡(luò )智能時(shí)代,教師要與計算機網(wǎng)絡(luò )開(kāi)放對接,不能故步自封,認為自己就能決定未來(lái)的教學(xué)?,F在很多學(xué)生已經(jīng)開(kāi)始在網(wǎng)上購買(mǎi)課程、教學(xué)內容,以后會(huì )越來(lái)越開(kāi)放。當然這會(huì )產(chǎn)生很多問(wèn)題。比如,誰(shuí)來(lái)管理,愛(ài)國主義教育、思想政治教育、國民素質(zhì)教育該怎么辦?再比如,未來(lái),當學(xué)校變成一個(gè)非物理空間時(shí),學(xué)生不一定到學(xué)校來(lái)上學(xué)了,我們該怎么辦?這都是我們必須要面對的。

陳志文

現在也有些專(zhuān)家認為,學(xué)校這種形式在未來(lái)將不存在了,您怎么看?

邵志豪

這要回到教育的屬性和體制機制問(wèn)題,我們的教育還是國家的教育,這是不變的。國家的教育應該國家來(lái)辦,這是基本要求,學(xué)校也就應該有物理空間存在。

陳志文

我覺(jué)得這個(gè)觀(guān)點(diǎn)忽視了很重要的一點(diǎn),學(xué)校教育不只是傳授知識,更重要的是育人。人的成長(cháng)是個(gè)過(guò)程,不能壓縮。

邵志豪

在開(kāi)放的未來(lái)教育中,跨年齡段的同伴在一個(gè)空間里共同生活、學(xué)習,可能是獲得智慧的最有效途徑。在以前知識開(kāi)放程度比較小時(shí),跟著(zhù)老師或者課程體系學(xué)習就可以了,而在以后,通過(guò)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溝通進(jìn)行學(xué)習,獲得的東西會(huì )越來(lái)越多。

也有人提出,課堂其實(shí)是一個(gè)場(chǎng),是有能量傳遞的,通俗一點(diǎn)講就是教室里是有氛圍的。如果我們不是面對面的在一個(gè)物理空間里,就不會(huì )有思維的碰撞,感情的流通和言語(yǔ)的表達。就像我們今天進(jìn)行的這次采訪(fǎng),為什么要面對面,而不是用電話(huà)采訪(fǎng)或者網(wǎng)上采訪(fǎng)呢?人是在不斷重構自己的,面對面談話(huà)所產(chǎn)生的影響更深刻。

陳志文

面對面交流是無(wú)法替代的。

邵志豪

是的,這也是現在很難改變傳統課堂的核心原因。

陳志文

我們現在很多專(zhuān)家給不懂教育或者說(shuō)不在教育行業(yè)的人造成了一種錯覺(jué),覺(jué)得好像最好的學(xué)校已經(jīng)不再是傳統的授課模式。

邵志豪

現在國外最先進(jìn)的學(xué)校,最優(yōu)質(zhì)的高中,還是以教師講授為核心的。我們不要回避教育的本質(zhì)屬性,就是經(jīng)驗的傳承。面對新的知識,無(wú)論多優(yōu)秀的孩子,最高效的學(xué)習方式是聽(tīng)別人講,最高效的記憶方式是講給別人。

陳志文

我認為最高效的學(xué)習很多時(shí)候不是看書(shū),而是向別人請教、讀人。一個(gè)人可能寫(xiě)了100本書(shū),但是他可以用半個(gè)小時(shí)講清楚他的人生精華。

邵志豪

對。我有一位年輕科學(xué)家朋友,很忙。我問(wèn)他,你平時(shí)是怎么學(xué)習的。他說(shuō),主要是聽(tīng)別人作報告,因為報告凝練出來(lái)的15分鐘就是精華。當然,他是一個(gè)學(xué)習效率很高的人,已經(jīng)有很厚的積淀了,所以能很快的吸收報告內容。像我們的教師培訓,這么多年一直沒(méi)有改變,最核心的還是聽(tīng)報告。

陳志文

學(xué)術(shù)界經(jīng)常會(huì )組織學(xué)術(shù)研討會(huì ),西方最典型,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去聽(tīng)相關(guān)報告。尤其是對于發(fā)展快的學(xué)科,如計算機學(xué)科,每年最重要的可能就是年度學(xué)術(shù)會(huì )議上的報告。

邵志豪

聽(tīng)報告是獲取新知識最有效的途徑。從某種程度上看,這也是聽(tīng)者和講者共同提高的機會(huì )。講者把這幾年的研究成果凝練出來(lái),聽(tīng)者則可以在這個(gè)基礎上再去提高。

我熱愛(ài)基礎教育事業(yè)

永遠不會(huì )改變

陳志文

您大學(xué)時(shí)讀的是師范院校,專(zhuān)業(yè)是地理,當初為什么會(huì )選擇這個(gè)專(zhuān)業(yè)?

邵志豪

我最開(kāi)始想學(xué)設計。在當時(shí)那個(gè)年代,感覺(jué)能考上大學(xué)就行,不像現在有生涯規劃。后來(lái)就被調劑到地理專(zhuān)業(yè)。

陳志文

您覺(jué)得學(xué)地理給您帶來(lái)了什么影響?

邵志豪

我覺(jué)得是綜合性的思維,不會(huì )出現極端,想問(wèn)題會(huì )從正反兩方面反復思考。我們國家地大物博,地域上的包容是國家長(cháng)治久安的基礎。地理在教育中的一個(gè)重要使命就是培養學(xué)生跨地域的包容性。

學(xué)地理,首先要認同差異的存在,尊重差異才是發(fā)展的道理,而不是去批判、去抵觸差異。地理告訴我們,差異是基礎,有差異性才會(huì )有綜合性,才會(huì )有區域性。同時(shí),地理也傳遞了人地協(xié)調的觀(guān)念,人類(lèi)要發(fā)展必須和環(huán)境形成協(xié)調共識。

陳志文

如果剖析一下您個(gè)人,您覺(jué)得自己有哪些特質(zhì)?

邵志豪

第一,我是一個(gè)比較熱愛(ài)自己所從事職業(yè)的人,所謂干一行愛(ài)一行。我熱愛(ài)我的學(xué)科,熱愛(ài)我的專(zhuān)業(yè),熱愛(ài)我的學(xué)生,熱愛(ài)學(xué)校的老師,熱愛(ài)我服務(wù)的學(xué)校,特別是熱愛(ài)基礎教育,這是永遠不會(huì )變的。我愿意全身心地投入到教育工作中,愿意為之付出生命,這是我所堅持的。

第二,我非常務(wù)實(shí),每件事都會(huì )細致化地落實(shí)。

第三,我比較自律,對自己的要求比較嚴格。比如,我既然給學(xué)生上課,那么我對自己的要求就是不找人代課,不缺課。

陳志文

校長(cháng)是一所學(xué)校的靈魂,對學(xué)校的發(fā)展至關(guān)重要。從您的角度看,一名中學(xué)校長(cháng)應具備哪些素質(zhì)?或者如何才能成為一名合格的中學(xué)校長(cháng)?

邵志豪

校長(cháng)應該具備的素質(zhì)可能有很多,但其實(shí),一是初心,一是使命,有這兩點(diǎn)就行了。

何為初心?

校長(cháng)的初心就是為黨育人,為國育才,培養德智體美勞全面發(fā)展的社會(huì )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培養這所學(xué)校想要培養的人。作為校長(cháng),要從宏觀(guān)到微觀(guān),清楚地知道學(xué)校的培養目標到底是什么,無(wú)論多少年都不要忘記這所學(xué)校堅持的東西是什么,也可以上升為教育理念。何為使命?

就是一定要擔當起改革創(chuàng )新的使命,因為校長(cháng)最大的任務(wù)就是如何發(fā)展學(xué)校。學(xué)校要發(fā)展,首先要發(fā)展教師,校長(cháng)一定要做教師專(zhuān)業(yè)發(fā)展的助力者;其次要培養學(xué)生,校長(cháng)也要做學(xué)生發(fā)展的助力者,把學(xué)校的所有資源都為培養學(xué)生所用,包括課程、環(huán)境等。

總而言之,我覺(jué)得校長(cháng)所需具備的素質(zhì)可以概括為“一核兩翼”,核心是學(xué)校的育人理念,兩翼是發(fā)展教師、培養學(xué)生。

陳志文

我覺(jué)得無(wú)論是校長(cháng)還是老師,都應該站在自己的本職工作崗位上,不要忘記我們的初心和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