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盛昌
1949-2019

發(fā)

本期嘉賓
與新中國同行——基礎教育發(fā)展之路
基礎教育發(fā)展之路
唐盛昌
上海星河灣雙語(yǔ)學(xué)校校監
TANGSHENGCHANG
上海星河灣雙語(yǔ)學(xué)校校監 唐盛昌
唐盛昌,特級教師,享受?chē)鴦?wù)院政府特殊津貼,現任上海星河灣雙語(yǔ)學(xué)校校監。1962年畢業(yè)于上海師范學(xué)院數學(xué)系。曾任上海市曹楊二中副校長(cháng)、校長(cháng),上海中學(xué)校長(cháng)。

本期嘉賓

主持人

CHENZHIWEN
陳志文 中國教育在線(xiàn)總編輯
陳志文,中國教育在線(xiàn)總編輯,中國教育發(fā)展戰略學(xué)會(huì )人才分會(huì )秘書(shū)長(cháng)。

整合國際元素,創(chuàng )造中國獨特的教育體系

中國教育在線(xiàn)
+ 關(guān)注

一波三折的求學(xué)經(jīng)歷

讀書(shū)給我的是一種宏觀(guān)思維

陳志文

剛解放的時(shí)候您應該年齡還很小,您還記得新中國成立時(shí)的一些場(chǎng)景嗎?

唐盛昌

怎么會(huì )不記得。我是上海人,家在南京路,解放軍進(jìn)城后組織了一場(chǎng)大游行,我家那一段是最熱鬧的。那時(shí)我剛剛五六歲,在我這個(gè)小孩子眼里看到的是,解放軍來(lái)了,好威風(fēng)、好神氣!

陳志文

那時(shí)候能讀書(shū)的人不多,您讀書(shū)的經(jīng)歷是怎樣的,有哪些故事可以與我們分享?

唐盛昌

我小時(shí)候因為搬家換了兩次學(xué)校,也連著(zhù)跳了兩級,13歲讀高中,16歲進(jìn)大學(xué),20歲就大學(xué)畢業(yè)了。因此,我念書(shū)的時(shí)候同班同學(xué)年齡都比我大,初中時(shí)甚至有同學(xué)比我大五六歲。

高中時(shí),有次學(xué)校選拔學(xué)生參加上海市數學(xué)競賽,我抱著(zhù)玩兒的心態(tài)報了名,全校選了6個(gè)人,我是其中之一。當時(shí)我年紀小,比較貪玩兒,不好好念書(shū),學(xué)習成績(jì)一直屬于中上等,并不拔尖,而且其余5位同學(xué)都是經(jīng)過(guò)相關(guān)培訓的,只有我沒(méi)有參加任何輔導。但我的競賽成績(jì)很好,好幾道其他人沒(méi)做出來(lái)的難題我做出來(lái)了,這是老師們沒(méi)想到的。

后來(lái)到了大學(xué),我的專(zhuān)業(yè)是數學(xué)。說(shuō)起來(lái)很有意思,爸爸想讓我讀建筑設計,但我不并是很喜歡,我想讀中科大。在填高考志愿的時(shí)候,我還是遵從了爸爸的意見(jiàn),第一志愿填了同濟大學(xué)建筑系,保底志愿填了上師大數學(xué)系?,F在說(shuō)起來(lái)可能是歷史的誤會(huì ),在錄取時(shí),我第一批就被上師大數學(xué)系錄取了。

這件事對我的影響很深刻。在當時(shí)的社會(huì )大背景下,我作為小孩子的一些想法沒(méi)有得到家庭的認可。因此,我做老師、做校長(cháng)后,是絕對遵從學(xué)生意愿的。

陳志文

其實(shí)即便是錯了,學(xué)生之后會(huì )自己調整、換專(zhuān)業(yè),這個(gè)過(guò)程也是學(xué)生成長(cháng)的一部分。

唐盛昌

對。

陳志文

您是哪一年讀大學(xué)的?

唐盛昌

我是在1958到1962年期間讀的大學(xué)。我讀大學(xué)的前幾年經(jīng)常搞運動(dòng),先是反右傾,后來(lái)是大躍進(jìn),一直到三年自然災害,學(xué)生們根本沒(méi)有時(shí)間念書(shū)。到1960年,我讀大三的時(shí)候才開(kāi)始稍微規范一些,能念些書(shū)。

我在大學(xué)時(shí)屬于比較另類(lèi)的人。數學(xué)系不是我想念的,做老師也不是我的志愿,我原本的愿望是想搞科研、做科學(xué)家。再有,我覺(jué)得數學(xué)系的課程太容易了,不聽(tīng)也無(wú)所謂。所以,我總是坐在最后一排看自己喜歡的書(shū)。

我經(jīng)常去圖書(shū)館借各種各樣的書(shū),涉及哲學(xué)、經(jīng)濟、政治等各個(gè)領(lǐng)域,包括二十四史等。其中,在大一大二時(shí)讀的《資本論》讓我印象很深刻,這是一本特別值得讀的書(shū),但很不容易讀。我讀了兩本,一本是原著(zhù)譯作,另一本是日本學(xué)者寫(xiě)的解讀和評析,后來(lái)我的政治經(jīng)濟學(xué)成績(jì)一直非常好?!顿Y本論》讓我意識到了當時(shí)很多高級知識分子自身的局限性,他們更看重個(gè)人或者家庭的發(fā)展,對國家、社會(huì )的大發(fā)展趨勢反而關(guān)注的比較少。

從所有讀過(guò)的書(shū)中,我得到的并不是針對具體問(wèn)題的應對方法,而是一種宏觀(guān)思維,讓我更多的認識到了民族、國家的復興,培養了我的家國情懷。

陳志文

我明白您的視野為什么那么開(kāi)闊了。您不只是從一個(gè)點(diǎn)上看辦學(xué)、看數學(xué)教育,而是在更宏大的背景下看待這些事。而您所讀的書(shū)就是基礎。

唐盛昌

沒(méi)錯。大學(xué)階段的大量閱讀讓我認識到,對于青少年來(lái)說(shuō),眼界不能小,眼睛不能只看到鼻子底下的那一小塊。

我的大學(xué)還有一個(gè)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我當時(shí)學(xué)的是俄語(yǔ)而不是英語(yǔ),而且俄語(yǔ)成績(jì)不錯,看了很多俄語(yǔ)書(shū),也讓我開(kāi)闊了視野?,F在我的俄語(yǔ)還沒(méi)完全丟掉,之前到俄羅斯去,一般的對話(huà)我都能聽(tīng)得懂,不過(guò)說(shuō)的能力弱一些。

陳志文

大家一直都說(shuō)您能講一口地道的美式英語(yǔ)。您在大學(xué)里學(xué)的是俄語(yǔ),那英語(yǔ)是在哪兒學(xué)的呢?為什么要學(xué)英語(yǔ)?

唐盛昌

大四的時(shí)候我選了一門(mén)英語(yǔ)選修課,學(xué)了國際音標,當時(shí)我是零基礎。1962年大學(xué)畢業(yè)后,我做了老師,工作上還比較游刃有余,業(yè)余就一直堅持自學(xué)英語(yǔ)。

那時(shí)我意識到,對于整個(gè)國家的發(fā)展來(lái)說(shuō),掌握不好語(yǔ)言是不行的,只掌握俄語(yǔ)是遠遠不夠的。我已經(jīng)感覺(jué)到英語(yǔ)的重要性了,即便當時(shí)可能用不到,但我堅信以后英語(yǔ)會(huì )是一項非常重要的能力。必須把英語(yǔ)學(xué)好,這是我的信念。后來(lái)上海中學(xué)成立了國際部,跟國外的交往越來(lái)越多,我的英語(yǔ)也越來(lái)越派上了用場(chǎng)。

英語(yǔ)與俄語(yǔ)其實(shí)有很多相近之處,把俄語(yǔ)的語(yǔ)法搞清楚以后,學(xué)英語(yǔ)是比較容易的。我花了幾個(gè)暑假的時(shí)間,把高中所有的英語(yǔ)教科書(shū)全都念完了,基本上一兩個(gè)禮拜一本。

陳志文

其實(shí)對于很多人來(lái)說(shuō),這是沒(méi)那么簡(jiǎn)單的。您能講地道的美式英語(yǔ),不僅僅是有優(yōu)秀的閱讀能力,還有口語(yǔ)能力。

唐盛昌

學(xué)習口語(yǔ)是非常難的。那個(gè)時(shí)候沒(méi)有英語(yǔ)聽(tīng)說(shuō)資料,我就找了一張唱片,用留聲機反復聽(tīng),不斷地矯正自己的發(fā)音和用詞,看了很多書(shū)。

陳志文

口語(yǔ)某種意義上也是一層窗戶(hù)紙,捅破了就很容易過(guò)去。

唐盛昌

是的。我的英語(yǔ)沒(méi)有老師教,都是自學(xué)的。很多單詞是我一個(gè)個(gè)從字典里查出來(lái)的,好處就是能夠了解每一個(gè)單詞在前后文中的確切意義,其實(shí)我們現在很多英語(yǔ)單詞的解釋是有偏差的。

文革的那段時(shí)間,很多人大概都稀里糊涂的就過(guò)去了,而我恰恰抓住了這一段時(shí)間自學(xué)。從大學(xué)畢業(yè)到文革結束,我學(xué)完了英語(yǔ),還自學(xué)了師范以外綜合大學(xué)的一些數學(xué)課程。

陳志文

您為什么會(huì )有這么強的自主學(xué)習能力?學(xué)習從來(lái)不是一件快樂(lè )的事情。有些孩子沉迷于游戲,三天三夜不睡覺(jué)也不覺(jué)得累,但學(xué)十分鐘就覺(jué)得很累。但有些孩子學(xué)進(jìn)去了,就會(huì )覺(jué)得很享受。

唐盛昌

學(xué)習也不一定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我們對游戲的問(wèn)題有些誤解。為什么小孩子會(huì )喜歡打游戲,游戲吸引人的地方在哪里?實(shí)際上,游戲是抓住了小孩子爭強好勝的天性。在日常生活中,小孩子往往是弱者,而在游戲中,卻正因為他們年紀小、反應快,反而有可能獲得非常好的成績(jì)。小孩子喜歡的游戲都是能讓他不斷成功的游戲,這實(shí)際是在某種程度上符合了人希望獲得成就感的內在需求。另外,在日常生活中,如果失敗了是要付出很大代價(jià)的,但在游戲中失敗了是不需要付出代價(jià)的,成功了卻會(huì )受到獎勵。

不斷思考、積累經(jīng)驗

大膽開(kāi)辦上海中學(xué)國際部

陳志文

文革時(shí),您已經(jīng)開(kāi)始教書(shū)了,您對當時(shí)教育的認知是怎樣的?這段時(shí)期對您有怎樣的影響?

唐盛昌

文革時(shí),我和我的家庭沒(méi)有受到嚴重的沖擊。那時(shí)候我是一名青年教師,是白專(zhuān)典型,業(yè)務(wù)非常好,對政治不夠關(guān)心。這期間,我學(xué)了很多東西,自己有了很大提升,對很多問(wèn)題有了更清晰的看法,對教育也有了一些想法。

陳志文

文革時(shí),強調工程教育,忽略了物理、化學(xué)等學(xué)科。從一個(gè)角度上來(lái)講,這是因為考慮到我國工程基礎太弱,要加強工程相關(guān)學(xué)科的建設。但是把問(wèn)題想簡(jiǎn)單了,處理的比較粗糙,把真正的學(xué)科體系打亂了。從大方向上來(lái)講,文革期間在教育上做的事情是錯的,但也提出了一些需要思考的問(wèn)題。

唐盛昌

再有,我對文革期間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方式較反感。但從另外一個(gè)角度講,我們經(jīng)歷了這些后,就會(huì )思考人與人之間的正常關(guān)系應該是怎樣的。

比如,我在上海中學(xué)做了24年校長(cháng),校長(cháng)的位置曾賦予了我責任和義務(wù),但退休的時(shí)候我很清楚自己的位置,年齡到了就應該退下來(lái),并且幫助后面的人順利接手。我不在乎頭銜之類(lèi)的東西,我認為,我應該為社會(huì )、為教育、為大家做更多的事情。

陳志文

您對人性的復雜性和豐富性有很深刻的理解,所以您在處理事情時(shí)界線(xiàn)就會(huì )很清晰。您不在乎頭銜,有一個(gè)原因就是您骨子里的一種自信。

唐盛昌

我確實(shí)不需要這些。我更需要、更喜歡、更希望的是人與人之間的真誠,不管是對中國人還是對外國人。我們學(xué)校外教的流失率很低,不到7%。

陳志文

其實(shí)是通過(guò)真誠建立了信任,而且一定也有共同認可的某種價(jià)值觀(guān),才會(huì )留下來(lái)。

唐盛昌

真誠和信任是建立良好社會(huì )的基礎。小到一個(gè)小單位,大到社會(huì ),如果沒(méi)有真誠和信任,是很難發(fā)展好的。我們一直在講真善美,但真正要做到不是那么容易的。

陳志文

之后,就到了改革開(kāi)放。您對改革開(kāi)放這40年有些怎樣的感觸?

唐盛昌

改革開(kāi)放最初那幾年,百廢待興,我在晉元中學(xué)做數學(xué)教師,幾位校長(cháng)對我都很好,很關(guān)心。幾年時(shí)間里,我就從普通教師成長(cháng)為了教研組組長(cháng),后來(lái)又做了副校長(cháng)、校長(cháng),這一段時(shí)間我個(gè)人的發(fā)展非???。一方面,是因為我寫(xiě)了很多文章,表達了很多看法,在社會(huì )上有了一定的影響力。另一方面,在每一個(gè)崗位上,應該說(shuō)我都做出了點(diǎn)成績(jì)。

我是從晉元中學(xué)教師崗位直接調到曹楊二中做主管教學(xué)的副校長(cháng)的,當時(shí)對我的影響很大。曹楊二中的數學(xué)一直比較弱,他們希望我能改變這一局面。三四年后,我離開(kāi)曹楊二中時(shí),學(xué)校數學(xué)會(huì )考成績(jì)是全市第一。

后來(lái)我到上海中學(xué)就任時(shí),正是學(xué)校的低谷。上中原來(lái)是一所比較好的高中,文革期間停辦了,1978年恢復辦學(xué),請了原來(lái)的老校長(cháng)回來(lái),他為上中的發(fā)展做了非常大的貢獻。1984年,老校長(cháng)因年齡原因退休了,其后接連換了三位校長(cháng)。上中的發(fā)展遇到了一些問(wèn)題,剛剛恢復高考時(shí),上中是上海市數一數二的中學(xué),我接手的時(shí)候掉到了20名左右。

陳志文

調到上海中學(xué)時(shí),您多大年齡?您覺(jué)得當時(shí)上海中學(xué)主要面臨著(zhù)什么樣的問(wèn)題?

唐盛昌

我是1989年調到上海中學(xué)的,那年我47歲,年齡剛好。調入上海中學(xué)后,我主要面臨著(zhù)兩個(gè)問(wèn)題:一是,上海中學(xué)是市級學(xué)校,也是傳統名校,需要用更寬闊的視野看待它今后的發(fā)展;二是,社會(huì )大背景有了變化,鄧小平在南巡講話(huà)中提出要打開(kāi)國門(mén),因而不能再用縱向坐標來(lái)衡量中國教育,而是要從橫向上來(lái)分析,與世界進(jìn)行對比。

改革開(kāi)放后,中國經(jīng)濟的很多領(lǐng)域做了很多基本工作,大量引進(jìn)國外品牌的流水線(xiàn),以提升中國相應產(chǎn)業(yè)的水平。電視機、汽車(chē),中國原本都不會(huì )做,但我們通過(guò)引進(jìn)生產(chǎn)線(xiàn),對每一個(gè)環(huán)節進(jìn)行解剖,找到差距,再一個(gè)個(gè)補,最終建立了中國自己的產(chǎn)業(yè)。1993年開(kāi)始辦上海中學(xué)國際部時(shí),我就想,教育為什么不可以這樣做?

上海中學(xué)國際部就是在做這件事情,將國際課程按照其標準原封不動(dòng)地引入進(jìn)來(lái),把每一個(gè)環(huán)節拆開(kāi)、搞透,判斷哪些有道理,哪些沒(méi)有道理,再進(jìn)行重新建構。第一步,我們引入了IB課程,扎扎實(shí)實(shí)地上,找我們的差距在哪兒。我那時(shí)很明顯的感覺(jué)到,我們教的物理化學(xué)太過(guò)古典。

當時(shí)辦國際部的難度很大,我們面臨著(zhù)經(jīng)濟問(wèn)題,政治上也有些敏感,但我還是做了。因為我的感覺(jué)是,中國要進(jìn)一步發(fā)展,就必須要打開(kāi)國門(mén),必須要與國際上教育的整體發(fā)展趨勢相匹配。另外,我也考慮了上海中學(xué)的未來(lái)發(fā)展問(wèn)題,這對于我們來(lái)說(shuō)是一個(gè)重要的大問(wèn)題。

慎重選擇國際課程體系

上海中學(xué)國際部達成兩大目標

陳志文

您在上海中學(xué)國際部為什么選擇首先引進(jìn)IB課程?

唐盛昌

當時(shí)我參加了一次IB課程主辦方(國際文憑組織IBO)在中國召開(kāi)的會(huì )議,提出了幾個(gè)問(wèn)題,引起了他們的注意,會(huì )后來(lái)找我聊,很驚訝我能用英語(yǔ)交流。接下來(lái),他們邀請我到IBO總部訪(fǎng)問(wèn),一是希望我能從一名中學(xué)校長(cháng)的角度做一場(chǎng)關(guān)于中國教育發(fā)展的報告,二是想讓我看看IB課程是怎樣的。

總體來(lái)講,我覺(jué)得IB課程的整體情況比較好,而且靈活性也比較大,所以就考慮引進(jìn)IB課程體系了。

陳志文

在目前較為流行的幾個(gè)國際課程體系中,IB課程對舉辦者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比如,A-Level本身就是考試,且與英聯(lián)邦標準化的課程體系相關(guān)聯(lián),有標準教材和標準教綱,便于進(jìn)行質(zhì)量控制,對于學(xué)校來(lái)說(shuō)比較好操作,而IB課程則給了學(xué)校很大的再創(chuàng )造空間。

唐盛昌

是的。我覺(jué)得,IB課程有兩個(gè)較為突出的特點(diǎn)。第一個(gè)特點(diǎn)是將英美中小學(xué)課程理論化、體系化了,形成了完整的學(xué)科教學(xué)體系,且不同于任何一個(gè)國家的課程體系,達到了其他課程體系沒(méi)有達到的高度。第二個(gè)特點(diǎn)是IB設立的三大核心課程——認識論(TOK)、拓展論文(EE)、行動(dòng)與服務(wù)(CAS),從科學(xué)哲學(xué)的角度提升了中學(xué)課程架構,這也是其他課程體系沒(méi)有做過(guò)的。

但IB也有一個(gè)比較大的問(wèn)題,作為一個(gè)私營(yíng)組織,它要考慮經(jīng)營(yíng)問(wèn)題。IB擁有三個(gè)項目,分別為PYP,MYP,IBDP。其中,他們在IBDP項目上的投入是最大的,成本非常高,做得也比較好,是IB真正有價(jià)值、含金量最高的項目;而PYP和MYP項目是IB的主要盈利項目,大幅度放寬了要求。

陳志文

后來(lái),您也引進(jìn)了AP課程,為什么?

唐盛昌

引進(jìn)IB課程幾年后,上海中學(xué)國際部也引進(jìn)了AP課程。AP課程不是完整的課程體系,相對來(lái)說(shuō)比較容易做。后來(lái)在上海星河灣雙語(yǔ)學(xué)校,我們采用的也是AP課程,主要考慮的是國家意識形態(tài)的問(wèn)題。

上海中學(xué)國際部可以采用IB課程,因為只招收外籍學(xué)生。但如果是面向中國學(xué)生,我個(gè)人認為采用IB課程不那么妥當。IB課程的意識形態(tài)完全以西方為主,中國的國家課程體系整合不進(jìn)去,對于高中教育來(lái)說(shuō),政治上會(huì )產(chǎn)生很大的問(wèn)題。

AP其實(shí)是考試,并不限定學(xué)校使用多少考試科目,這樣就有了整合的可能性。我在上海星河灣雙語(yǔ)學(xué)校首先提出來(lái),思想品德、中文、歷史、地理這四門(mén)中國的核心課程是必讀的,在此基礎上再融合AP課程。以我的課程為主,把你的好東西拿進(jìn)來(lái),我覺(jué)得這是合適的。這樣,辦學(xué)的大方向就不會(huì )有問(wèn)題。

總體來(lái)說(shuō),學(xué)校在選擇國際課程的時(shí)候,需要考量的問(wèn)題有很多,不只是學(xué)術(shù)問(wèn)題,還有政治方向的問(wèn)題。

陳志文

在中國辦學(xué),就必須注意這個(gè)問(wèn)題,不能在這件事上較勁。

唐盛昌

沒(méi)錯。這是符合我們現在發(fā)展大形勢的。

陳志文

我們回到上海中學(xué)國際部,您覺(jué)得,上中國際部的舉辦是否達成了您的目標?

唐盛昌

通過(guò)舉辦上海中學(xué)國際部,我覺(jué)得完成了兩大目標。第一個(gè)目標是了解了國際上各類(lèi)教育的最高水平,以及其邏輯和發(fā)展趨勢,包括有大幅度改變的地方。我作為一名校長(cháng),開(kāi)始考慮能做哪些事,不能做哪些事。第二個(gè)目標是使上海的整體教育環(huán)境得到了改善,提高了軟實(shí)力。以前,外國人一直抱怨在中國找不到合適的學(xué)校念書(shū),上中國際部解決了這個(gè)問(wèn)題,并且得到了認可。

外籍人員子女學(xué)校其實(shí)不大好辦,關(guān)鍵在于校長(cháng)是否能掌控住學(xué)校,最重要的一條是要能管得住外教。在中國,很多學(xué)校是管不住外教的,中國校長(cháng)對外教基本沒(méi)有影響力。我的經(jīng)驗是,校長(cháng)在與外教溝通的時(shí)候,一是要了解他們的文化背景和習慣,二是要讓他們贊同你講的道理。這樣他們就會(huì )接受你的理念,學(xué)校的發(fā)展方向也就會(huì )比較準確。

十多年前,我們請六七位外國人用了半年的時(shí)間來(lái)擬定英語(yǔ)教學(xué)大綱,分為母語(yǔ)和非母語(yǔ)兩個(gè)部分。我看了以后覺(jué)得,母語(yǔ)部分可以,非母語(yǔ)部分不行,需要推倒重來(lái)。我需要說(shuō)服外教重新擬定非母語(yǔ)部分的英語(yǔ)教學(xué)大綱,要告訴他們錯在哪里,為什么錯了。

我提出,非母語(yǔ)部分的英語(yǔ)教學(xué)大綱不應該只是在母語(yǔ)部分的基礎上增增減減,這個(gè)思路是不對的。母語(yǔ)是思想的語(yǔ)言,母語(yǔ)與非母語(yǔ)英語(yǔ)教學(xué)的本質(zhì)區別在于語(yǔ)言背后不同的思維方式、文化背景等。制定非母語(yǔ)英語(yǔ)教學(xué)大綱的思路應該是研究第二語(yǔ)言的英語(yǔ)教學(xué)該怎么做。

吸收國際上先進(jìn)的教育元素

堅持中國的根

陳志文

您建立了中國第一個(gè)高中國際部,并且不是簡(jiǎn)單的拿來(lái),而是做了很多的融入、融合。在這期間,您有些怎樣的思考?

唐盛昌

IB確實(shí)讓我意識到有很多問(wèn)題可以進(jìn)行思考,比如學(xué)科群的思想。學(xué)科群思想現在已經(jīng)發(fā)展到一定階段了,并且有了一些變化,但我們在這方面做的不是很好。如今高考中出現的很多問(wèn)題,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學(xué)科群的基礎沒(méi)有做好。

在IB體系中,物理、化學(xué)、生物都屬于實(shí)驗科學(xué),在學(xué)科體系中是平等的,也就意味著(zhù)在教學(xué)中的課時(shí)數、內容容量等基本要素也是一樣的。IB課程中每門(mén)課在教學(xué)中的總課時(shí)為240,分為三個(gè)部分,第一部分為80課時(shí)的核心課程,第二部分為150課時(shí)的基本課程,第三部分為10課時(shí)的拓展課程。

同樣,今天我們絕大多數地區的高考中,這幾門(mén)課的地位也是相同的,這就要求每一門(mén)課的權重都是一樣的,但實(shí)際上目前是不太一樣的,物理的難度比生物、化學(xué)不知道大多少。因此,選物理的學(xué)生人數在下降。

陳志文

您分析的很對。這一次的高考改革出現的物理選考人數下降問(wèn)題,一是我們默認孩子們會(huì )理智選擇,但顯然是功利選擇;二是忽略了學(xué)科的難易程度的問(wèn)題,把較難的學(xué)科和較容易的學(xué)科放在一起比了。

唐盛昌

是的。我思考的第二個(gè)問(wèn)題是學(xué)科教學(xué)架構,學(xué)科架構和學(xué)科教學(xué)架構是兩碼事。學(xué)科架構是客觀(guān)的,是沒(méi)有價(jià)值判斷的,比如數學(xué)學(xué)科的基本內容在美國、英國、中國都是一樣的。但學(xué)科教學(xué)架構不一樣,是存在價(jià)值判斷的,包含著(zhù)對學(xué)科的認識。由于價(jià)值判斷不同,在教學(xué)中選擇內容的標準就會(huì )不一樣。

在每個(gè)國家的課程體系下,學(xué)科教學(xué)架構都有所不同。AP課程與我國高中課程的教學(xué)內容相比,只有大約20-30%的內容是一樣的,兩者的學(xué)科教學(xué)架構是完全不同的。

隨著(zhù)對學(xué)科認識的改變,每個(gè)時(shí)代的學(xué)科教學(xué)架構也是不一樣的。比如化學(xué),在中國目前的化學(xué)教學(xué)中,元素周期表的影子還沒(méi)有全部去掉,但國外已經(jīng)去掉了,因為現在的化學(xué)學(xué)科更多地是從分子運動(dòng)水平的角度來(lái)考慮問(wèn)題的。

陳志文

這就不只是一個(gè)簡(jiǎn)單的難易問(wèn)題了。

唐盛昌

這是一種選擇,選擇什么樣的教學(xué)架構,就意味著(zhù)用什么觀(guān)點(diǎn)來(lái)看待這個(gè)學(xué)科,并在此指導下判斷哪些內容是重要的,哪些內容可以不學(xué)。

我講的這些不是空話(huà),是有數據支撐的。我在《中美中學(xué)理科教材比較研究》一書(shū)中詳細介紹了中國高中課程與AP等國際課程不一樣的地方。我通過(guò)辦國際部,真正了解了國際上的中學(xué)教育達到了怎樣的水平,而且不是空泛的了解,是很具體的了解。

陳志文

您剛才的分析才是問(wèn)題的根,您是真正在做有中國特色的國際課程。對星河灣雙語(yǔ)學(xué)校,您的期待是什么?星河灣雙語(yǔ)學(xué)校的特色是什么?

唐盛昌

我現在希望能針對中國學(xué)生做出一套教育方案,既能比較好地吸收國際上先進(jìn)的教育元素,又能堅持中國的根,讓學(xué)生們在國外學(xué)習后也能回得來(lái)。星河灣雙語(yǔ)學(xué)校有一個(gè)提法就是,出得去,回得來(lái)。

星河灣雙語(yǔ)學(xué)校的第一個(gè)特色是課程整合。所有的初中畢業(yè)生都要參加上海市組織的學(xué)業(yè)水平考試,完成我國義務(wù)教育法規定的基本要求,所有的高中畢業(yè)生也都要參加上海市教委規定的四門(mén)學(xué)科的學(xué)業(yè)水平考試,通過(guò)率均達100%。第二個(gè)特色是注重學(xué)生的個(gè)性發(fā)展和選擇。

陳志文

您認為,國際課程的引進(jìn)對國內的中學(xué)教育有什么影響?

唐盛昌

以上海中學(xué)為例,國際部的很多因素也融入到了上海中學(xué)本部的發(fā)展中。當然,像學(xué)科群這樣牽扯到課程體系的思想很難遷移過(guò)去,但有一些是可以的,比如探究式學(xué)習。

探究式學(xué)習在國外教育中很受重視,我覺(jué)得思路非常好。上海中學(xué)的探究式學(xué)習在兩方面做的非常好:一是硬件設施,建立了很多數字實(shí)驗室,沒(méi)有平臺和設備是很難進(jìn)行探究式學(xué)習的;二是對學(xué)生探究能力的培養,比如建立課程圖譜以培養學(xué)生的選擇性思維。所謂課程圖譜就是根據每一學(xué)科的教學(xué)架構,將所有課程進(jìn)行分類(lèi)設計,形成一個(gè)可供學(xué)生進(jìn)行選擇的體系。

陳志文

那么,您覺(jué)得國際課程中,有哪些是我們不能進(jìn)行遷移的?

唐盛昌

不能遷移的太多了。從哲學(xué)層面講,現在國外比較流行的是主觀(guān)唯心主義,與我們的唯物主義有很大不同。當今社會(huì ),有很多東西原本是不存在的,都是人類(lèi)思維達到一定高度后,根據基本原理創(chuàng )造出來(lái)的新事物,比如計算機。所以,先有客觀(guān)現實(shí),還是先有思想,這是不一樣的。從哲學(xué)的角度來(lái)講,西方有一些觀(guān)念我們是不能完全接受的,必須要采取比較慎重的方案來(lái)處理。從意識形態(tài)層面來(lái)講,也涉及到一連串的問(wèn)題,包括前面提到的學(xué)科中的很多觀(guān)念。

各類(lèi)國際中學(xué)課程體系中有很多東西是融不進(jìn)來(lái)的,只能整合。我們要做的是,以中國的課程體系為基礎,整合國際課程體系中有價(jià)值的東西,而不能把兩者簡(jiǎn)單地合并在一起。

厘清中國學(xué)生評價(jià)體系問(wèn)題

標準化指標是基本門(mén)檻

陳志文

您認為,目前國際上主流的學(xué)生評價(jià)體系是怎樣的?您怎么看中國的學(xué)生評價(jià)體系?是否可以借鑒國際上的一些做法?

唐盛昌

現在國際上主流的學(xué)生評價(jià)體系是多元化的,對于不同的學(xué)生有不同的評價(jià)標準,而中國目前采取的是相對單一的評價(jià)體系,比如說(shuō)高考。當然,這也是由中國社會(huì )當前整體的發(fā)展狀況決定的。但高考發(fā)展到現在,我覺(jué)得有一個(gè)問(wèn)題是,計入總分的科目越來(lái)越多。

陳志文

要把學(xué)生變成十項全能選手。

唐盛昌

是的,在這一思路下,學(xué)生的學(xué)習就變成了補短,哪一科不行就補哪一科。

陳志文

但人生是揚長(cháng)的。

唐盛昌

對,我們需要的人才是揚長(cháng)的,而不是補短的。所以,高考的這一思路可能需要調整,要盡可能的與人才的培養方向保持一致。

我在這里簡(jiǎn)單的介紹一下美國的評價(jià)體系。首先,標準化指標的考察內容相對清晰。比如,SAT只考數學(xué)和閱讀寫(xiě)作兩個(gè)最基本的部分,這也是美國高校在選拔人才時(shí)最基本的門(mén)檻,學(xué)校越好,標準化指標的門(mén)檻越高。其次,注重多元化評價(jià),突出對學(xué)生個(gè)性發(fā)展的引導。比如,高校選拔人才時(shí),在達到基本門(mén)檻的基礎上,要參考一些個(gè)性化的內容;再比如,IB課程體系中,學(xué)生未來(lái)想要往哪個(gè)方向發(fā)展,在評價(jià)中就會(huì )提高相應方向的要求。

陳志文

中國高?,F在也在探索綜合評價(jià)招生的模式。但我認為,中國高校在綜合評價(jià)招生推廣的問(wèn)題上要謹慎。并非是說(shuō)這一理念或方式是錯誤的,只是目前不適合在中國進(jìn)行大規模推廣。

唐盛昌

您的考慮不無(wú)道理。我對美國大學(xué)錄取情況比較熟悉。其實(shí),美國高校錄取首先要看的也還是標準化成績(jì)。美國第一流的大學(xué),要求學(xué)生的標準化考試成績(jì)一般在90分(按百分制測算)以上,個(gè)別大學(xué)要求95分左右,并且有約5門(mén)AP成績(jì)且基本都要求是最高分,在此基礎上再有非常明顯的個(gè)性特長(cháng)。排名前30的大學(xué),要求學(xué)生的標準化考試成績(jì)可以稍微低一點(diǎn)兒,并基本都要求有3門(mén)AP課成績(jì),在此基礎上再有相對還可以的個(gè)性特長(cháng)。排名前50的學(xué)校,要求學(xué)生的標準化成績(jì)還不錯,并有一兩門(mén)AP成績(jì)。排名在50-100名左右的學(xué)校,只要學(xué)生標準化成績(jì)好,基本上都可以錄取。

陳志文

是的,標準化成績(jì)是基本的門(mén)檻。第一流學(xué)校錄取要看學(xué)生的綜合素質(zhì),是因為學(xué)生的標準化成績(jì)基本都是滿(mǎn)分,需要通過(guò)學(xué)生的個(gè)性特質(zhì)來(lái)進(jìn)行篩選。

唐盛昌

優(yōu)秀的標準化成績(jì)是進(jìn)入一流學(xué)校的資格,過(guò)了這個(gè)門(mén)檻才看綜合素質(zhì)。

陳志文

而且,家庭背景優(yōu)越的學(xué)生往往才可能表現出較高的綜合素質(zhì)。在美國,常青藤大學(xué)有17%的新生來(lái)自家庭收入在全美前1%的家庭,只有14%的新生來(lái)自家庭收入在全美后40%的家庭。像哈佛大學(xué)這類(lèi)的大學(xué),他們選拔學(xué)生的目的是選擇未來(lái)更有出息的人,而不是最好的學(xué)生,這是兩個(gè)邏輯。

唐盛昌

是的。曾任耶魯大學(xué)校長(cháng) 20 年之久的理查德·萊文講過(guò),如果一個(gè)學(xué)生從耶魯大學(xué)畢業(yè)后,居然擁有了某種很專(zhuān)業(yè)的知識和技能,這是耶魯教育最大的失敗。耶魯大學(xué)校長(cháng)講這句話(huà)是對的,因為耶魯大學(xué)要培養的是領(lǐng)導人,而不只是具體的操作人員。

陳志文

所以說(shuō),這樣的方式可能未必適合我們。

唐盛昌

對于國際上的一些評價(jià)方式,我們可以借鑒,但是也一定是建立在我們自己現實(shí)情況基礎上的。

中國教育70年的偉大成就

創(chuàng )造自己的教育體系

陳志文

新中國成立70年來(lái),您怎么評價(jià)我國在教育領(lǐng)域取得的成就?

唐盛昌

第一,中國構建了世界上規模最大、質(zhì)量最高的基本教育體系。第二,從小學(xué)、中學(xué)到大學(xué),中國各級各類(lèi)教育的提升速度和幅度舉世無(wú)雙。就以上這兩條來(lái)講,我們已經(jīng)足夠偉大了。

中國教育有很多好的地方。先從小處說(shuō)起,首先是我們的數學(xué)教育,從思路到方法都非常好。其次,我們的教學(xué)思路在基本知識的掌握方面有獨到之處。第三,我國教育均衡的水平比較高。

國家教育一般分為三個(gè)層面:基本教育服務(wù)、優(yōu)質(zhì)教育服務(wù)和高端教育服務(wù)。我國的基本教育服務(wù)是世界上最好的,無(wú)論用什么來(lái)評價(jià),無(wú)論怎樣高的評價(jià),都不為過(guò)。這是我們最驕傲的事情,世界上其他國家沒(méi)法跟我們比。

我曾經(jīng)將中國教育與其他很多國家的教育進(jìn)行過(guò)比較分析,得出過(guò)一些結論。比如,美國的精英教育是世界上最好的,但其基本教育服務(wù)不怎么樣,美國中學(xué)的畢業(yè)率很低。再比如,芬蘭的基本教育服務(wù)是按照優(yōu)質(zhì)教育服務(wù)的標準來(lái)做的,是世界上水平最高的,但非常有局限性,只有少量國家可以做,大部分國家做不了,包括英美。

陳志文

在這一點(diǎn)上,我跟您的結論一模一樣。芬蘭的社會(huì )發(fā)展水平比較高,2016年芬蘭GDP總數排全世界第17位,而中國排名74;其社會(huì )保障制度也是世界一流的,甚至超越了英美,是其他國家很難支撐的。

唐盛昌

對于芬蘭來(lái)講,在經(jīng)濟形勢不好的時(shí)候也是難以支撐高福利的。

還有,以色列的精英教育是世界最好的,帶有強烈的軍隊色彩,但由于人口的大量擴張和外部環(huán)境,以色列的基本教育服務(wù)做得并不好。

但中國教育也有需要注意的地方。比方說(shuō),中國的優(yōu)質(zhì)教育服務(wù)有些偏,與創(chuàng )新人才培養混在一起了,很多地方?jīng)]有弄清楚界限。再有,我們在創(chuàng )新人才早期培養上還比較欠缺,需要加以高度關(guān)注,因為這會(huì )影響到國家的進(jìn)一步發(fā)展。

陳志文

如果一定要找一個(gè)中國教育能參考的樣本,您認為是哪個(gè)國家?

唐盛昌

中國的教育體系是很獨特的,在世界上并沒(méi)有真正可以完全參照的對象,我們也根本沒(méi)有必要找這樣一個(gè)樣本。這是由中國教育體系的幾個(gè)特性決定的:一是意識形態(tài),教育必然與意識形態(tài)相關(guān)聯(lián),我們與西方的意識形態(tài)和價(jià)值判斷體系是不一樣的;二是人口基數,中國目前人口總量已達到13.9億,中國的教育體系要把所有老百姓都要考慮進(jìn)去,這是英美等國沒(méi)法比的。因此,中國必然要創(chuàng )造我們自己的教育體系。

陳志文

您覺(jué)得中國教育體系接下來(lái)應該在哪些方面進(jìn)行調整和提高?

唐盛昌

我覺(jué)得,需要從頂層設計上考慮兩個(gè)大問(wèn)題:一是高端教育服務(wù)怎么做,二是該怎么應對資本介入教育的問(wèn)題。

當前最應該考慮的是高端教育服務(wù),我們對高端教育體系的整體思考還較為缺乏。這是一個(gè)比較復雜的體系,我認為首先必須分類(lèi),對于科技、政治、經(jīng)濟等領(lǐng)域高端人才的培養是不一樣的。我們可以將美國的高端教育體系作為一個(gè)研究樣本。

另外,資本的進(jìn)入改變了教育格局,這需要教育主管部門(mén)加以重視,現在很多課外培訓機構的盈利比較高。

陳志文

我曾經(jīng)做過(guò)一個(gè)研究,好未來(lái)集團在2013財年的培訓學(xué)生人次為82萬(wàn),2018財年增長(cháng)到了744萬(wàn),2019財年前三個(gè)季度總人次已達到了951萬(wàn),增長(cháng)的非常迅猛。減負可能是其中一個(gè)很重要的因素。

唐盛昌

說(shuō)明這是學(xué)生和家長(cháng)的客觀(guān)需求,政府要想辦法應對這一問(wèn)題。

陳志文

對于“減負”問(wèn)題,您是怎么看的?

唐盛昌

在中國,應該是超過(guò)80%的學(xué)生負擔過(guò)重,而不是整體負擔過(guò)重。在精英教育的模式下,學(xué)生負擔怎么可能不重?我去其他國家的精英學(xué)校參觀(guān)時(shí),學(xué)生們告訴我,基本沒(méi)有12點(diǎn)以前睡覺(jué)的。

陳志文

以舊金山著(zhù)名中學(xué)惠特尼中學(xué)為例,一個(gè)高中女生的目標是“魔鬼數字4”,即睡4個(gè)小時(shí)、喝4杯咖啡、考4.0的成績(jì),而且是天天如此。在美國,很多優(yōu)秀的中學(xué)生下半夜睡覺(jué)是家常便飯,比國內要辛苦。

唐盛昌

一個(gè)國家有10%到15%的學(xué)生負擔重,這是正?,F象,高端人才的培養確實(shí)比較辛苦,但這樣國家才有希望。

美國在這一方面的現狀是,百分之七八十的學(xué)生負擔不重,百分之二三十的學(xué)生負擔很重。這是有一定道理的,我們不能要求所有的學(xué)生負擔都很輕。

陳志文

中國教育現在應該考慮的是怎么把百分之七八十的學(xué)生負擔減下來(lái),而這背后其實(shí)是一個(gè)社會(huì )問(wèn)題,是我們國家對人才評價(jià)體系的問(wèn)題。社會(huì )拿分數量人才,學(xué)生和家長(cháng)當然會(huì )追求成績(jì)。另外,現在中高考題目難度越來(lái)越低,重復率越來(lái)越高,學(xué)生之間的差距縮小,區分度越來(lái)越低,但試題難度實(shí)際上跟學(xué)生負擔沒(méi)有關(guān)系。

要解決所謂的負擔過(guò)重,一方面要解決社會(huì )評價(jià)的問(wèn)題,另一方面教育部門(mén)也要進(jìn)一步優(yōu)化技術(shù)因素。

唐盛昌

我贊成您的觀(guān)念。

著(zhù)力進(jìn)行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培養

增強中國整體競爭力

陳志文

您怎么評價(jià)我國目前的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培養?您覺(jué)得有哪些問(wèn)題?

唐盛昌

目前我們的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培養還需要進(jìn)一步建立完善的體系,進(jìn)行深入的思考。

在今天的大背景下,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培養是中國競爭力的保障。一個(gè)國家的發(fā)展,沒(méi)有頂尖人才是不行的。教育要保底,但不能封頂,我們不能把最優(yōu)秀的人才都扼殺掉。

有一次教育部想了解對美國九年級以下數學(xué)教材的意見(jiàn),我們就與美國的一大批專(zhuān)家進(jìn)行了會(huì )談。會(huì )談中有一句話(huà)我印象很深,他們說(shuō),基于目前年輕人的天賦,對他們未來(lái)發(fā)展所能達到的水平,怎么估計都不為過(guò)。就數學(xué)競賽來(lái)說(shuō),有很多初中畢業(yè)的孩子已經(jīng)進(jìn)入到國家隊了。

陳志文

能否給我們講一下您在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培養方面是怎么做的?有哪些經(jīng)驗?

唐盛昌

在上海中學(xué)國際部時(shí),我們借鑒了國外的經(jīng)驗并結合自己的情況,走出了一條我國創(chuàng )新人才早期培養的道路。對于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培養,我有以下幾點(diǎn)認識:

第一,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是分領(lǐng)域的,不是所有的學(xué)生在所有方面都能夠成為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我們要把那些在某一領(lǐng)域真正有天賦、有潛力,能夠到達最高峰的孩子識別出來(lái)。理論上來(lái)說(shuō),這是可以通過(guò)一系列指標進(jìn)行識別的,但目前這還是一個(gè)沒(méi)有完全突破的世界難題。

陳志文

您用了一個(gè)詞,是識別,不是選派。

唐盛昌

不是選派??匆粋€(gè)學(xué)生是不是真的有天賦,識別是第一個(gè)步。

第二,在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的早期培養中,要注重思維方式和科學(xué)態(tài)度的培養,并且要結合學(xué)生的性格和思維品質(zhì)特點(diǎn)。比如,對于在數學(xué)領(lǐng)域有天分的學(xué)生來(lái)說(shuō),思維的跳躍性和縝密性的完美結合是一個(gè)非常關(guān)鍵的素質(zhì),但這兩者又是相對的。數學(xué)比較厲害的人,思維跳躍性非常強,通俗地講就是反應非???,但同時(shí)縝密性也非常好,也就說(shuō)要跳的準確。他們的第一反應往往是跳躍性的,然后回過(guò)頭來(lái)看看是否正確,否定掉不對的,并且馬上做出新的判斷,具備這樣素質(zhì)的孩子就有點(diǎn)兒天才的味道。

第三,在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培養過(guò)程中,要注意到今天我們對于教育的很多想法都有了顛覆性的變化。首先,教育架構原本是以學(xué)科為基礎的,現在出現了學(xué)科交叉融合的趨勢,但還沒(méi)有顛覆原本的架構,目前正處于一個(gè)轉折期。有些人提出以課題或者項目作為主線(xiàn)做教育架構,那么問(wèn)題來(lái)了,課題或者項目所需的各學(xué)科基礎知識如何覆蓋?在類(lèi)似STEM的概念中,雖然已經(jīng)有了跨學(xué)科的大思路,但是還沒(méi)有能夠實(shí)際落地的教育架構。其次,人工智能的出現也引起了教育的變化。人工智能和人類(lèi)智能是兩個(gè)方向,人工智能是建立在大數據基礎上對于事物的識別和判斷,人類(lèi)智能是在數據量遠遠不足的情況下,基于小數據的識別和判斷。以人臉識別為例,人工智能是通過(guò)大數據的手段把人臉的每一個(gè)細節都記錄下來(lái)形成模型,在識別時(shí)與人臉進(jìn)行數據對比從而確定身份,而人類(lèi)智能則是在沒(méi)有經(jīng)過(guò)數據測量的情況下,依靠感性認識很快在腦海中建立起模型,并做出識別和判斷。在未來(lái)的教育中,哪些孩子能將人類(lèi)智能和人工智能更好地結合在一起,哪些孩子就能成功。

陳志文

很有可能,我們過(guò)去認為是重點(diǎn)的基本知識,未來(lái)就不是重點(diǎn)了。

唐盛昌

對。所以,我認為,這也使得現在的學(xué)習方法產(chǎn)生了巨大變化,比如我提出的黑箱學(xué)習方法。以前,我們在學(xué)習知識時(shí)必須循序漸進(jìn),一步步走,每一個(gè)環(huán)節都要搞懂,而現在,我們沒(méi)有必要每一個(gè)環(huán)節都搞懂,完全可以采用黑箱操作方式,跳過(guò)其中的幾個(gè)環(huán)節。在黑箱運作的過(guò)程中,我們只需知道輸入什么和輸出什么就足夠了,如何操作的可以不知道,但不影響我的研究。其實(shí)團隊合作就是這樣的,我把不懂的地方交給專(zhuān)家,告訴他們輸入的條件,由專(zhuān)家進(jìn)行運作,然后告訴我結論,我再用這些結論繼續做下去。今天,如果我們還要求每個(gè)人必須循序漸進(jìn)的把全過(guò)程的每一個(gè)細節都搞懂,是行不通的。人工智能的出現,意味著(zhù)我們需要對原有的學(xué)習理論進(jìn)行反思及創(chuàng )新。

陳志文

您對于人工智能在教育領(lǐng)域的應用有怎樣的建議?

唐盛昌

人工智能的優(yōu)勢在于基于大量數據的即時(shí)性選擇,如果用人工智能來(lái)強化以記憶為主的學(xué)習方法就誤入歧途了。比如,什么是好駕駛員?原來(lái)好駕駛員只要駕駛技術(shù)好就行,車(chē)開(kāi)得又快又穩就可以;而現在好駕駛員必須要進(jìn)行路徑選擇,要馬上知道如何能最快到達某一目的地,就必須要借助于人工智能APP工具。這就是人工智能和人類(lèi)智能的結合,教育也應該往這個(gè)方向走。

專(zhuān)業(yè)能力、管理能力、社會(huì )能力

一名中學(xué)校長(cháng)的素養

陳志文

您是學(xué)數學(xué)的,人大附中劉彭芝、深圳中學(xué)朱華偉也是學(xué)數學(xué)的,還有些中學(xué)校長(cháng)是學(xué)物理的。對于中學(xué)校長(cháng)來(lái)說(shuō),數學(xué)和物理是兩個(gè)非常重要的學(xué)科。您覺(jué)得學(xué)科對一個(gè)人的影響有多大,它的主要價(jià)值和作用是什么?

唐盛昌

從某一個(gè)角度講,不同學(xué)科的風(fēng)格是不一樣的。學(xué)數學(xué)的人大多邏輯思維比較清楚,思路比較清晰,其表現就是能辦成事情。從學(xué)校治理來(lái)講,中小學(xué)學(xué)校所涉及的面比較小,所以學(xué)習理工科的校長(cháng)就比較有優(yōu)勢,關(guān)鍵在于他能辦成事情。第一線(xiàn)的校長(cháng)需要處理各種各樣的問(wèn)題。

但是學(xué)理工科的人有一個(gè)非常大的局限性,形象思維往往不行,欠缺想象力,也就導致了視野受限、理論水平受限,這是需要突破的地方。

陳志文

我反倒覺(jué)得,理工科的學(xué)習其實(shí)是為人的發(fā)展打下了基礎,至于未來(lái)所能達到的高度還是在于多讀書(shū),慢慢打開(kāi)視野,比如您。

唐盛昌

我的數學(xué)比較好,所以我的邏輯思維能力還可以,條理比較清楚。另外,人文藝術(shù)類(lèi)的書(shū)我看的也多,從某種程度上來(lái)說(shuō)打破了理科思維的局限性。

陳志文

您是一位典型綜合發(fā)展的復合型人才。從您的角度來(lái)講,一位中學(xué)校長(cháng)應該具備什么樣的素養?

唐盛昌

我覺(jué)得可以分三個(gè)不同層面的學(xué)校來(lái)考慮。第一個(gè)層面是縣市級學(xué)校,校長(cháng)具備在一兩個(gè)點(diǎn)上做出成績(jì)的能力就可以了;第二個(gè)層面是省市級學(xué)校,校長(cháng)需要有一定的理論基礎,能夠提煉出自己的理念;第三個(gè)層面是國家級學(xué)校,校長(cháng)要有獨創(chuàng )性,要在某一個(gè)領(lǐng)域有獨到的優(yōu)勢,包括個(gè)人魅力。

陳志文

我從另外一個(gè)角度來(lái)看,可以把校長(cháng)所需要具備的能力分為專(zhuān)業(yè)能力和非專(zhuān)業(yè)能力。對于校長(cháng)來(lái)說(shuō),具備專(zhuān)業(yè)能力之外,經(jīng)營(yíng)管理能力、資源整合能力等非專(zhuān)業(yè)能力也很重要。

唐盛昌

是的,也可以總結為三種能力,一是專(zhuān)業(yè)能力,二是管理能力,三是社會(huì )能力。您提到的資源整合能力屬于社會(huì )能力,也就是處理各種各樣關(guān)系的能力。不同層次的學(xué)校在不同的階段,對于校長(cháng)這三種能力所側重的比例要求是不一樣的?,F在,校長(cháng)的專(zhuān)業(yè)能力不見(jiàn)得是排第一位的,管理能力、社會(huì )能力所占的比例越來(lái)越高。

對于我自己來(lái)講,我覺(jué)得學(xué)校是教育人的地方,有幾件事情我是不做的。第一,其他學(xué)校的老師,我不挖,那是人家辛辛苦苦培養出來(lái)的。第二,學(xué)生家長(cháng)中有很多有名望的人,我從來(lái)不用這些關(guān)系。

陳志文

我們常說(shuō),一所名校的背后一定有一位名校長(cháng),而名校長(cháng)的謝幕也意味著(zhù)學(xué)校這一段發(fā)展的謝幕。所以在某種程度上,名校長(cháng)的任期有多長(cháng)非常重要。您對此怎么看?

唐盛昌

在這一點(diǎn)上,我的看法有所不同,做校長(cháng)就是階段性的。在你作為校長(cháng)的這個(gè)階段,要盡最大努力把學(xué)校建設搞上去,為社會(huì )做出應有的貢獻。年齡到了,退了就退了,下一階段的事就不要再去管了。

陳志文

如果請您對自己做個(gè)總結,您覺(jué)得自己最突出的特點(diǎn)是什么?

唐盛昌

不斷地學(xué)習和思考吧。

陳志文

您覺(jué)得獨立思考的能力是可以培養出來(lái)的嗎?

唐盛昌

我認為,學(xué)習與思考的能力是可以進(jìn)行培養的,但如果堅持學(xué)習與思考并能夠達到一定的深度和高度,就不只是培養的問(wèn)題了,也不是天生的。這要求人要有不斷反思的能力,并且能以反思后的結論影響和指揮自己的行動(dòng)。

陳志文

我們現在留學(xué)生出國遇到的問(wèn)題多半不是英語(yǔ)問(wèn)題,而是寫(xiě)作問(wèn)題,不會(huì )寫(xiě)議論性文章,缺乏邏輯。而這種能力在國外則是從小就在訓練的,由此培養了學(xué)生獨立思考的能力。

唐盛昌

這是做學(xué)問(wèn)的基本能力,真正做學(xué)問(wèn),真正研究透一點(diǎn)兒東西,是要很下功夫的,是很累很苦的。

陳志文

我覺(jué)得學(xué)問(wèn)能做到什么程度,一方面取決于基本的專(zhuān)業(yè)素養,包括扎實(shí)用心和基本的科研方法,另一方面還取決于天資。

唐盛昌

是的。

陳志文

父母和家庭環(huán)境對您的成長(cháng)有怎樣的影響?

唐盛昌

家庭對人的影響因人而異。我的父親是建筑工程師,做建筑設計的,之前畢業(yè)于上海光華。

但對我來(lái)說(shuō),家庭對我的影響沒(méi)有社會(huì )對我的影響大。對于人的成長(cháng)來(lái)說(shuō),父母和家庭給了一個(gè)初始的參照系,會(huì )影響一個(gè)人對文化、對傳統的理解以及對自己的定位和要求。但這只是初始參照系,并不是唯一或者說(shuō)是最后的參照系。學(xué)校、同學(xué)、閱讀的書(shū)籍等等因素都會(huì )對一個(gè)人的成長(cháng)產(chǎn)生影響,參照系會(huì )不自覺(jué)地變更。

陳志文

我是從遺傳的維度來(lái)考慮這個(gè)問(wèn)題的,我們的教育在回避遺傳這件事。遺傳有生理性遺傳和社會(huì )性遺傳之分。生理性遺傳基本都是正向的,一般來(lái)說(shuō),父母有什么孩子就有什么。社會(huì )性遺傳有一種是正向的,受父母耳濡目染的影響,還有一種是反向的,比如父母在某些地方吃過(guò)虧,在教育孩子時(shí)就會(huì )刻意向反方向引導。坦率地講,與同樣努力的人相比,很多人勤奮未必有結果。

唐盛昌

勤奮是可以培養的,但是堅持就不一定能培養得出來(lái)了,要達到一定高度也是培養不出來(lái)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