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王殿軍
1949-2019

發(fā)

本期嘉賓
與新中國同行——基礎教育發(fā)展之路
基礎教育發(fā)展之路
王殿軍
清華大學(xué)附屬中學(xué)校長(cháng)
WANGDIANJUN
清華大學(xué)附屬中學(xué)校長(cháng) 王殿軍
王殿軍,1960年9月生于陜西。1982年1月在陜西師范大學(xué)數學(xué)系獲得理學(xué)學(xué)士學(xué)位,1997年7月在北京大學(xué)數學(xué)學(xué)院獲得博士學(xué)位。1997年8月至1999年7月為清華大學(xué)數學(xué)系博士后。1999年8月至2006年12月為清華大學(xué)數學(xué)系副教授、教授,先后擔任過(guò)數學(xué)系研究生工作組組長(cháng)、黨委副書(shū)記、黨委書(shū)記。2007年1月起任清華大學(xué)附屬中學(xué)校長(cháng)至今。

本期嘉賓

主持人

CHENZHIWEN
陳志文 中國教育在線(xiàn)總編輯
陳志文,中國教育在線(xiàn)總編輯,中國教育發(fā)展戰略學(xué)會(huì )人才分會(huì )秘書(shū)長(cháng)。

教育的難點(diǎn),在于如何將理念落到實(shí)處

中國教育在線(xiàn)
+ 關(guān)注

人生是踏踏實(shí)實(shí)干出來(lái)的

陳志文

在您兒時(shí)的記憶中,印象最深的是什么?您那時(shí)候的理想是什么?

王殿軍

上學(xué)之前,我最多的記憶是在田間地頭,大人們干農活,我們小孩子一會(huì )兒玩草,一會(huì )兒觀(guān)察一些小動(dòng)物。

小時(shí)候,我覺(jué)得干一件事就要干好,很少想過(guò)為什么要干。我父親想法相對比較清晰,他給我定的目標是好好讀書(shū),將來(lái)當生產(chǎn)隊隊長(cháng)或會(huì )計。父母一直告訴我,讀書(shū)是唯一的出路,只有讀書(shū)才能改變命運。

陳志文

人生不是規劃出來(lái)的,是想出來(lái)的,是干出來(lái)的。

王殿軍

對,大多時(shí)候我們根本不知道未來(lái)的路在哪里,但只要覺(jué)得這件事有意義,就應踏踏實(shí)實(shí)地做下去,把事情做好。在年齡小的時(shí)候,如果覺(jué)得父母希望我們做的事情有道理,就要好好去做。

陳志文

您覺(jué)得父母對您產(chǎn)生了怎樣的影響?

王殿軍

父母沒(méi)有給我講過(guò)什么人生道理,但是他們的勤勞和付出,是我一生的動(dòng)力。我父親沒(méi)上過(guò)一天學(xué),卻認識很多字,字寫(xiě)的也不錯,屬于自學(xué)成才,在農村叫“白識字”。那時(shí)候家里窮,沒(méi)錢(qián)買(mǎi)書(shū),為了讓我擁有自己的書(shū),父親常常點(diǎn)著(zhù)煤油燈抄書(shū)抄到很晚,寫(xiě)的都是小楷,當時(shí)我就覺(jué)得一定要好好讀書(shū),否則對不起父親。他對我一生的影響很深,今天我書(shū)架上最重要的位置擺放的仍是我父親抄的書(shū)。

我經(jīng)常對家長(cháng)們說(shuō),父母給孩子講了什么道理不重要,重要的是要給孩子樹(shù)立一個(gè)好榜樣。

陳志文

身教大于言傳,耳濡目染的作用是極為重要的。您讀書(shū)時(shí),學(xué)習成績(jì)是不是一直都很好?

王殿軍

完小的校長(cháng)是我舅舅,也是我們的政治老師,很有教育情懷。他是我們縣中學(xué)的一名高中畢業(yè)生,學(xué)業(yè)成績(jì)非常出色,畢業(yè)那年正好趕上取消高考,只能回到村里教書(shū)。他做校長(cháng)很有威望也很有成效,我們那一屆同學(xué)(只有一個(gè)班,不足40位同學(xué))中,出了好幾個(gè)博士和教授。他對我的要求很?chē)?,高中時(shí)我們真的是憑興趣學(xué)習,并沒(méi)有明確的學(xué)習目標,但我基本上沒(méi)考過(guò)第二名,始終都是第一名。

現在想來(lái),我的運氣比他好,高中畢業(yè)就趕上了恢復高考,也正因為我舅舅的嚴格要求,讓我抓住了機會(huì ),77年考上了陜西師范大學(xué)。由此,我第一次走出了家鄉,第一次坐上了火車(chē),從小山村到了西安,心里比較忐忑,但也充滿(mǎn)了興奮和好奇。

剛上大學(xué)時(shí),我有些自卑。因為同學(xué)們所接受的中學(xué)教育大都比較系統,基礎也比我好。但那個(gè)時(shí)候除了自己惡補也沒(méi)別的選擇,好在依仗從小鍛煉出來(lái)的學(xué)習能力,我很快就知道了要學(xué)什么,怎么學(xué)。一年后,我就成為了班里成績(jì)較好的幾個(gè)人之一了。我覺(jué)得,自信與自身實(shí)力是有關(guān)系的,否則就是盲目自信。

陳志文

大學(xué)畢業(yè)后您先是當了老師,90年代又去北大讀了博士。那時(shí)候博士招生人數很少,能考上是很不容易的。

王殿軍

大學(xué)畢業(yè)時(shí),正趕上延安市派人來(lái)學(xué)校挑選人才,號召我們回去建設家鄉,我就去了延安大學(xué)擔任數學(xué)教師。在80年代和90年代,我曾到西南大學(xué)進(jìn)修過(guò)兩次,基本上把自己專(zhuān)業(yè)方向的碩士課程學(xué)完了,還做了一些研究,寫(xiě)了一些文章。當時(shí)我特別想考研究生,但一直沒(méi)機會(huì )。

后來(lái),我北大的導師徐明耀教授看到我寫(xiě)的文章給我寫(xiě)了一封信,這封信使我的命運再次發(fā)生了轉折。我的文章內容正是他所研究的領(lǐng)域,他問(wèn)我有沒(méi)有興趣讀他的博士,我當時(shí)激動(dòng)不已。

博士畢業(yè)后,我再次回到延安大學(xué)工作。不久,國家出臺了博士后制度,清華大學(xué)數學(xué)系要招1名博士后,我最終勝出了。此后就留在了清華教書(shū),又相繼評上了副教授、教授,直到有一天,組織突然找我談話(huà),讓我擔任清華附中校長(cháng)。

我在和學(xué)生交流的時(shí)候一直告訴他們,人生不是一切都規劃好的,想做一件事就要認真去做,機會(huì )可能就在不經(jīng)意間到來(lái)了。

陳志文

也正是因為您一直很努力,又有足夠的水平,人生才會(huì )有轉折。您在北大清華都學(xué)習過(guò),您怎么評價(jià)這兩所學(xué)校?

王殿軍

我覺(jué)得北大和清華的特點(diǎn)很不一樣,但不存在好與壞的問(wèn)題。北大給我最大的印象是大家在一個(gè)特別寬松的環(huán)境里討論學(xué)術(shù)問(wèn)題,不那么刻板,無(wú)論什么身份的人都可以盡情的發(fā)表意見(jiàn)。我感覺(jué)清華理工科的思維模式表現得比較明顯,務(wù)實(shí)、含蓄和低調,做事一絲不茍,講究程序和流程。

我希望兩所學(xué)校能加強互相之間的合作。思想上可以有不同的見(jiàn)解,學(xué)術(shù)上應該更加自由地交流和討論。

數學(xué)有育人的功能

也是其他科學(xué)研究的底層支撐

陳志文

您小時(shí)候最喜歡的是哪個(gè)學(xué)科?

王殿軍

我最喜歡的就是數學(xué),當時(shí)數學(xué)書(shū)不多,但能找到的書(shū)中,很少有我解不出來(lái)的題。很多人可能很難理解那種解題的快樂(lè )。

陳志文

您覺(jué)得當今這個(gè)時(shí)代數學(xué)重要嗎?

王殿軍

我覺(jué)得數學(xué)有三個(gè)方面的重要作用。第一,數學(xué)能夠培養人的系統化思維,比如邏輯思維,數學(xué)可以促進(jìn)一個(gè)人邏輯推理的嚴密性、系統性和嚴謹性,讓我們的孩子變得更有智慧,這是其他學(xué)科無(wú)法取代的。這是數學(xué)最主要的育人功能。

陳志文

我非常贊成這個(gè)觀(guān)點(diǎn),數學(xué)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對人的思維、邏輯等底層操作系統的培養。

王殿軍

沒(méi)錯,這就是所有人都要學(xué)數學(xué)的原因。數學(xué)對一個(gè)人的智力結構和思維體系的搭建具有很大的作用。

第二,數學(xué)是研究其他科學(xué)的底層支撐,一個(gè)問(wèn)題能用數學(xué)語(yǔ)言表達和描述就能進(jìn)行科學(xué)研究,科學(xué)研究沒(méi)有數學(xué)描述和數學(xué)建模很難往下走。

陳志文

有人說(shuō)數學(xué)是科學(xué)的語(yǔ)言,這讓我想起了數學(xué)和物理的對比,物理本身更強調體系性。

王殿軍

數學(xué)問(wèn)題要經(jīng)過(guò)邏輯推理證明,強調絕對真理。

第三,數學(xué)具有工具性和應用性,我們可以用數學(xué)的語(yǔ)言來(lái)描述復雜的社會(huì )現象或者自然現象,并用數學(xué)的方法解決問(wèn)題?,F代所有最重要的學(xué)科發(fā)展、科學(xué)發(fā)明、技術(shù)革新,沒(méi)有數學(xué)都寸步難行,比如經(jīng)濟學(xué)、金融學(xué)、人工智能、大數據等等,背后都是數學(xué)。

陳志文

您怎么評價(jià)任正非對數學(xué)的強調?

王殿軍

我在與任正非交流時(shí)得知,華為手機將拍攝信息快速合成照片的背后,需要的就是數學(xué)。他說(shuō)目前完成這些算法的專(zhuān)家都是國外的數學(xué)家,我能感覺(jué)到他的復雜心情,他非常希望中國有優(yōu)秀的數學(xué)家能夠幫助他研究算法。我們在技術(shù)上想要趕超美國,就要先有這樣的科學(xué)家,沒(méi)有最優(yōu)秀的人才就沒(méi)有最先進(jìn)的技術(shù)。我們就是要培養這種擅長(cháng)創(chuàng )新型研究的人才。

華為推出了全球人才引進(jìn)計劃,我非常贊賞這種做法,但也在反思我們的教育,難道要靠從全球引進(jìn)信息化領(lǐng)軍人物來(lái)拯救我們的數學(xué),拯救我們的科學(xué)教育嗎?我覺(jué)得有點(diǎn)悲哀。作為教育工作者,多多少少有一點(diǎn)汗顏,有一點(diǎn)慚愧。

我們社會(huì )整體教育情況與任正非所期望的教育還有很大的差距。教育從業(yè)人員應該看到我們教育存在的缺陷,應該勇敢地更新理念,改進(jìn)做法,讓這樣的人才在中國大地層出不窮。

陳志文

您是否可以用通俗易懂的語(yǔ)言來(lái)介紹一下您的數學(xué)研究?

王殿軍

我的數學(xué)研究實(shí)際上有點(diǎn)像交叉學(xué)科。早期研究的就是代數,從初等代數到高等代數,最后到抽象代數。抽象代數的研究對象已經(jīng)不是數了,而是一個(gè)抽象的對象。對象越抽象,使用范圍就越廣,可以把任何對象代進(jìn)去,只要滿(mǎn)足一定的運算規律,即可得出相應的結果。

奧數本身沒(méi)有錯

但并非衡量學(xué)生的唯一尺度

陳志文

您是怎么看待奧數的?

王殿軍

與常規數學(xué)相比,奧數有一些特殊的內容,思想、方法和思路與常規數學(xué)不同。值得注意的是,奧數不是基礎學(xué)習內容,也沒(méi)有列入教學(xué)大綱,并不適合所有孩子學(xué)習,奧數更適合一些在數學(xué)方面特別有天賦的孩子,為他們補充一些更具挑戰性的教學(xué)內容。

此前有媒體報道,說(shuō)我停了女兒的奧數課,也有人開(kāi)玩笑說(shuō)奧數題我也不會(huì ),其實(shí)真正的原因是,我認為我的女兒并不適合學(xué)習奧數,如果堅持讓她學(xué),她收獲的一定是挫敗感。我要找到適合她學(xué)習的內容,不一定非得學(xué)奧數。實(shí)際上她數學(xué)挺好的,幾乎每次都是滿(mǎn)分,最后學(xué)了金融。

我一直覺(jué)得,奧數本身沒(méi)有錯,適合的孩子學(xué)奧數也沒(méi)有問(wèn)題,但如果用奧數來(lái)篩選學(xué)生,或者要求所有孩子都學(xué)奧數,這就有問(wèn)題了。

陳志文

也就是有些人說(shuō)的,奧數無(wú)罪,有問(wèn)題的是異化奧數的東西。

王殿軍

沒(méi)錯,不喜歡奧數的學(xué)生未必就是笨學(xué)生或者差學(xué)生。有的孩子喜歡社會(huì )科學(xué),有的孩子喜歡自然科學(xué),我們不能說(shuō)喜歡社會(huì )科學(xué)的孩子就是學(xué)渣,喜歡自然科學(xué)的就是學(xué)霸。用奧數這一把尺子去衡量所有的孩子,這是不公平的。

陳志文

您認為出現全民奧數的原因是什么?又該如何解決?

王殿軍

早期的奧數并沒(méi)有今天這般興盛和火熱,后來(lái)出現全民奧數的現象,我認為最主要的原因是用奧數選拔和培養學(xué)生。對于學(xué)校來(lái)說(shuō),把奧數作為特色無(wú)可厚非。但問(wèn)題在于,將奧數與擇校掛鉤,家長(cháng)會(huì )不遺余力地讓孩子學(xué)奧數,不管孩子是否適合和擅長(cháng)。

我認為解決奧數熱的關(guān)鍵在于選拔學(xué)生的方式,不能僅僅用奧數作為衡量標準,單純的奧數選拔無(wú)疑是弊大于利的。我們可以學(xué)習一些發(fā)達國家的做法,不在入學(xué)的時(shí)候挑選人才,而是在孩子進(jìn)入到學(xué)校后,再從中挑選加以培養。我們不能總把工夫用在入門(mén)的地方,而真正入了門(mén)以后又不一定下工夫了。

陳志文

在學(xué)生的選拔上您有什么樣的建議?

王殿軍

我認為應該全面選人。其實(shí)考試本身也是一種學(xué)習體驗,是一種學(xué)習能力的反映。如果我們能在小升初時(shí)組織統一考試,中學(xué)就可以根據成績(jì)錄取學(xué)生,那自然就不存在用奧數選拔學(xué)生的問(wèn)題了,所有的學(xué)生也就都有了接受優(yōu)質(zhì)教育的機會(huì )。選拔是教育體系為國育人的一個(gè)流程,在這個(gè)流程中人才自然會(huì )有所分流。

陳志文

我贊同您的觀(guān)點(diǎn)。在保證學(xué)生接受小學(xué)、初中、高中教育權利的前提下,考試也是因材施教的一種手段,我們不應該把考試標簽化、簡(jiǎn)單化。

王殿軍

目前在義務(wù)教育階段采取的是免試就近入學(xué)。發(fā)達國家是在一般公立學(xué)校能夠提供比較合格的優(yōu)質(zhì)教育,并且教育供給相對富裕的情況下,才采取就近入學(xué)的方法。發(fā)達國家目前也并沒(méi)有實(shí)現教育資源的絕對均衡。

陳志文

發(fā)達國家的教育治理措施只是整個(gè)社會(huì )治理體系的一部分,基于較高的社會(huì )發(fā)展水平和較完善的社會(huì )保障體系,這是一件很復雜的事情。

王殿軍

是的,一個(gè)國家的教育制度設計應該以本國的國情為依據,我們不能完全照搬發(fā)達國家的教育制度。

新高考嘗試納入綜合素質(zhì)評價(jià)

為學(xué)生發(fā)展提供多種賽道

陳志文

接下來(lái)想跟您聊一聊新高考。您怎么評價(jià)這一輪高考改革?有怎樣的建議?

王殿軍

新一輪高考改革加強了選擇性,加入了綜合素質(zhì)評價(jià)等。

我對高考改革的建議是應有“三維”目標,即要包含三個(gè)方面的考察。第一是文化課考試,不僅僅是高考,也應包含平時(shí)考試、期中期末、統考會(huì )考等等,只是各自所占的比重不一樣;第二是綜合素質(zhì)評價(jià);第三是能力測試。當我們能將這三者整合在一起作為招生的依據時(shí),中國教育的改革才能真正到位。

一個(gè)新制度讓所有人都能懂,都能滿(mǎn)意,都能歡迎,實(shí)實(shí)在在地講,這是不太可能的。只要有魄力,勇于實(shí)踐,是可以干成的。

陳志文

在新一輪高考改革中,有些省份納入了綜合素質(zhì)評價(jià),比如浙江省推出的“三位一體”招生政策,您怎么看?

王殿軍

我覺(jué)得浙江省很有勇氣,這是一個(gè)巨大的進(jìn)步,至少是朝著(zhù)正確的方向邁出了第一步。目前看來(lái),綜合素質(zhì)評價(jià)雖然還面臨著(zhù)許多困難,大家對于評價(jià)過(guò)程和評價(jià)結果還有一些爭議,但我還是非常期待。我們要在符合教育規律的基礎上,借鑒全世界先進(jìn)國家的評價(jià)方式,認真研究我國的國情和現階段的發(fā)展狀態(tài),制定綜合素質(zhì)評價(jià)的具體政策。

陳志文

我們?yōu)槭裁匆谛赂呖贾屑{入綜合素質(zhì)評價(jià)?

王殿軍

目前主流的應試模式,從小處說(shuō),無(wú)法將全面發(fā)展的素質(zhì)教育落到實(shí)處;從大處說(shuō),長(cháng)此以往,真正的人才很難成長(cháng)起來(lái)。

應試教育越發(fā)達的省份,往往教師水平越高,經(jīng)驗越豐富,孩子的自由度越低,能力也未必強。因為極端的應試教育往往是用教師多年的智慧幫助孩子走捷徑考高分。這樣,學(xué)生就喪失了自己梳理、總結、提煉、消化吸收知識的機會(huì ),也不會(huì )有花幾天時(shí)間解決了一個(gè)難題之后的那種興奮。我一直認為,學(xué)習過(guò)程中經(jīng)歷的曲折才是學(xué)生成長(cháng)的關(guān)鍵,某種情況下,越曲折的成長(cháng)過(guò)程帶給學(xué)生的收獲越大。

很多人批評應試教育的原因是認為應試教育培養出來(lái)的學(xué)生綜合素質(zhì)不行。其實(shí)應試教育最大的害處是,為了提高效率,教師在教學(xué)中用自己的勞動(dòng)和智慧讓孩子省去了很多學(xué)習的過(guò)程。

陳志文

我們在人才評價(jià)中講去“五唯”,毫無(wú)疑問(wèn)唯分數是不對的,但在學(xué)生評價(jià)中,要求學(xué)生在所有方面都全面發(fā)展是否合理?

王殿軍

綜合素質(zhì)評價(jià)并不代表要求學(xué)生全方位發(fā)展。打個(gè)比方,如果甲的跑步是強項,他可以利用跑步拿到高分;乙的跳高是強項,他可以利用跳高拿到高分,還有的人強項可能是游泳、籃球、繪畫(huà)等等。每個(gè)學(xué)生的強項是不一樣的,但是通過(guò)某個(gè)數學(xué)模型的計算,他們的強項是可以等值的。

綜合素質(zhì)評價(jià)其實(shí)就是學(xué)生個(gè)性的集合評價(jià),需要用一種比較科學(xué)的方法讓每個(gè)人的個(gè)性特長(cháng)在綜合素質(zhì)評價(jià)中發(fā)揮作用,而不是要求十項全能。

陳志文

綜合素質(zhì)評價(jià)為學(xué)生提供了各種賽道,這也就是您所開(kāi)發(fā)的綜合素質(zhì)評價(jià)系統的意義。

王殿軍

沒(méi)錯,綜合素質(zhì)評價(jià)更科學(xué)的說(shuō)法是多維度、多元化的測試。

陳志文

樣樣都好,其實(shí)就是樣樣都不好。在我看來(lái),素質(zhì)教育首先是一種意識,有了意識,教什么都可以成為素質(zhì)教育,教語(yǔ)文、教音樂(lè )都可以。

王殿軍

是的。一個(gè)人不太可能做到樣樣都好,不要僅僅圍繞考試轉,要因人制宜,每個(gè)學(xué)生的個(gè)體素質(zhì)就得到發(fā)展了。不過(guò)也應在一定的最佳時(shí)期內讓孩子的素質(zhì)得到全面發(fā)展,因為我們有時(shí)候說(shuō)不清哪一種素質(zhì)會(huì )對人未來(lái)的成長(cháng)與發(fā)展產(chǎn)生影響,世界教育史也證明了這一點(diǎn)。

陳志文

您如何看待減負?

王殿軍

我覺(jué)得減負不是一個(gè)問(wèn)題,我們要辯證的來(lái)看減負,要明白負擔指的是什么。減負本來(lái)就是相對的,在普遍意義上提減負是沒(méi)有意義的。比如一個(gè)120公斤的杠鈴,對于一般人來(lái)說(shuō)很難舉起來(lái),是負擔,但是對于舉重運動(dòng)員來(lái)說(shuō)舉起來(lái)就相對容易。

陳志文

不能一刀切,要尊重教育的基本規律,因材施教。有些孩子不喜歡學(xué)習,學(xué)十分鐘都會(huì )覺(jué)得累,但玩游戲,三天三夜不睡覺(jué)也不會(huì )覺(jué)得累。負擔其實(shí)就是心理感受。

王殿軍

非常贊同你這個(gè)觀(guān)點(diǎn)。我認為激發(fā)孩子學(xué)習的興趣和動(dòng)力,這才是真正的減負。

從清華大學(xué)到清華附中

為了培養心中理想的優(yōu)秀學(xué)生

陳志文

您在到清華附中之前在清華大學(xué)做教授,為什么會(huì )選擇到清華附中做校長(cháng)?

王殿軍

當時(shí)曾經(jīng)冷靜的思考過(guò),覺(jué)得做中學(xué)校長(cháng)對社會(huì )、對國家的貢獻可能比做大學(xué)教授要大很多。還有一個(gè)原因是,在做清華大學(xué)教授期間,我覺(jué)得很多孩子在中學(xué)接受的教育還不夠完善,他們分數可能很高,但不是我心中理想的優(yōu)秀學(xué)生。

我讀書(shū)的時(shí)候,老師要求我們不能只會(huì )念書(shū),也要會(huì )琴棋書(shū)畫(huà),還有體育、唱歌、寫(xiě)劇本、表演等等。我現在經(jīng)常琢磨,為什么當年在那種艱苦的條件下,一個(gè)農村學(xué)校的校長(cháng)和老師能有讓孩子全面發(fā)展的覺(jué)悟,而到了今天,我們大城市里的很多學(xué)校卻把全面育人當成了一種應付。我覺(jué)得中學(xué)應該調整一下育人的方式。

在我心目中,優(yōu)秀的學(xué)生對于人生要充滿(mǎn)激情和正能量,很大氣、很自由,有社會(huì )責任感,有更遠大的抱負,而不應該對分數斤斤計較,只想著(zhù)哪個(gè)專(zhuān)業(yè)賺錢(qián),哪個(gè)專(zhuān)業(yè)最舒適。

陳志文

您覺(jué)得當校長(cháng)是實(shí)現自己教育理想的一個(gè)機會(huì )??梢钥闯?,您自己的教育經(jīng)歷對您后來(lái)從事的基礎教育工作也產(chǎn)生了一定的影響。

王殿軍

是的。每一位教師和校長(cháng)的教育理念和教育實(shí)踐,或多或少都會(huì )有自己當年接受教育時(shí)的影子。有時(shí)候回過(guò)頭來(lái)想,我也發(fā)現自己的人生經(jīng)歷、教育經(jīng)歷對我從事基礎教育產(chǎn)生了很大的影響,比如對教師角色的認識。

77年高考時(shí),老師和我們一起參加考試,老師沒(méi)考上,而我們班三個(gè)學(xué)習好的同學(xué),包括我在內,都先后考上了大學(xué),而且上的都是數學(xué)系。這讓我意識到,許多學(xué)生真的會(huì )超過(guò)老師,而且是遠遠的超過(guò)。

我經(jīng)常跟清華附中的老師講,不能將自身的水平作為學(xué)生的追求目標、上限,甚至天花板。教師不是要把學(xué)生教出來(lái),而是要引導學(xué)生學(xué)出來(lái)。我覺(jué)得,我們現在過(guò)于強調教師的水平了,大家往往用教師的學(xué)歷、頭銜來(lái)衡量一所學(xué)校的師資力量甚至辦學(xué)水平。

陳志文

我認為這是誤導。對于一所學(xué)校來(lái)說(shuō),優(yōu)秀的學(xué)生、雄厚的師資以及學(xué)校的辦學(xué)水平是一個(gè)良性循環(huán)。但是不能把順序顛倒了,并不是只要有了優(yōu)秀的老師,就能教出優(yōu)秀的學(xué)生。

王殿軍

優(yōu)秀的老師要給學(xué)生創(chuàng )造好的學(xué)習氛圍,為學(xué)生提供必需的學(xué)習條件,引導學(xué)生,激勵學(xué)生,讓學(xué)生對老師所教學(xué)科產(chǎn)生興趣。當學(xué)生產(chǎn)生了學(xué)習興趣,就會(huì )自發(fā)的去鉆研,鉆研的程度可能比老師還要深,學(xué)的還要多,能力還要強。這是一名優(yōu)秀教師的任務(wù)。

當然,不同的孩子要有不同的激發(fā)方式,因為孩子是千差萬(wàn)別的,大道理不一定適用于所有的孩子,讓孩子認真投入學(xué)習的方法應該是可取的有效的。要因材施教,點(diǎn)亮孩子心中的夢(mèng)想,起動(dòng)他內心的發(fā)動(dòng)機,之后無(wú)需再去加力,讓他自己運轉就好。一個(gè)優(yōu)秀的、有經(jīng)驗的老師肯定不會(huì )只用一招對付所有的孩子。

我們要思考的是怎樣激發(fā)學(xué)生的好奇心,讓學(xué)生自發(fā)、自主的產(chǎn)生學(xué)習動(dòng)力。教師先把孩子領(lǐng)進(jìn)門(mén),然后調動(dòng)孩子自身的好奇心和學(xué)習主動(dòng)性,自發(fā)地去學(xué)習,遇到問(wèn)題積極向教師請教。教師不應該簡(jiǎn)單地給學(xué)生灌輸知識,全靠老師手把手的教,最多只能教出和教師一樣的學(xué)生,不可能教出超越教師的學(xué)生。

很多人對此不以為然,認為孩子自己學(xué)要耗費大量精力,會(huì )走很多彎路。其實(shí),這是孩子成長(cháng)的必經(jīng)過(guò)程,如果不跋山涉水就一馬平川,孩子是不可能得到鍛煉的。我覺(jué)得好學(xué)生不是教出來(lái)的,但讓一些孩子完全自學(xué)也是學(xué)不好的,教師在學(xué)生學(xué)的過(guò)程中要給激勵,要給助力,幫助他們不斷超越自己,獲得學(xué)習的成功、成長(cháng)的經(jīng)驗和繼續鉆研的能力與動(dòng)力。

陳志文

最優(yōu)秀的老師實(shí)際上是非常通人性的。百人百樣,對于不同的孩子要用不同的方法。

建立符合教育規律的評價(jià)體系

讓清華附中成為最好的學(xué)校

陳志文

這些年來(lái),您在清華附中的管理中主要做了哪些工作?您最驕傲的是什么?

王殿軍

讓孩子明白要樹(shù)立什么樣的人生觀(guān),培養什么樣的能力,有什么樣的理想,這是我的首要任務(wù)。

清華附中的育人目標是理想遠大、品德高尚、全面發(fā)展、學(xué)有所長(cháng),這也是我們老校長(cháng)萬(wàn)邦儒所推崇的教育理念。這個(gè)目標看起來(lái)有點(diǎn)務(wù)虛,實(shí)現目標的關(guān)鍵在于有沒(méi)有具體的行之有效的做法,教育過(guò)程能不能讓孩子達到這個(gè)目標,支撐他們成為擁有這樣素質(zhì)的人。這些年來(lái),不能說(shuō)我做的有多好,但我一直在努力。

我覺(jué)得最驕傲的就是找到了一個(gè)把事情做成的規律。我做任何事情都有上中下的考量,由高端引領(lǐng)帶動(dòng)中堅力量再進(jìn)行推廣普及。要有一個(gè)先行者,由他作為領(lǐng)頭人帶動(dòng)中間力量,再由中堅力量帶動(dòng)一批人。只要是有意義的事情,無(wú)論是文化課學(xué)習還是社團活動(dòng),我一定會(huì )用這三層結構,金字塔似的推進(jìn)。

陳志文

清華附中有一所非常獨特的學(xué)校,就是清華附中國際學(xué)校,它是清華附中國際化一個(gè)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您能否簡(jiǎn)單介紹一下建立這樣一個(gè)國際學(xué)校的初衷?

王殿軍

建立清華附中國際學(xué)校的初衷之一,是為了穩定清華大學(xué)全球招聘來(lái)的人才隊伍,為清華大學(xué)建設世界一流大學(xué)服務(wù)。

于我而言,當時(shí)的理想不是要辦一所能夠幫助更多孩子實(shí)現出國夢(mèng)的學(xué)校,而是要辦一所有助于提高中國基礎教育國際化水平的學(xué)校,使更多的中國學(xué)生能夠接觸到具有國際元素和國際品質(zhì)的教育。

當然,幫助外籍人員子女進(jìn)入優(yōu)質(zhì)大學(xué)是我們的職責,但我更注重的是讓清華附中的教育能從國際學(xué)校中吸收到營(yíng)養、借鑒到經(jīng)驗,促進(jìn)我們教育理念和教學(xué)方法的國際化。

我們需要向國際教育借鑒和吸收的東西太多了,不是請一兩個(gè)專(zhuān)家做講座,帶領(lǐng)教師參觀(guān)參觀(guān)學(xué)習學(xué)習就能夠獲得的。我們必須將一座鮮活的學(xué)校搬到教師身邊,讓它日積月累潛移默化地發(fā)揮作用。

清華附中國際學(xué)校辦學(xué)十年來(lái),可以說(shuō)實(shí)現了我們在校園里建設一所比較純正的國際學(xué)校的愿望,這對于清華附中中西融合的教育探索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通過(guò)學(xué)校本部和國際學(xué)校之間相互觀(guān)察、相互了解、相互借鑒和學(xué)習,老師們和學(xué)生們都受到了很多啟發(fā),相互取長(cháng)補短,漸進(jìn)融合,前景是喜人的。

陳志文

這其實(shí)是一種不同文化和思想意識的相互滲透、傳播和影響。您覺(jué)得,與國外相比,我國的教育有什么不同?國外教育有哪些先進(jìn)的內容我們可以吸收和借鑒?

王殿軍

我覺(jué)得各國的教育體制都是適合本國國情的,但是發(fā)展到一定程度,各國對自己的教育也都會(huì )有不特別滿(mǎn)意的地方。我們也在反思自己的教育,并且嘗試進(jìn)行改革。

我國教育與其他國家的教育有些不同,有很多可以向他國吸收借鑒的地方。比如,學(xué)生的評估評價(jià)方式,中國強調的是終結性或者考試性的評價(jià),而國外強調的是過(guò)程性評價(jià)。再比如,課堂的教學(xué)方式,國外強調的是學(xué)生的深度參與,學(xué)生是課堂上表達和交流的主角,教師是主持人,起穿針引線(xiàn)、引導方向的作用。這樣的課堂更像是圓桌論壇,教師充分尊重學(xué)生,充分調動(dòng)他們的積極性,對教師水平的要求更高。

陳志文

未來(lái)您想把清華附中辦成一所什么樣的學(xué)校?您接下來(lái)的夢(mèng)想是什么?

王殿軍

2016年,清華附中制定了一個(gè)五年規劃,我提出成為名校需要做好三個(gè)方面的工作:一是提高人才培養水平、提升辦學(xué)成績(jì);二是進(jìn)行教育改革與創(chuàng )新,為國家教育解決難題,起到引領(lǐng)作用;三是服務(wù)于社會(huì ),在教育公平和資源均衡的問(wèn)題上做出貢獻。人才培養,改革創(chuàng )新,服務(wù)社會(huì ),這是名校義不容辭的三大責任。

建立信息化大數據教育評價(jià)體系,改善教育評價(jià)是我的下一個(gè)夢(mèng)想。目前,清華附中學(xué)生的綜合素質(zhì)評價(jià)系統已經(jīng)建設完成,北京以及其他幾個(gè)省已經(jīng)采購了該系統?;诮處熜袨榈拇髷祿處熢u價(jià)系統也已經(jīng)完成,并在清華附中應用了。這兩個(gè)評價(jià)系統都注重過(guò)程評價(jià),也就是發(fā)展性評價(jià)。未來(lái),我們計劃開(kāi)發(fā)一套對學(xué)校進(jìn)行評價(jià)的全新系統,使之成為辦學(xué)過(guò)程中的重要依據。過(guò)去,人們對于教育評價(jià)的討論大多停留在理論層面,我要做的就是將理論落實(shí)為可操作的實(shí)踐。

建成全套的評價(jià)體系后,我希望通過(guò)這種符合教育規律的、國際化的中國教育評價(jià)體系的高效運行,讓清華附中成為中國最好的學(xué)校,最國際化的學(xué)校,最具世界影響力的學(xué)校。

做一名優(yōu)秀的中學(xué)校長(cháng)

為孩子的未來(lái)負責,為孩子的一生負責

陳志文

您覺(jué)得作為一名優(yōu)秀的中學(xué)校長(cháng)需要具備哪些素質(zhì)?

王殿軍

我覺(jué)得可以從幾個(gè)維度來(lái)講。一名優(yōu)秀的中學(xué)校長(cháng),首先要有豐富的教育經(jīng)歷和對教育的深刻理解。雖然我們人為的按照年齡等因素將人才培養分為了幾個(gè)學(xué)段,但其實(shí)人才培養是一個(gè)全鏈條,校長(cháng)要熟悉人才培養的整個(gè)鏈條,不能像鐵路警察一樣只管一段。人才培養就如同接力跑,要做好每一棒的銜接,否則即便某一段跑得再快,銜接不好也會(huì )出問(wèn)題。

其次要有一定的境界和教育情懷,也就是要擁有正確的教育價(jià)值觀(guān)和崇高的教育理想。做校長(cháng),辦學(xué)校,讓學(xué)生取得好成績(jì)的目的是什么?是為了讓自己成為名校長(cháng),成就自己?還是要成就學(xué)生?抱著(zhù)不同的目的,做法就會(huì )不同。校長(cháng)要站在國家未來(lái)發(fā)展的層面去培養人,要從國際視角去思考人才培養的方式。我們的教育不是要為今天培養一個(gè)高分考生,而是要為國家的未來(lái)發(fā)展培養一個(gè)人才。校長(cháng)必須是一個(gè)理想主義者,不能太功利。

最后要有長(cháng)遠的戰略眼光。優(yōu)秀的校長(cháng)應該具備對教育前瞻性的判斷能力,除了關(guān)注學(xué)生長(cháng)遠的發(fā)展,還要預見(jiàn)未來(lái)國內國際教育的發(fā)展趨勢和方向,作出綜合預判,這是一種戰略思維能力。今天的努力一定是為了未來(lái),既要做好今天,又要想到未來(lái)。只讓孩子看到今天,這是一般水平的教師;能讓孩子看到兩三年以后,這是一名普通的校長(cháng);能讓孩子看到八年十年以后,這大概才是一名教育家型的校長(cháng)。

陳志文

作為一名校長(cháng),您覺(jué)得對于一所學(xué)校的發(fā)展來(lái)說(shuō),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

王殿軍

這個(gè)問(wèn)題很復雜。我覺(jué)得學(xué)校的發(fā)展要靠正確的理念和方法,這是最根本的。

陳志文

教育理念是根本,但是也需要方法讓理念得到落實(shí)。

王殿軍

是的,要通過(guò)更加科學(xué)有效的教育教學(xué)方式,在現有的條件下提高人才培養效率。教育的難點(diǎn)在于如何把先進(jìn)的教育理念落實(shí)在日常的教育教學(xué)實(shí)踐中。

陳志文

您覺(jué)得自己最大的優(yōu)點(diǎn)或者特點(diǎn)是什么?

王殿軍

我覺(jué)得自己最大的優(yōu)點(diǎn)是特別善于思考。

陳志文

從我的角度看,覺(jué)得您做事特別用心。

王殿軍

也可以這樣理解,如果做事不用心那也就不會(huì )去思考。我是全身心地投入,想把我認為有意義的事情做到最好,每天都在想、都在琢磨,這也是用心的一種表現。

我經(jīng)常想,作為一名校長(cháng),我擁有清華附中這樣的平臺和機會(huì )很難得,學(xué)校里數千名孩子未來(lái)的一生,可能就取決于我今天如何管理學(xué)校,如何辦好學(xué)校,如何安排好教學(xué)。這是個(gè)很重的擔子。所以,我容不得自己懶惰。

但是在學(xué)校的管理上,我的方式是放手。我將宏觀(guān)的理念、方向、結構搭建好后,其他工作都要充分依靠廣大的教師。作為校長(cháng),把學(xué)校發(fā)展的戰略布局制定好,要充分調動(dòng)領(lǐng)導團隊和教師團隊的積極性,使學(xué)校能夠高效運轉。

陳志文

站在今天回望過(guò)去,您覺(jué)得擔任清華附中校長(cháng)這十多年,是否實(shí)現了自己的理想?

王殿軍

實(shí)現了自己的部分理想,我少年時(shí)代、中學(xué)時(shí)代成長(cháng)中的一些寶貴經(jīng)驗在清華附中得到了實(shí)踐,我的許多思考也切實(shí)得到了落實(sh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