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吳國平
1949-2019

發(fā)

本期嘉賓
與新中國同行——基礎教育發(fā)展之路
基礎教育發(fā)展之路
吳國平
鎮海中學(xué)校長(cháng)
WUGUOPING
鎮海中學(xué)校長(cháng) 吳國平
吳國平,高級教師,2000年8月開(kāi)始擔任鎮海中學(xué)校長(cháng)。工作30多年來(lái),吳國平的職業(yè)生涯始終沒(méi)有離開(kāi)過(guò)教育。在鎮海中學(xué)工作期間,學(xué)校的整體實(shí)力領(lǐng)跑浙江省基礎教育界,被譽(yù)為“辦人民滿(mǎn)意學(xué)校、做一流優(yōu)質(zhì)教育”的典范。

本期嘉賓

主持人

CHENZHIWEN
陳志文 中國教育在線(xiàn)總編輯
陳志文,中國教育在線(xiàn)總編輯,中國教育發(fā)展戰略學(xué)會(huì )人才分會(huì )秘書(shū)長(cháng)。

教育公平的核心意義是因材施教

中國教育在線(xiàn)
+ 關(guān)注

滄桑巨變

個(gè)人命運與國家命運緊密相連

陳志文

新中國成立70年來(lái),基礎教育經(jīng)歷了幾次大規模的調整與改革。您怎么看待這70年來(lái)基礎教育的發(fā)展?

吳國平

這70年,中國基礎教育取得的成績(jì)是巨大的。

第一,教育的發(fā)展使我國的文盲比率大幅下降。

第二,在地區經(jīng)濟發(fā)展不均衡的情況下讓所有人都有書(shū)讀,特別是在一些地區已經(jīng)做到了有好書(shū)讀。

第三,我們國家已經(jīng)建立了比較健全的教育體系,包括學(xué)前教育、義務(wù)教育、高中階段教育、職業(yè)教育、高等教育等。

我們也逐步摸索構建了一套具有中國特色的就業(yè)體系和教育管理的體制機制,雖然還存在一些問(wèn)題,但總的來(lái)說(shuō),與一些資本主義國家及發(fā)展中國家相比,優(yōu)勢還是非常明顯的。

陳志文

您是1977年恢復高考后的第一屆考生,還記得當時(shí)的情形嗎?

吳國平

1974年夏天,我初中畢業(yè)。盡管學(xué)習成績(jì)不錯,但在那個(gè)靠推薦讀高中的年代,我因家庭成分是“上中農”沒(méi)有獲得推薦資格,回到農村老家務(wù)農。

1977年恢復高考時(shí),我并不清楚要考什么內容,也不知道能考什么學(xué)校,就去報名了。因為是初中畢業(yè),我報考的是中專(zhuān)。

講實(shí)話(huà),初中時(shí),限于時(shí)代特征我們一年級的時(shí)候讀了一些書(shū),二年級就沒(méi)怎么讀書(shū)了。但那時(shí)就想,高考是跳出農門(mén)的唯一機會(huì )了,就報了名,請了假,并把封存的書(shū)又拿出來(lái)自學(xué)。

第一年恢復高考時(shí),考生需要考兩次,一次預考,一次正式考試,我兩次考試都順利通過(guò)了,考上了寧波師范慈溪分校(后改為慈溪師范)。我記得,當時(shí)我們公社順利通過(guò)考試的也就沒(méi)超過(guò)10個(gè)人。

我們那一屆慈溪分??偣舱辛?個(gè)班,中文、數化、數物,我讀的是數化專(zhuān)業(yè),同時(shí)學(xué)數學(xué)和化學(xué)教育。

當時(shí)學(xué)校的培養目標很明確,就是為了補充初中師資,而那時(shí)有些初中的規模比較小,要求老師能教多門(mén)課程。

我讀師范時(shí)感覺(jué)壓力比較大,班里45個(gè)同學(xué)只有我是初中畢業(yè)生,其他人都是高中畢業(yè)生。但在老師們的精心培育下,加上我自己的努力,畢業(yè)時(shí)的成績(jì)還是挺好的。

陳志文

您的父母支持您讀書(shū)嗎?

吳國平

我的父母沒(méi)什么文化,可以說(shuō)是大字不識,但他們知道讀書(shū)的重要性。

我讀小學(xué)的時(shí)候,社會(huì )上還盛行讀書(shū)無(wú)用論,家里的農活也很忙,我們放學(xué)后經(jīng)常要去割豬草幫農活。但是,只要一有空,父母就督促我們做作業(yè)、看書(shū)。他們那時(shí)候經(jīng)常教育我們,在學(xué)校要聽(tīng)老師的話(huà)。

可能我現在對于老師這一職業(yè)的由衷尊敬,也是來(lái)自于小時(shí)候父母的教育,他們認為老師這一職業(yè)是非常神圣的。

陳志文

回顧這過(guò)去的40年,您有怎樣的感慨?

吳國平

有一句話(huà)現在的學(xué)生可能很難體會(huì ),“個(gè)人命運與國家民族的命運是聯(lián)系在一起的”,這是我們小時(shí)候所受到的教育。這句話(huà)非常正確,絕不是一句空話(huà),我對此深有感觸。

從我懂事到上中師之前,中國整個(gè)社會(huì )基本上就沒(méi)什么變化,吃的、穿的都沒(méi)怎么變,困難也沒(méi)怎么變。但自從1977年恢復高考后,尤其是改革開(kāi)放以后,社會(huì )面貌發(fā)生了很大變化。我們的個(gè)人命運、日常生活,也都隨之發(fā)生了根本性的變化。

這些話(huà)我現在也經(jīng)常跟學(xué)生們講?,F在的孩子們生活在這么好的一個(gè)時(shí)代,總覺(jué)得很多事情都是與生俱來(lái)的,都是理所當然的。

踏實(shí)辦學(xué)

浮躁的環(huán)境培養不出優(yōu)秀學(xué)生

陳志文

在您看來(lái)鎮海中學(xué)的特質(zhì)或者說(shuō)基因是什么?

吳國平

我認為鎮海中學(xué)最明顯的特質(zhì)是,無(wú)論教師還是學(xué)生都比較踏實(shí)、實(shí)在,其來(lái)源就是我校的紅色基因和傳統文化。

我們現在的教育,無(wú)論是基礎教育還是高等教育,包括整個(gè)社會(huì ),最大的問(wèn)題是“浮躁”,只說(shuō)不做,多說(shuō)少做。從教育的角度看,這樣是一定培養不出優(yōu)秀學(xué)生的。

陳志文

對于您說(shuō)的紅色基因,我的理解是責任。

吳國平

對,而且是大責任,是家國情懷。正因為此,我們在新生進(jìn)校的第一天,就讓他們去熟悉校園的人文歷史底蘊、民族英雄和革命前輩的英勇事跡,并將不斷弘揚優(yōu)秀的傳統文化滲透在三年的日常教育教學(xué)中。

陳志文

2000年8月,您開(kāi)始擔任鎮海中學(xué)的校長(cháng),當時(shí)是一個(gè)怎樣的契機?組織上選擇您來(lái)做鎮海中學(xué)校長(cháng)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吳國平

我在鎮海區職業(yè)技術(shù)學(xué)校做校長(cháng)時(shí),就曾有機會(huì )應聘鎮海中學(xué)副校長(cháng),但我沒(méi)參加,總覺(jué)得我與鎮海中學(xué)的距離太遠。

2000年的時(shí)候,鎮海中學(xué)的校長(cháng)出現了空缺,我當時(shí)在鎮海教育局擔任業(yè)務(wù)副局長(cháng),組織上決定由我來(lái)做鎮海中學(xué)校長(cháng)。

說(shuō)實(shí)話(huà),那時(shí)對我來(lái)說(shuō)壓力比較大。因為鎮海中學(xué)不僅歷史悠久,而且當時(shí)辦學(xué)水平也很高,在寧波乃至浙江的影響力也很大,是浙江省首批14所重點(diǎn)中學(xué)之一。我覺(jué)得自己的經(jīng)歷和能力匹配不上。

但我還是服從組織安排了,來(lái)了以后就想盡心盡力把鎮海中學(xué)辦好,對學(xué)生負責、對學(xué)校負責、對組織負責,也對自己負責,走好自己認定的教育路。

組織上選我做鎮海中學(xué)校長(cháng)的原因我估計有以下幾點(diǎn)吧。首先是擔任鎮海教育局副局長(cháng)之前我在一所農村職高擔任過(guò)校長(cháng),做的比較成功。在兩三年的時(shí)間里,使一所原本社會(huì )聲譽(yù)、辦學(xué)水平不太好的學(xué)校,得到了老百姓的認同。大家認為,如果要學(xué)一技之長(cháng),可以到這所學(xué)校去,家長(cháng)也比較放心把孩子交給學(xué)校。

其次我這人最大的特點(diǎn)就是實(shí)戰實(shí)干,從不喜夸夸其談,在鎮海區教委任職期間,一樣盡職盡責、兢兢業(yè)業(yè),在校長(cháng)和老師中的口碑比較好。

第三是我看待問(wèn)題或思考問(wèn)題時(shí)能夠從細微之處看到問(wèn)題的趨勢和本質(zhì)。教育說(shuō)到底是一項關(guān)注細節、把細節轉化為教育契機的藝術(shù),沒(méi)有足夠的投入和陪伴,真正的教育不可能發(fā)生。

陳志文

其實(sh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您對工作兢兢業(yè)業(yè),組織上希望安排一個(gè)業(yè)務(wù)能力與行政能力都很優(yōu)秀,德才兼備的人來(lái)?yè)捂偤V袑W(xué)的校長(cháng)。

擔任校長(cháng)的近二十年,您為鎮海中學(xué)帶來(lái)了哪些改變?

吳國平

我為鎮海中學(xué)帶來(lái)的最大變化,應該是在原有基礎上讓學(xué)校更加現代、開(kāi)放,讓更多的學(xué)生從高起點(diǎn)走向更加寬廣的人生平臺。

鎮海中學(xué)過(guò)去的辦學(xué)成績(jì)非常好,也有很多學(xué)校來(lái)參觀(guān)學(xué)習,但是自己走出去的不多?,F在我們請進(jìn)來(lái)也走出去,哪怕是在教育幫扶的過(guò)程中,我們也抱著(zhù)學(xué)習者的態(tài)度,去看看欠發(fā)達地區的學(xué)校有哪些我們可以學(xué)習借鑒,共促共進(jìn)。

陳志文

做好學(xué)校間的相互借鑒和學(xué)習。

吳國平

對。多年前,我們與新疆的庫車(chē)二中結對,他們的辦學(xué)條件、辦學(xué)理念、辦學(xué)行為,都與我們的沿海發(fā)達地區有不小的差異。但在考察他們學(xué)校時(shí)我發(fā)現他們的課間操做的不是廣播操,而是在跳當時(shí)很流行的“騎馬舞”。問(wèn)起原因,回答是廣播操效果不好。

這給了我靈感,回來(lái)后在廣播操之后加了音樂(lè )統一但動(dòng)作各班各有特色的自由操,既發(fā)揮了學(xué)生的積極性、主動(dòng)性、創(chuàng )造性,還增強了鍛煉效果,受到了學(xué)生們的歡迎。

我到鎮海中學(xué)工作一年左右時(shí)曾組織班子成員到我們浙江省嘉興市的桐鄉高級中學(xué)考察學(xué)習,因為當時(shí)他們連續兩年都培養出了高考狀元。雖說(shuō)出狀元是有運氣的成分,但連續兩年一定是有原因的。在考察中,他們的校領(lǐng)導告訴我們,他們學(xué)校對于學(xué)習好的學(xué)生主要是“松綁”引導,盡可能讓學(xué)生自己去學(xué)習、去思考,我覺(jué)得很有道理。后來(lái),我們在鎮海中學(xué)也開(kāi)展了一系列的研究性學(xué)習,包括科技活動(dòng)、發(fā)明創(chuàng )造活動(dòng)等。

陳志文

未來(lái),您想繼續完善鎮海中學(xué)哪一點(diǎn)不足?想把鎮海中學(xué)辦成一所什么樣的學(xué)校?

吳國平

受地理位置所限,未來(lái)我考慮的是如何進(jìn)一步促進(jìn)鎮海中學(xué)教師的發(fā)展,注重培養創(chuàng )新型教師,讓教師更全面更具創(chuàng )新性更具做好教育實(shí)力的發(fā)展,當然,包括教師自身專(zhuān)業(yè)的發(fā)展、教師綜合素質(zhì)的提高,更包括教師對教育的理解以及承擔教育責任認識的深化。學(xué)校未來(lái)辦學(xué)會(huì )更加開(kāi)放,尤其是對于頂尖學(xué)生的培養,會(huì )在機制上有更進(jìn)一步的完善。

另外,我現在對于培養學(xué)生自主研習能力的愿望非常強烈。鎮海中學(xué)整體的授課時(shí)間不多,學(xué)生有大量的時(shí)間自主學(xué)習。

我認為,讓學(xué)生學(xué)會(huì )自主研習、動(dòng)手實(shí)踐,才是一所學(xué)校的成功,也才是學(xué)生成長(cháng)成才的后勁。但這也需要家長(cháng)的配合,如果家長(cháng)把學(xué)校給孩子的“留白”都填實(shí)塞滿(mǎn)了,再高明的設計師也難以下筆了。

潛心育人

我更喜歡做一名中學(xué)校長(cháng)

陳志文

您擔任鎮海中學(xué)校長(cháng)已近20年了,您怎么評價(jià)自己?一名中學(xué)校長(cháng)的價(jià)值是什么?

吳國平

我曾經(jīng)說(shuō)過(guò),與教育局副局長(cháng)的崗位相比,我更喜歡中學(xué)校長(cháng)這個(gè)崗位,這個(gè)崗位更能把我的教育理想付諸實(shí)踐,能為教師和學(xué)生帶來(lái)幸福,為國家培養更多優(yōu)秀的人才,對我個(gè)人來(lái)說(shuō),也是一種價(jià)值體現。

在我看來(lái),校長(cháng)的最大價(jià)值:體現在如何為老師“靜下心來(lái)教書(shū),潛下心來(lái)育人”創(chuàng )造一個(gè)好的環(huán)境上,我常說(shuō)校長(cháng)的價(jià)值應該體現在教師的發(fā)展中。我們的老師全心全意為學(xué)生,學(xué)校就要全心全意地解決他們的后顧之憂(yōu),鎮海中學(xué)老師的工資收入基本能做到和鎮海當地公務(wù)員平均水平相當。

鎮海中學(xué)管理的民辦小學(xué)、民辦初中,這些優(yōu)質(zhì)的教育資源不僅面向教工子女敞開(kāi),還對教工子女實(shí)行學(xué)費適當減免,當地群眾也很認可和尊重鎮海中學(xué)的老師,也沒(méi)有反對的聲音。再如,我們有老師生了重病,學(xué)校就會(huì )調動(dòng)所有的資源和人脈來(lái)幫他。你對某位有需要的老師盡心盡力,其他老師會(huì )看在眼里,記在心里,并表現在行動(dòng)里。

當然,作為校長(cháng)一定要正確處理好辦學(xué)中的若干關(guān)系,如繼承與創(chuàng )新、外部與內在、人與物、決策與執行、規范與個(gè)性、教育理想與教育現實(shí)、政治與教育等。

陳志文

那么,您認為做一名中學(xué)校長(cháng)所具備的最重要的素質(zhì)是什么?

吳國平

這個(gè)問(wèn)題不同的人可能會(huì )有不同的理解。我認為辦教育的人,特別是校長(cháng),首先要有一定的教育情懷,要理解教育是干什么的,教育是為什么的。

第二是要從學(xué)生的成長(cháng)發(fā)展規律的角度,去考慮學(xué)生以及學(xué)校的發(fā)展,無(wú)論是眼前的事情還是長(cháng)遠的規劃。

陳志文

以教育為本、以教育為綱、以學(xué)生為中心。

吳國平

是的。在這兩點(diǎn)基礎之上,更為重要的是要腳踏實(shí)地的去做。以鎮海中學(xué)為例,這些年學(xué)校能持續發(fā)展并且取得了很好的成績(jì),原因在于學(xué)校擁有與時(shí)俱進(jìn)的辦學(xué)理念,并且始終在腳踏實(shí)地的落實(shí)。

辦學(xué)理念對學(xué)校來(lái)說(shuō)具有方向性和引領(lǐng)性的作用,在我擔任校長(cháng)的十余年期間,我們根據不同時(shí)期的辦學(xué)目標提出了不同的辦學(xué)理念。

進(jìn)入21世紀以來(lái),為了適應基礎教育特別是高中教育的快速而深刻的變革,學(xué)校在繼承優(yōu)良傳統和學(xué)習先進(jìn)經(jīng)驗、理論的基礎上,揚長(cháng)避短,不斷開(kāi)拓名校發(fā)展新途徑、新內涵、新優(yōu)勢,對辦學(xué)理念作了四次發(fā)展性的闡釋。

2001年,提出了“立足現代教育,弘揚傳統文化,熔鑄人文精神,培養世界公民”。2004年,提出致力于實(shí)現“促進(jìn)學(xué)生發(fā)展為本,適應社會(huì )發(fā)展需要,滿(mǎn)足家長(cháng)期望”三者的有機統一。2007年高中新課程改革實(shí)施后,學(xué)校更加注重“尊重多元選擇,促進(jìn)高水平基礎上的差異發(fā)展”。2012年學(xué)??缛胄掳倌旰筮M(jìn)一步提出“梓材蔭澤,追求卓越”。

四次革新,四次蛻變,始終圍繞著(zhù)學(xué)校本身的發(fā)展,學(xué)生的發(fā)展,體現了高度的教育自覺(jué),引領(lǐng)學(xué)校始終處于高位運行的良好發(fā)展狀態(tài),學(xué)校優(yōu)良的辦學(xué)傳統得以一脈相承,與時(shí)俱進(jìn),從未斷裂。

值得一提的是,鎮海中學(xué)的辦學(xué)理念不是提出來(lái)就可以了,而是一定要使之落實(shí)在行動(dòng)上。比如為了弘揚傳統文化,熔鑄人文精神,從2003年開(kāi)始,學(xué)校理科創(chuàng )新實(shí)驗班的班主任一定是文科老師,目的是讓理科學(xué)生更有人文精神。我們經(jīng)常講,如果沒(méi)有很好的人文素養和人文情懷,對理科學(xué)生以后的發(fā)展會(huì )有很大的影響,人文素養和人文情懷能幫助孩子走得更高、更遠。

人類(lèi)即將邁入21世紀20年代,教育對象不再是整齊劃一的群體,分數和大學(xué)也不再是人們接受教育的唯一目標或主要目的。在這樣的背景下,教育成全人需要注入更為豐富、科學(xué)、深刻的內涵。這是教育的使命和責任,更是教育拓展自身功能、展現無(wú)限魅力的契機。

全面發(fā)展

“素質(zhì)教育”和“應試能力”并不矛盾

陳志文

想跟您探討一下“素質(zhì)教育”的問(wèn)題。從您的角度來(lái)講,您認為什么是“素質(zhì)教育”,什么是“應試教育”?

吳國平

所謂“應試教育”就是一切圍著(zhù)考試轉。根據我的觀(guān)察和理解,現在的沿海開(kāi)放城市,沒(méi)有真正意義上的“應試教育”,最多是應試傾向比較嚴重。我認為,著(zhù)眼于提高學(xué)生綜合素質(zhì)基礎上,培養和提升其應試能力,是素質(zhì)教育的應有之義。

陳志文

兩者并不矛盾,沒(méi)有必要對立起來(lái)。

吳國平

對,有些人往往割裂開(kāi)來(lái)看這個(gè)問(wèn)題,沒(méi)有意義。

陳志文

在我看來(lái),“素質(zhì)教育”是一種理念,在做任何事情的過(guò)程中,都可以落實(shí)這一理念。

吳國平

是的,關(guān)鍵要看出發(fā)點(diǎn)是什么,如果僅僅是為了提高高考成績(jì),那就是“應試教育”了。

陳志文

所以不宜標簽化。有些說(shuō)法認為,不關(guān)注升學(xué)結果的教育就是“素質(zhì)教育”,這是完全錯誤的。

吳國平

是的,現在的義務(wù)教育雖然不提倡考試,但社會(huì )上還有很多考試,比如注冊會(huì )計師等職業(yè)資格證書(shū)考試等。在這種情況下,不提升孩子的應試能力,也是不負責任的。

陳志文

我贊同,我覺(jué)得現在有一種極端的觀(guān)點(diǎn),把“應試教育”打上了不好的標簽。但是,從評價(jià)的角度來(lái)講,沒(méi)有考試是很難想象的。

吳國平

其實(shí),這里有個(gè)概念我們不能混淆,培養學(xué)生的應試能力與搞“應試教育”是兩回事情?!八刭|(zhì)教育”我們講了這么多年,我覺(jué)得關(guān)鍵在于我們不能僅看問(wèn)題的表面。

考試,也分為應試性的和非應試性的,主要看考試的內容是什么。如果考試的內容能夠反映學(xué)生的綜合素養和能力水平,就不是應試性的,反過(guò)來(lái)說(shuō),如果只是考機械的記憶性的知識,那么這個(gè)考試就沒(méi)有什么意義了。

陳志文

有些人也在不斷討論鎮海中學(xué)是“素質(zhì)教育”還是“應試教育”,您對此有怎樣的答復?

吳國平

面對鎮海中學(xué)輝煌的高考成績(jì),圍繞“鎮海中學(xué)究竟是應試教育,還是素質(zhì)教育”的話(huà)題一直在社會(huì )上爭論不休。質(zhì)疑之聲也一度讓我深感困惑,但我一直堅持著(zhù)自己的理念。

我覺(jué)得,作為一所百年名校,如果高考升學(xué)率不行,家長(cháng)憑什么放心地把孩子送來(lái)?如果孩子只是升了學(xué),自身素養素質(zhì)不高,在我看來(lái)同樣是不應該也是不成功的。如果只是因為鎮中的高考成績(jì)好,就被戴上“應試教育”的帽子,那絕對是有失偏頗的。

“辦人民滿(mǎn)意的教育”,高考成績(jì)好與實(shí)施素質(zhì)教育并不矛盾?!八刭|(zhì)教育”,無(wú)論對學(xué)生還是老師,核心就是調動(dòng)他們的主觀(guān)能動(dòng)性、積極性。比如,學(xué)業(yè)成績(jì)優(yōu)秀的學(xué)生,并不一定就是書(shū)呆子,他們往往更有時(shí)間和精力參加體藝活動(dòng)和各種綜合性的活動(dòng),從而讓自己綜合素質(zhì)和個(gè)性特長(cháng)得以提升。

我經(jīng)常向學(xué)校領(lǐng)導班子以及老師們強調,有效教學(xué)必須建立在有效德育與有效體育之上,否則,就會(huì )大打折扣。如在德育方面,從2006年起,我就在鎮海中學(xué)倡導學(xué)生樹(shù)立“服務(wù)他人,服務(wù)社會(huì ),成就自己”的理念,成立“快樂(lè )義工”組織,學(xué)生在高中三年里,必須要做一定時(shí)間的義工,并把義工時(shí)間列入學(xué)生評優(yōu)秀、評先進(jìn)的條件。體育方面,我們堅持普及與提高相結合的原則,除了落實(shí)“每天鍛煉一小時(shí)”外,還開(kāi)展了豐富多樣的體育類(lèi)社團活動(dòng)和各種體育競賽活動(dòng)。

了解鎮海中學(xué)的人都知道,鎮海中學(xué)的學(xué)生經(jīng)常在全國性的各類(lèi)比賽中獲獎。這些比賽不僅有學(xué)科類(lèi)的競賽,還有全國青少年科技創(chuàng )新大賽、全國中學(xué)生信息技術(shù)創(chuàng )新與實(shí)踐比賽、全國“中學(xué)生領(lǐng)導力大賽”全國“中學(xué)生模擬政協(xié)活動(dòng)”等。這些活動(dòng)和比賽成績(jì)很好地說(shuō)明鎮海中學(xué)的學(xué)生是全面發(fā)展的。

全國頂尖大學(xué)對鎮中學(xué)生的青睞以及鎮中學(xué)生在這些學(xué)校的發(fā)展情況更說(shuō)明了這個(gè)問(wèn)題,如在今年北京大學(xué)本科畢業(yè)生的我校校友中,有25%被評為北大優(yōu)秀畢業(yè)生、16.7%被評為北京市優(yōu)秀畢業(yè)生。

尊重規律

因材施教是教育最原始的意義

陳志文

您是如何看待減負的?又是如何看待學(xué)生參加校外培訓班的?

吳國平

我覺(jué)得無(wú)論是學(xué)校還是教育行政部門(mén),對于減負應該有所為、有所不為。

陳志文

應該強調區別化減負。

吳國平

是的?!坝兴鶠椤敝傅氖?,學(xué)校應該踏踏實(shí)實(shí)做好校內的教育教學(xué)工作,讓學(xué)生沒(méi)必要去參加校外輔導班?!坝兴粸椤敝傅氖?,有些一刀切的減負政策不要做?,F在,我們一方面在講減負,另一方面許多學(xué)生一離開(kāi)學(xué)校就趕赴到培訓機構或者家教老師處了,這種現象很不正常。

就鎮海中學(xué)來(lái)說(shuō),學(xué)校嚴格遵守減負政策。但對于那些學(xué)有余力、愿意來(lái)學(xué)校學(xué)習的孩子,學(xué)校在雙休日或者一些節假日會(huì )為孩子們開(kāi)放體藝館、運動(dòng)場(chǎng)、圖書(shū)館、實(shí)驗室等,但是不上課。

比如在假期,我們學(xué)校的自主學(xué)習室、書(shū)吧都是開(kāi)放的。在假期的后半段,學(xué)校的許多教育教學(xué)資源都會(huì )開(kāi)放,允許那些在家里學(xué)習有困難的學(xué)生,向學(xué)校申請,經(jīng)班主任同意后可以來(lái)學(xué)校自主學(xué)習和活動(dòng),但學(xué)校不上課。所以,鎮海中學(xué)學(xué)生在外面補課的很少。

眾所周知,教學(xué)活動(dòng)至少包含五大基本環(huán)節——備課、上課、作業(yè)布置批改、課后輔導、考核評估。如果學(xué)校教師在課后輔導方面都做到位了,社會(huì )上就不可能有這么多培訓機構和家教?,F在社會(huì )上有這么多培訓機構與有些老師沒(méi)有做好這個(gè)環(huán)節也有一定的關(guān)系。

我在學(xué)校管理中提倡彈性管理,做到既要有規可循又可以讓被管理者根據實(shí)際情況自我調節。從教育教學(xué)的規律出發(fā),讓教師抓住不同的教育契機對孩子做出恰到好處的引導和教育。從教育公平的角度看,教育最原始的意義就是要做到因材施教,讓不同的人接受不同的教育。

陳志文

因材施教是最大的教育公平。我們保底的教育思路沒(méi)有問(wèn)題,但是不能封頂。

吳國平

是的,從某種意義上來(lái)說(shuō),一刀切的教育是違背教育規律的,也是不公平的。

陳志文

其實(shí),中美貿易摩擦的背后是人才的較量,尤其是拔尖人才。您對目前我國的拔尖創(chuàng )新人才培養怎么看?

吳國平

講實(shí)話(huà),鎮海中學(xué)是幸運的,我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根據自己對教育的理解和國家民族對人才的需求來(lái)培養學(xué)生。我們現在各種各樣的興趣小組越來(lái)越多了,我覺(jué)得營(yíng)造好學(xué)校的小環(huán)境很重要。

我作為校長(cháng),從微觀(guān)的角度來(lái)講,我要對學(xué)生、學(xué)校負責,從宏觀(guān)的角度來(lái)講,我要對國家、民族負責。

我在鎮海中學(xué)特別強調家國情懷?,F在人們總是說(shuō),興趣是最好的老師,但我認為,學(xué)習的最大動(dòng)力是家國情懷,這是一種價(jià)值追求,也是一種責任擔當。一個(gè)人有了責任,有了擔當,才能夠心無(wú)旁騖孜孜不倦地去付出。

陳志文

我非常贊同,責任與擔當比興趣更靠譜。

吳國平

我理解的學(xué)生的核心素養就是人的基本素養,其核心就是責任與擔當。

陳志文

浙江是這一輪高考改革的前沿,這兩年出現了選考物理的人數下降的現象,您對此怎么看?

吳國平

新高考改革的初衷是為了讓學(xué)生選擇自己感興趣的科目,實(shí)現個(gè)性化發(fā)展,這是非常正確的。但最后出現這樣的情況,是多種因素導致的:一是制度設計有缺陷,二是家長(cháng)、學(xué)生的功利傾向太嚴重,也包括一些老師和學(xué)校,三是高校對專(zhuān)業(yè)選考科目沒(méi)有明確要求或要求不夠明確。

統一理念

學(xué)校與家長(cháng)的力量要結合在一起

陳志文

家庭教育是孩子成長(cháng)非常關(guān)鍵的一部分,家庭教育與學(xué)校教育應該如何進(jìn)行配合?

吳國平

一所學(xué)校要取得良好的辦學(xué)業(yè)績(jì),一名學(xué)生要想優(yōu)秀,都離不開(kāi)家長(cháng)的支持。家庭教育是孩子成長(cháng)的關(guān)鍵因素。

一般來(lái)說(shuō),每所學(xué)校都會(huì )成立家長(cháng)委員會(huì ),而鎮海中學(xué)成立的是家長(cháng)教師委員會(huì )。目的就是讓老師在家長(cháng)中發(fā)揮引導作用,讓家長(cháng)的力量和學(xué)校的力量結合在一起。

鎮海中學(xué)新生報到的第一天,我們會(huì )組織新生和家長(cháng)一起開(kāi)會(huì ),給家長(cháng)提出一些建議,統一教育理念。我們會(huì )告訴家長(cháng),鎮海中學(xué)要把孩子培養成什么樣的人,家長(cháng)應該怎么做。

陳志文

我個(gè)人認為,現在很多教育問(wèn)題其實(shí)是社會(huì )問(wèn)題在教育上的反應,而家長(cháng)是最重要的推手。

吳國平

教育是一項專(zhuān)業(yè)性很強的工作,專(zhuān)業(yè)的事情還是要由專(zhuān)業(yè)人士來(lái)做。教師是具備教育學(xué)、心理學(xué)等專(zhuān)業(yè)知識的,而等家長(cháng)們真正明白教育真諦的時(shí)候,孩子已經(jīng)長(cháng)大了。有些家長(cháng)自認為懂教育,但恰恰是不懂的。

所以,我的建議是,家長(cháng)如果有意見(jiàn)和建議,可以跟學(xué)校提,可以跟老師交流,但是不要對學(xué)校、老師的教育指手畫(huà)腳,尤其是在孩子面前更不能如此。我覺(jué)得,這對于當前的教育來(lái)講,非常重要。

現在的家長(cháng)往往對孩子過(guò)度關(guān)注,甚至干涉學(xué)校的具體工作。比如,有些家長(cháng)指名道姓一定要某位老師教自己的孩子,他們總希望自己孩子的老師是最優(yōu)秀的。但是,我作為校長(cháng),要對所有的孩子負責,任何的教育教學(xué)安排都要從大局出發(fā),必須要合理分配老師。

一般情況下,學(xué)校會(huì )接受家長(cháng)的正確意見(jiàn),但絕對不會(huì )接受家長(cháng)只考慮自己孩子而不顧及其他孩子的自私要求。家長(cháng)既然把孩子送到學(xué)校,就應該相信學(xué)校,不要去干涉學(xué)校的正常教學(xué)秩序與管理。

當然學(xué)校也要本著(zhù)公平公正,為全體學(xué)生的健康成長(cháng)和最優(yōu)發(fā)展考慮。家校需要互相理解?,F在有的家校關(guān)系搞得跟醫患關(guān)系很相似,這對學(xué)校教育非常不利。

我非常反對有些媒體報道中“校方”的提法。我覺(jué)得,不應該有“校方”的概念。學(xué)校本身就是由老師和學(xué)生組成的,離開(kāi)任何一方都不是學(xué)校了。

我一向要求自己和老師們,把學(xué)校當做自己家一樣來(lái)“經(jīng)營(yíng)”,把學(xué)生當成自己的孩子來(lái)培養。如果硬生生的把他們分開(kāi),絕對不利于學(xué)校的治理。我希望家長(cháng)們不要用社會(huì )上不健康的思想和意識來(lái)評價(jià)學(xué)校。

陳志文

做一個(gè)理智的家長(cháng)。

吳國平

有些家長(cháng)往往是站在自己孩子的角度考慮問(wèn)題,而沒(méi)有為其他同學(xué)考慮,比較自私,比較自以為是,甚至為了自己孩子的利益干預學(xué)校的日常教學(xué)管理。

我很贊同一個(gè)理念,在辦學(xué)過(guò)程中,一定要把教師放在第一位,而不是把學(xué)生放在第一位。當然,在教育目標上,要把學(xué)生放在第一位。在辦學(xué)過(guò)程中把教師放在第一位的目的,也是為了學(xué)生有更好的發(fā)展。

陳志文

從您的角度來(lái)講,您比較喜歡什么樣的學(xué)生?

吳國平

我喜歡所有的學(xué)生,我的底線(xiàn)是學(xué)生必須遵守學(xué)校的規定。但就算是學(xué)生出了問(wèn)題,老師和校長(cháng)也是有責任的。

陳志文

現在大部分孩子都吃不了苦,原因主要是家長(cháng)的過(guò)度關(guān)注和溺愛(ài),您覺(jué)得溺愛(ài)孩子的行為有哪些?您建議父母應該怎么做?

吳國平

溺愛(ài)孩子的行為有許多,這主要包括:特殊待遇、當面袒護、過(guò)分關(guān)注、輕易滿(mǎn)足、沒(méi)有約束、包辦代替、害怕沖突等。

我建議,父母要統一教育理念,即便夫妻雙方有理念沖突,也要私下溝通,不能在孩子面前爭論。到了初高中,更不能輕易滿(mǎn)足孩子的無(wú)理要求。比如我建議鎮中學(xué)生家長(cháng),每周給孩子的生活費最好不要超過(guò)150元,生活費過(guò)多反而對孩子有害。

心靈雞湯常說(shuō),要心平氣和地與孩子溝通交流,但未必事事都應如此,不同的情境應有不同的方法,對孩子的無(wú)理要求和不良行為,家長(cháng)要敢于堅持原則,不怕沖突,如果一直退讓?zhuān)恢敝v好話(huà),會(huì )帶來(lái)一系列成長(cháng)問(wèn)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