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trike id="wis0h"><blockquote id="wis0h"></blockquote></strike>

    1. <strike id="wis0h"><delect id="wis0h"><em id="wis0h"></em></delect></strike>
    2. <ol id="wis0h"><samp id="wis0h"></samp></ol>


      第一章 世界范圍內國際學(xué)生流動(dòng)在逆全球化形勢下增長(cháng)放緩,中國仍為全球第一大國際生源國

      1、國際學(xué)生流動(dòng)持續增長(cháng),增速放緩

        雖然受到國際政治形勢、新冠肺炎疫情以及經(jīng)濟危機等多重因素影響,但在世界范圍內,跨國間的學(xué)生流動(dòng)還是保持了近幾十年以來(lái)的增長(cháng)趨勢,國際學(xué)生人數不斷攀升。如圖表1所示,根據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數據統計,進(jìn)入二十一世紀以來(lái),全球國際學(xué)生流動(dòng)人數由2001年的227萬(wàn)人,增長(cháng)到了2020年的636萬(wàn)人,二十年間增加了409萬(wàn)人,增長(cháng)了接近兩倍。但在“逆全球化”背景下,2020年增長(cháng)率下降了2.5個(gè)百分點(diǎn),增速放緩,在連續六年年增長(cháng)率超5.5%后回落至2014年增長(cháng)水平。

      圖1. 2001-2020年全球國際學(xué)生人數及增長(cháng)率
      數據來(lái)源: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

      2、國際學(xué)生主要留學(xué)目的國保持穩定,英語(yǔ)國家最受歡迎,分布更趨多元

        全球主要留學(xué)目的國基本保持穩定,表1中所列出的是在2018年占全球留學(xué)生市場(chǎng)份額前十位的國家。其中英語(yǔ)國家是最受歡迎的留學(xué)目的地,美國、英國位居前二,加上加拿大、澳大利亞,差不多接收了全球一半左右的國際學(xué)生;其次是歐洲發(fā)達國家,法國、俄羅斯、德國和西班牙接收了全球20%的國際學(xué)生;中國作為新興留學(xué)目的國躋身前五。

        根據美國國際教育協(xié)會(huì )IEE2020年發(fā)布的數據,國際學(xué)生分布日趨多元。1998/1999學(xué)年世界前五大留學(xué)目的國分別是美國、英國、德國、法國和澳大利亞,分別占據了全球國際學(xué)生市場(chǎng)的28%、14%、12%、8%、和7%的份額;接下來(lái)的二十年里,國際學(xué)生的流動(dòng)越來(lái)越多元,雖然美國和英國仍是排名世界第一和第二大的留學(xué)目的國,赴美英留學(xué)的學(xué)生人數也一直在上升,但別的國家增長(cháng)更快。到了2018/2019學(xué)年,美國、英國的留學(xué)市場(chǎng)份額分別下降到20%、10%,而中國、加拿大市場(chǎng)份額快速增加到了9%、進(jìn)入到前五大留學(xué)目的國行列;俄羅斯也增長(cháng)明顯,躋身前十;德國市場(chǎng)份額下降到5%,和法國一起跌出了前五。

      表1. 近20年全球國際學(xué)生分布變化情況
      數據來(lái)源:OECD,2000;Project Altas,2020;UNESCO,2000&2010&2020;
      其中中國數據來(lái)源為Project Altas,2019

        總體而言,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等英語(yǔ)國家以及少數歐洲發(fā)達國家在吸引國際學(xué)生方面仍占據領(lǐng)先優(yōu)勢。除美國外,排名前十的其它主要英語(yǔ)國家——澳大利亞、加拿大和國的國際學(xué)生占本國高等教育學(xué)生比例都超過(guò)20%,位居全球前,如圖2所示,依次為澳大利亞31.3%,加拿大23.7%,英國22.3%,而另一個(gè)英語(yǔ)國家新西蘭則位居第四,國際學(xué)生占本國高等教育學(xué)生比例為13.5%。

      圖2. 國際學(xué)生占本國高等教育學(xué)生比例
      數據來(lái)源: Project Altas,2020

      3、亞太國家是國際學(xué)生生源主力,中國仍為全球第一大國際學(xué)生生源國

        據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統計,2020年國際學(xué)生派出人數位居前十的國家分別為中國、印度、越南,德國、美國、法國、韓國、尼泊爾、哈薩克斯坦和巴西,其中六個(gè)都是亞太國家(見(jiàn)圖3)。

        其中中國在海外留學(xué)的學(xué)生人數達108.8萬(wàn),是排名第二的印度的兩倍,穩居全球首位;印度排名第二,達51.6萬(wàn)人;位居第的越南留學(xué)生人數達到13.3萬(wàn)。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開(kāi)始,印度出國留學(xué)人數增長(cháng)非常迅猛,在多個(gè)主要留學(xué)目的國的國際學(xué)生人數已接近中國,在加拿大甚至超過(guò)了中國,位居第一。(見(jiàn)表2)。

      圖3. 2020年十大國際學(xué)生生源國留學(xué)生人數
      數據來(lái)源: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


      表2:中國和印度留學(xué)生人數在十大留學(xué)目的國國際學(xué)生中的排名
      數據來(lái)源: Project Altas,2020

        從國際學(xué)生生源國來(lái)看,亞洲國家是國際學(xué)生主力。亞洲主要國際學(xué)生生源國派出的留學(xué)生在2020年占全球國際學(xué)生比例合計超過(guò)四成,僅中國和印度占比就超過(guò)了四分之一。OECD數據也顯示,2018年,亞洲留學(xué)生占OECD國家國際學(xué)生總數的57%。因此,未來(lái)爭奪亞洲國家國際學(xué)生將成為全球留學(xué)市場(chǎng)份額競爭的關(guān)鍵所在。

      圖4. 2020年各國別留學(xué)生占全球國際學(xué)生比例
      數據來(lái)源: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

      第二章 中國出國留學(xué)總人數持續增長(cháng),目的國和學(xué)生結構發(fā)生變化

      1、中國出國留學(xué)總人數仍保持增長(cháng),增速放緩

        據教育部統計,2019年度我國出國留學(xué)人員總數為70.35萬(wàn)人,1978至2019年度,各類(lèi)出國留學(xué)人員累計達656.06萬(wàn)人,其中165.62萬(wàn)人正在國外進(jìn)行相關(guān)階段的學(xué)習或研究,490.44萬(wàn)人已完成學(xué)業(yè)。

        中國出國留學(xué)人數進(jìn)入二十一世紀以來(lái),增長(cháng)迅猛,從2000年的3.9萬(wàn)人到2019年的70.35萬(wàn)人,增長(cháng)了接近18倍,2001-2002年度和2008-2012年度增幅最快,近兩年有所放緩,2019年度增長(cháng)率為6.25%(見(jiàn)圖5)。

      圖5. 2000-2019年中國當年出國留學(xué)人數及增長(cháng)率
      數據來(lái)源: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

        根據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統計研究所數據,2000-2020年度,中國在海外高等教育機構學(xué)習的國際學(xué)生數量總體呈上升趨勢,僅在2003年略有下降。自2012年以后,增長(cháng)幅度趨緩,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響,增長(cháng)率下降到2.68%(見(jiàn)圖6)。

      圖6. 2000-2020年中國國際學(xué)生人數及增長(cháng)率
      數據來(lái)源:聯(lián)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

        中國出國留學(xué)生以自費留學(xué)為主,2001年以后,自費出國留學(xué)比例都在85%以上,多數年份都超過(guò)90%(見(jiàn)圖7)。

      圖7. 2000-2018年自費出國留學(xué)人數和比例
      數據來(lái)源: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

      2、受新冠疫情和國際局勢影響,中國留學(xué)生目的國選擇出現變化。

        中國國際學(xué)生的流動(dòng)趨勢和全球國際學(xué)生流動(dòng)趨勢表現出了相似的特點(diǎn),一是英語(yǔ)國家是最受歡迎,美國、英國、澳洲、加拿大是中國學(xué)生的四大主要留學(xué)目的國;二是區域內鄰近國家也是比較主流的選擇,日本、韓國和俄羅斯是除英語(yǔ)國家外中國學(xué)生選擇較多的留學(xué)目的國;是先進(jìn)發(fā)達國家,比如歐洲的法國、德國等,近些年中國國際學(xué)生也大體呈增長(cháng)趨勢。

        受?chē)H政治局勢,地緣政治關(guān)系緊張影響,以及新冠疫情的沖擊,導致留學(xué)格局發(fā)生變化,中國學(xué)生選擇去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留學(xué)的人數出現明顯下降。轉而選擇留學(xué)及簽證政策相對更友好的歐洲,其中英國留學(xué)的人數上升較快,或者是選擇周邊文化相近,費用較低的日本或韓國。

        2.1 中國學(xué)生赴美留學(xué)人數連續兩年下降,再次出現結構性變化

        自2009年后,中國一直是美國國際學(xué)生最大生源國,2012年之后,中國留學(xué)生占美國國際學(xué)生總數一直在30%以上。據剛剛發(fā)布的《2022年美國門(mén)戶(hù)開(kāi)放報告》顯示,2021/22在美國接受高等教育的國際學(xué)生人數為948,519,同比增長(cháng)3.8%。其中,中國國際學(xué)生人數為290,086名,雖然仍位居第一位,但已經(jīng)連續兩年快速下降,占比也從上一年度最高的34.7%下降至30.6%(見(jiàn)圖8)。

      圖8. 在美中國國際學(xué)生人數及比例
      數據來(lái)源:門(mén)戶(hù)開(kāi)放報告

        在2020/21學(xué)年之前,中國赴美留學(xué)國際學(xué)生年增長(cháng)率一直高于全體赴美留學(xué)國際學(xué)生年增長(cháng)率。在2020/21學(xué)年,雖然中國赴美留學(xué)生人數同比下降了14.8%,但主要是受疫情影響這一學(xué)年赴美國際學(xué)生整體下降了15%,相較而言,中國的下降幅度和整體是相當的,甚至占國際學(xué)生比例還是最高的一年。但2021/22學(xué)年,在赴美國際學(xué)生整體增長(cháng)3.8%的情況下,中國卻顯著(zhù)下降,再次同比大幅下降8.6%(見(jiàn)圖9)。

      圖9. 在美全體國際學(xué)生和中國國際學(xué)生增長(cháng)比例及在美中國國際學(xué)生年增長(cháng)人數
      數據來(lái)源:門(mén)戶(hù)開(kāi)放報告

        對于原因,門(mén)戶(hù)開(kāi)放報告負責人分析主要是因為疫情影響出國,但美國高校認為是10043號總體令等政策限制問(wèn)題,即對中國赴美國際學(xué)生就讀敏感專(zhuān)業(yè)等進(jìn)行一系列的簽證限制,但美國務(wù)院否定了這一說(shuō)法,認為受這一政策影響的不足2%。其實(shí)美國的限制還是很明顯的,中國一些頂尖綜合類(lèi)和理工類(lèi)高校本科畢業(yè)生,出國留學(xué)人數已經(jīng)出現大幅下降,甚至腰斬(見(jiàn)表3)。

      表3. 中國部分高校本科畢業(yè)生出境深造比例
      數據來(lái)源:高校就業(yè)質(zhì)量報告

        其實(shí)中國赴美留學(xué)人數增長(cháng)的停滯,在2018/19學(xué)年已現端倪,由于中美關(guān)系持續緊張,以及所帶來(lái)的美國國內反華情緒上升,簽證政策搖擺不定等不確定因素,導致中國學(xué)生赴美意愿下降。

        2.2 中國在加國際學(xué)生人數連續年下降

        據加拿大國際教育局發(fā)布的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底,在加拿大的國際學(xué)生人數為621,565名,恢復到新冠疫情前的水平。這已經(jīng)是中國在加國際學(xué)生人數自2019年后連續第年下降(見(jiàn)圖11)。

        加拿大國際學(xué)生的主要來(lái)源地是亞洲國家,近幾年排名前兩位的一直是中國和印度,占到總人數的50%以上。2017年以前,中國是加拿大最大的國際學(xué)生生源國,但增長(cháng)速度放緩,接近停滯。而印度赴加留學(xué)人數迅猛增長(cháng),并在2018年超越中國,成為第一大生源國(見(jiàn)圖10)。2020年,因為疫情原因,加拿大國際學(xué)生人數相比2019年腰斬,不過(guò)中國和印度國際學(xué)生人數下降比例不到20%,主要減少的為歐洲國家生源。

      圖10.中國和印度在加國際學(xué)生人數和增長(cháng)率
      數據來(lái)源:加拿大國際教育局(CBIE),加拿大移民、難民及公民事務(wù)部(IRCC)

        2.3 英國對中國國際學(xué)生吸引力持續上升

        因為赴美留學(xué)的不確定因素,以及英國更加積極的簽證政策,不少中國學(xué)生轉向了英國。據英國政府發(fā)布的《學(xué)生簽證年度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9月的一年中,英國共發(fā)放超過(guò)42萬(wàn)學(xué)生簽證,同比增長(cháng)143%,刷新了歷史記錄。其中,向中國發(fā)放的學(xué)生簽證數量約13.55萬(wàn)份,占比32%,仍居第一位;同比增長(cháng)了157%,超過(guò)了總體增長(cháng)率(見(jiàn)表4)。根據啟德教育發(fā)布的《2021年中國學(xué)生海外教育白皮書(shū)》做的調查看,選擇英國為首選留學(xué)目的國的人數占比為29.8%,超過(guò)了首選美國的24.5%。

      表4. 2019-2021年英國政府發(fā)放給中國國際學(xué)生簽證數量
      數據來(lái)源:英國政府官網(wǎng)(GOV.UK),Why do people come to the UK? To study

        英國高等教育統計局(HESA)的數據也顯示,英國對中國國際學(xué)生的吸引力在持續上升,中國在英國高等教育階段學(xué)習的國際學(xué)生人數從2016/17學(xué)年的9.5萬(wàn)人上漲到2020/21學(xué)年的14.4萬(wàn)人,增加了接近5萬(wàn)人,并且在疫情下的2020/21學(xué)年也保持了增長(cháng)(見(jiàn)圖11)。

      圖11.中國在英高等教育階段國際學(xué)生人數和增長(cháng)率
      數據來(lái)源:英國高等教育統計局(HESA)

        據英國大學(xué)招生服務(wù)中心(UCAS)統計,2017年后,申請就讀英國大學(xué)本科的中國國際學(xué)生一直保持兩位數增長(cháng),2021年申請人數進(jìn)一步上升,首次超過(guò)3萬(wàn),超過(guò)了歐盟國家整體申請人數之和(見(jiàn)圖12)。由于中國學(xué)生申請人數增加過(guò)于迅猛,申請競爭更加激烈,尤其是名校的申請難度增大。

      圖12.中國學(xué)生申請英國本科人數及增長(cháng)率
      數據來(lái)源:英國大學(xué)招生服務(wù)中心(UCAS)

        2.4 中國仍是德國國際學(xué)生最大生源國

        由于德國公立大學(xué)免費入讀,加之自2020年起德國所有的高等院??山邮苤袊鴷?huì )考和高考的成績(jì),中國學(xué)生高中畢業(yè)后可直接申請德國的本科,因此越來(lái)越受到中國留學(xué)生的青睞。根據德國學(xué)術(shù)交流中心(DAAD)數據顯示,中國近年來(lái)一直是德國國際學(xué)生最大生源國,占比始終保持在12%-14%之間。即使在疫情期間,中國在德國際學(xué)生人數也基本保持穩定,沒(méi)有出現大幅下降。

      圖13.中國在德國際學(xué)生及增長(cháng)率
      數據來(lái)源:德國學(xué)術(shù)交流中心(DAAD)

        2.5 中國在法國際學(xué)生人數基本保持穩定

        法國前十大國際學(xué)生生源國中,中國是唯一的亞洲國家,經(jīng)常位居第二或第。2020年,中法續簽了文憑互認協(xié)議,該協(xié)議不再強制要求中國學(xué)生必須參加高考,僅需提供高中畢業(yè)證即可申請,赴法留學(xué)的門(mén)檻降低。近些年,中國在法國際學(xué)生人數基本保持穩定,在2.8-3萬(wàn)人之間上下浮動(dòng)。2017年和2018年最高,超過(guò)3萬(wàn)人,2020年和2021年雖然受到疫情影響,但人數并未出現大幅下降,2020年甚至略有回升(見(jiàn)圖14)。

      圖14.中國在法國際學(xué)生及增長(cháng)率
      數據來(lái)源:法國高等教育署(Campus France)

        2.6 中國在日國際學(xué)生人數下降,占比上升

        由于地理位置相鄰,一衣帶水,教育質(zhì)量好且費用低,加之文化相近,社會(huì )環(huán)境安全,日本一直是中國學(xué)生重要的留學(xué)目的國之一。作為日本第一大國際學(xué)生生源國,近年來(lái),中國國際學(xué)生人數占在日本國際學(xué)生總人數比例一直超過(guò)四成,遠超第二名越南。2016-2019年,中國在日國際學(xué)生人數一直呈上升趨勢,但占整體國際學(xué)生比例在下降。而2020年起,雖然受疫情影響學(xué)生人數出現下降,但占整體國際學(xué)生比例反而有所上升(見(jiàn)圖15)。

      圖15.中國在日國際學(xué)生人數及占全體國際學(xué)生比例
      數據來(lái)源:日本學(xué)生支援機構(JASSO)

        2.7 中國在韓國際學(xué)生人數略有回升,占比下降

        由于學(xué)費低廉,地理位置接近,申請容易,中國也是韓國第一大生源國,最高占到韓國國際學(xué)生人數接近六成。2016-2019年間增長(cháng)迅速,受新冠疫情影響,2020年增長(cháng)趨勢被打斷,但下降幅度不大,2021年有微幅增長(cháng)。但即使在2017年,增長(cháng)幅度高達兩位數的情況下,中國國際學(xué)生占韓國全體國際生人數的比例依然呈下降趨勢,不過(guò)仍占到韓國國際學(xué)生的四成。

      圖16.中國在韓國際學(xué)生人數及占比和增長(cháng)率
      數據來(lái)源:韓國教育部

        2.8 中國在澳國際學(xué)生人數連續兩年下降,占比略有回升

        近十年,中國在澳國際學(xué)生人數總體呈上升趨勢,受疫情影響,澳大利亞2020年3月開(kāi)始封鎖邊境,這導致中國赴澳留學(xué)人數連續兩年大幅下降,20年降幅達 10%,21年降幅進(jìn)一步擴大,為12%。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6月,教育部發(fā)布了1號留學(xué)預警,提醒中國學(xué)生做好風(fēng)險評估,謹慎選擇赴澳學(xué)習。

      圖17.中國在澳國際學(xué)生人數及占比和增長(cháng)率
      數據來(lái)源:澳大利亞教育部

      3、留學(xué)生結構發(fā)生變化,低齡留學(xué)驟減,研究生上升

        以中國國際學(xué)生人數總量最多的美國為例,疫情對低齡留學(xué)生的影響最大。根據美國移民和海關(guān)執法局 (ICE)發(fā)布的2021 年SEVP年度報告數據顯示,從2020年到2021年,在美就讀 K-12 階段的國際學(xué)生人數減少了16%。而從2011年到2016年,中國在美就讀K-12階段的國際學(xué)生人數增長(cháng)了302.25%,而到了2021年,相比2016年,小留學(xué)生人數下降了一半。

      表5.中國在美就讀K12階段國際學(xué)生人數和增長(cháng)率
      數據來(lái)源:美國移民和海關(guān)執法局(ICE)

        在高等教育階段,中國留學(xué)生結構也發(fā)生了變化。如圖18所示,2021/22學(xué)年,中國赴美就讀本科學(xué)生人數在連續7年超過(guò)研究生之后,就讀研究生的人數再次超過(guò)了本科生。且相較2020/21學(xué)年,就讀本科生人數繼續下降,而就讀研究生人數已開(kāi)始回升。實(shí)際上,在3年前,赴美就讀研究生的增長(cháng)比例已經(jīng)超過(guò)了本科生,而此前,本科生的增長(cháng)比例是一直超過(guò)研究生的。

      圖18.中國在美國際學(xué)生學(xué)段分布
      數據來(lái)源:門(mén)戶(hù)開(kāi)放報告

        而在英國和澳大利亞學(xué)習的中國國際學(xué)生以授課型碩士和本科生為主,授課型碩士人數多于本科生(見(jiàn)表6)。2021年,在澳大利亞就讀博士的中國學(xué)生人數逆勢增長(cháng)(見(jiàn)表6)。

      表6.2020-2021年中國在澳國際學(xué)生學(xué)段分布人數和增長(cháng)率
      數據來(lái)源:澳大利亞教育部

        之所以就讀研究生人數再次超過(guò)本科生,和中國高校畢業(yè)生面臨的國內就業(yè)升學(xué)壓力有關(guān)。當下就業(yè)形勢困難,不少大學(xué)畢業(yè)生選擇升學(xué)來(lái)延緩就業(yè),考研報名人數迅速增長(cháng)(見(jiàn)圖19)。2015年,研招報名人數177萬(wàn),到2019年,這個(gè)人數就接近翻了一番,達到341萬(wàn),而到2022年,考研報名人數高達457萬(wàn)人,而考研招生計劃的增長(cháng)趕不上報名人數的增長(cháng)。隨著(zhù)用人單位在招聘時(shí)要求的學(xué)歷門(mén)檻越來(lái)越高,不少學(xué)生選擇了出國深造。

      圖19 2000-2022考研報名人數
      數據來(lái)源:教育部

      4、中國國際學(xué)生選擇STEM專(zhuān)業(yè)人數增長(cháng),管理類(lèi)下降。

       4.1 國際學(xué)生專(zhuān)業(yè)選擇以商業(yè)管理和STEM為主。

        從國際學(xué)生的專(zhuān)業(yè)結構上看,出于就業(yè)考慮,大部分學(xué)生偏向于選擇工商管理和工科類(lèi)專(zhuān)業(yè)。各主要留學(xué)目的國招收最多的都是商業(yè)、管理和法律類(lèi)專(zhuān)業(yè);科學(xué)、技術(shù)、工程和數學(xué)(STEM)類(lèi)專(zhuān)業(yè)也深受?chē)H學(xué)生歡迎。根據2019年OECD《教育概覽》,2017/18學(xué)年經(jīng)合組織國家招收國際學(xué)生最多的專(zhuān)業(yè)是商業(yè)、管理和法律,工程制造和建筑,藝術(shù)和人文,分別占留學(xué)生總數的27%、18%和14%;其中,大約1/3的國際學(xué)生選擇了STEM專(zhuān)業(yè)。其中德國招收的國際學(xué)生中48%為STEM專(zhuān)業(yè),其次為美國,就讀STEM專(zhuān)業(yè)的國際學(xué)生占比達41%。而拿大、法國、英國、澳大利亞、韓國等國家就讀STEM專(zhuān)業(yè)的國際學(xué)生占本國國際學(xué)生總數的比例分別為38%、33%、32%、27%、20%。

       4.2 中國國際學(xué)生選擇STEM專(zhuān)業(yè)占比上升,工商管理類(lèi)下降。

        近十年,在美中國國際學(xué)生選擇的專(zhuān)業(yè),位列前五的是商業(yè)/管理,工程學(xué)、數學(xué)與計算科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以及物理/生命科學(xué)。隨著(zhù)互聯(lián)網(wǎng)行業(yè)的迅猛發(fā)展,商業(yè)/管理專(zhuān)業(yè)占比持續下降,數學(xué)與計算科學(xué)專(zhuān)業(yè)則持續上升,并于2018/19學(xué)年超過(guò)商業(yè)/管理專(zhuān)業(yè),攀升為第一;而選擇工程學(xué)的中國國際學(xué)生占比基本略有下降,但基本保持穩定(見(jiàn)圖20)。

        以美國為首的五眼聯(lián)盟國家從經(jīng)濟和貿易的角度,盡管一直鼓勵國際學(xué)生前往留學(xué),但在一些關(guān)鍵技術(shù)領(lǐng)域仍對留學(xué)生持敏感態(tài)度。雖然各國目前的工作簽證偏好STEM領(lǐng)域國際學(xué)生,但是其中的關(guān)鍵技術(shù)領(lǐng)域可能會(huì )受到更嚴格的安全審查,相關(guān)專(zhuān)業(yè)的留學(xué)可能更受限制。

      圖20.中國在美國際學(xué)生專(zhuān)業(yè)分布
      數據來(lái)源:門(mén)戶(hù)開(kāi)放報告

        隨著(zhù)選擇數學(xué)與計算科學(xué)專(zhuān)業(yè)人數的上升,在美就讀STEM類(lèi)專(zhuān)業(yè)的中國國際學(xué)生人數也隨之上升,占比從2012/13學(xué)年的40.5%上升到2021/22學(xué)年的51.6%,漲幅達11%。

      圖21.中國在美國際學(xué)生專(zhuān)業(yè)分布
      數據來(lái)源:門(mén)戶(hù)開(kāi)放報告

        具體到不同國家,高等教育領(lǐng)域特點(diǎn)不同,學(xué)生在專(zhuān)業(yè)選擇上也有差別。

        赴澳留學(xué)的中國學(xué)生選擇的排名前五的專(zhuān)業(yè)是工商管理、工程與技術(shù)、信息技術(shù)、社會(huì )與文化和創(chuàng )意藝術(shù),相較2016年,2020年,中國國際學(xué)生選擇工商管理專(zhuān)業(yè)的人數占比從57%大幅下降到41.8%,選擇信息技術(shù)和社會(huì )與文化的學(xué)生則從6%分別上升到11.4%和11%,創(chuàng )意藝術(shù)從4%上升到6.9%(見(jiàn)圖22)??傮w而言,選擇STEM專(zhuān)業(yè)的學(xué)生占比在不斷增加。

      圖22. 2016/2020年中國在澳國際學(xué)生專(zhuān)業(yè)分布
      數據來(lái)源:澳大利亞教育部

        制造業(yè)強大的德國,工科是傳統優(yōu)勢學(xué)科,一直受到國際學(xué)生的歡迎。在德國的中國國際學(xué)生選擇的排名前五的專(zhuān)業(yè)是工程學(xué)、商科、人文科學(xué)、自然科學(xué)和數學(xué),位居第一的是工程學(xué),占比41%,加上自然科學(xué)、數學(xué)與農學(xué),正好為60%;選擇人文科學(xué)和社會(huì )科學(xué)的學(xué)生合計約占比為24%,比2016年下降了9個(gè)百分點(diǎn)。特別要說(shuō)一下的是,藝術(shù)專(zhuān)業(yè)雖然沒(méi)能排進(jìn)前五,但也是中國學(xué)生的熱門(mén)選擇,占比也呈上升趨勢。

      圖23. 2019/20學(xué)年中國在德國際學(xué)生專(zhuān)業(yè)分布
      數據來(lái)源:德國學(xué)術(shù)交流中心(DAAD)

        4.3 受?chē)H局勢影響,部分敏感專(zhuān)業(yè)申請受限

        近幾年,隨著(zhù)國際局勢持續緊張,中國國際學(xué)生選擇專(zhuān)業(yè)方向受到目的國簽證政策的影響。2018年6月,美國為打壓我國科技發(fā)展,限制了部分STEM專(zhuān)業(yè)中國留學(xué)生的簽證,受限領(lǐng)域包括機器人制造應用、航天航空、高科技制造業(yè)等。2020年5月,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又簽署了“PP10043”禁令——《禁止部分中國留學(xué)生和研究人員入境》。2022年7月,澳洲官方更新了留學(xué)生簽證政策,從7月1日開(kāi)始,澳洲留學(xué)生簽證將新增8208條款,所有國際留學(xué)生將被禁止就讀于澳洲關(guān)鍵技術(shù)相關(guān)的專(zhuān)業(yè)與學(xué)習。

        以美國為首的五眼聯(lián)盟國家從經(jīng)濟和貿易的角度,盡管一直鼓勵國際學(xué)生前往留學(xué),但在一些關(guān)鍵技術(shù)領(lǐng)域仍對留學(xué)生持敏感態(tài)度。雖然各國目前的工作簽證偏好STEM領(lǐng)域國際學(xué)生,但是其中的關(guān)鍵技術(shù)領(lǐng)域可能會(huì )受到更嚴格的安全審查,相關(guān)專(zhuān)業(yè)的留學(xué)可能更受限制。

      第三章 留學(xué)回國人數首次超百萬(wàn),海歸加速回流

        中國對待出國留學(xué)的方針向來(lái)是“支持留學(xué)、鼓勵回國、來(lái)去自由、發(fā)揮作用”。在這樣的留學(xué)政策引導下,自改革開(kāi)放至2019年,各類(lèi)出國留學(xué)人員累計達656.06萬(wàn)人,其中490.44萬(wàn)人已完成學(xué)業(yè),有423.17萬(wàn)人在完成學(xué)業(yè)后選擇回國發(fā)展,占已完成學(xué)業(yè)群體的86.28%。留學(xué)生回國求職潮,折射出日益大的中國國家實(shí)力,以及越來(lái)越寬廣的人才發(fā)展空間。

        為了更好的服務(wù)好留學(xué)生,深化“放管服”改革,教育部還牽頭開(kāi)通了“國家留學(xué)人才回國就業(yè)服務(wù)平臺”,以信息化手段支撐全鏈條留學(xué)服務(wù)體系。

      1、海外人才加速回流,留學(xué)回國就業(yè)人數首次超百萬(wàn)。

        中國出國留學(xué)在進(jìn)入二十世紀后迎來(lái)高潮,從2000年的3.9萬(wàn)人猛增到了2019年的70.35萬(wàn)人;回國留學(xué)生數量也隨之上升,從2000年的0.9萬(wàn)人增加到了58.03萬(wàn)人?;亓髀?,即當年回國留學(xué)生與出國留學(xué)生之比,從2000年的23.3%增加到了2019年的82.5%(見(jiàn)圖24)?;貒l(fā)展成了一種常態(tài),是留學(xué)生的一種普遍選擇。

        2020年后,國際關(guān)系的變化和新冠肺炎疫情等因素又進(jìn)一步加速推動(dòng)了海外人才回流,留學(xué)人員回國總人數呈顯著(zhù)上升趨勢。國家信息中心大數據發(fā)展部針對2021年海歸大數據分析, 2021年回國就業(yè)學(xué)生首次超過(guò)百萬(wàn),達到104.9萬(wàn)人(見(jiàn)圖24)。

      圖24. 2000-2021中國出國留學(xué)人數和留學(xué)回國人數及回流率
      數據來(lái)源:教育部,國家信息中心大數據發(fā)展部

      2、就業(yè)市場(chǎng)競爭激烈,海歸行業(yè)與區域選擇的集中形成“踩踏效應”。

        超百萬(wàn)留學(xué)生學(xué)成歸來(lái),與1000萬(wàn)國內應屆畢業(yè)生站在同一賽道,讓本就競爭激烈的國內就業(yè)市場(chǎng)更“卷”。據領(lǐng)英發(fā)布的2022 年《中國留學(xué)生歸國求職洞察報告》數據,82%的海歸選擇在一線(xiàn)城市就業(yè),在希望進(jìn)入的行業(yè)中,位居前的是高科技/互聯(lián)網(wǎng)、金融服務(wù)&保險、政府/教育/非盈利,分別為58%、38%和18%,集中度非常高(見(jiàn)圖25)。海歸擇業(yè)結構在行業(yè)與區域高度集中加劇核心崗位就業(yè)“踩踏效應”。

      圖25. 2022年海歸意向求職行業(yè)
      數據來(lái)源:領(lǐng)英《中國留學(xué)生歸國求職洞察報告》

        由于中國留學(xué)生群體以自費留學(xué)為主,在教育階段投入巨大,因此在求職時(shí),對薪金的期望值往往偏高。據領(lǐng)英發(fā)布的2022 年《中國留學(xué)生歸國求職洞察報告》數據,半數以上的海歸求職者,期望薪金在18000元以上,超過(guò)1/3的求職者期望薪金在25000元以上。

      圖26. 2022年海歸求職意向薪資
      數據來(lái)源:領(lǐng)英《中國留學(xué)生歸國求職洞察報告》

      3、各省市政府出臺專(zhuān)項政策,爭搶高層次海外人才。

        由于人口老化、年輕人口斷崖式下跌等原因,2017年初以來(lái),中國各級城市掀起搶人大戰,搶人對象以青年大學(xué)生為主體,是搶人才也是搶年輕人口。既有成都、西安、重慶、武漢等二線(xiàn)城市,也有北上廣深等一線(xiàn)城市,還有不少四線(xiàn)城市。作為高質(zhì)量人才的留學(xué)回國人員,也在被搶之列,各級省市政府出臺留學(xué)生專(zhuān)項扶持政策,加大引才力度。

      表7. 留學(xué)人員扶持政策
      數據來(lái)源:各地政府網(wǎng)站

      第四章 中外合作辦學(xué)在讀學(xué)生人數和出國留學(xué)規模相當,在地留學(xué)疏解出國難問(wèn)題

        中外合作辦學(xué)是中國教育事業(yè)的重要組成部分,經(jīng)過(guò)近40年探索實(shí)踐,已成為我國教育事業(yè)的有機組成部分和教育對外開(kāi)放的重要形式。中外合作辦學(xué)以引進(jìn)境外優(yōu)質(zhì)教育資源為主要特點(diǎn),豐富了國內多樣化教育資源供給,實(shí)現了學(xué)生“不出國的留學(xué)”。在教育教學(xué)理念、人才培養模式、招生錄取方式等方面探索改革創(chuàng )新,成為教育體制機制改革的“新引擎”。

      1、在地留學(xué)極大緩解了受疫情影響的出國留學(xué)難問(wèn)題

        為緩解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下我出國留學(xué)人員就學(xué)困難,切實(shí)落實(shí)教育為民,回應社會(huì )關(guān)切,教育部連續三年支持部分合作辦學(xué)機構和項目,面向出國留學(xué)受阻的學(xué)生開(kāi)展相關(guān)招生工作,雙向選擇,擇優(yōu)錄取,不納入國家統一招生計劃,不占用高校原有招生指標,對高校其它各類(lèi)招生不產(chǎn)生影響,學(xué)生修業(yè)合格,僅頒發(fā)境外辦學(xué)者學(xué)位證書(shū)。2020-2022年,累計錄取近10000人。

        教育部還支持高校以校際交流、委托培養等學(xué)分互認形式,接收因旅行限制滯留在國內的中國留學(xué)生短期就讀。此舉得到了國外相關(guān)教育部門(mén)和高校的歡迎和支持。中國一些高校和海外合作院校在這一政策下聯(lián)手開(kāi)始學(xué)習中心,為學(xué)生提供在國內的學(xué)習平臺,使其能獲得更好的學(xué)習體驗及學(xué)術(shù)支持。

      2、規模穩步增長(cháng),在讀學(xué)生人數與出國留學(xué)規?;鞠喈?。

        根據中外合作辦學(xué)監管工作信息平臺公布的數據,截至2022年7月,全國普通高校本科及以上層次在辦的中外合作辦學(xué)項目已達1400余個(gè),其中獨立法人中外合作大學(xué)和非獨立法人中外合作辦學(xué)機構占比13%,中外合作辦學(xué)項目占比87%。2022年,本科階段招生通過(guò)高考招生人數達13.8萬(wàn)余,高等教育階段在校生規模已超70萬(wàn)人,年保有量和出國留學(xué)人數基本相當了。

      3、辦學(xué)質(zhì)量提升,生源質(zhì)量和社會(huì )認可度逐年提高。

        3.1.合作院校水平向好,從師資到培養模式都體現國際化特色。

        經(jīng)過(guò)若干年粗放發(fā)展后,中外合作辦學(xué)進(jìn)入提質(zhì)增效階段,高水平引領(lǐng)性合作辦學(xué)逐漸凸顯。一是國內合作院校水平趨向世界一流,全國147所“雙一流”建設高校中,接近90%的高校已設立或舉辦不同層次中外合作辦學(xué)機構或項目。這些“雙一流”建設高校中外合作辦學(xué)機構及項目中,外方院校選擇上標準趨嚴,大約20%的外方合作院校為QS世界大學(xué)排名前200名的高校。為我國高等教育的改革創(chuàng )新發(fā)展提供了世界一流的教育資源。二是國際化辦學(xué)特色明顯,從師資建設到學(xué)生培養模式都體現了這一特點(diǎn)。

        以2022年以前開(kāi)展招生的9所獨立法人合作辦學(xué)機構為例,其中6所的外方合作院校世界排名都位居前300(見(jiàn)表8)。

      表8. 9所獨立法人合作辦學(xué)機構基本情況
      數據來(lái)源:中外合作辦學(xué)監管工作信息平臺

        這9所院校在師資隊伍建設上目標都是建成一支一流的國際化教師團隊,因此均面向全球進(jìn)行招聘,超一半的教師來(lái)自港澳臺及海外,具備較高的專(zhuān)業(yè)知識水平與國際交往能力。

        以香港中文大學(xué)(深圳)為例,學(xué)校參照世界一流大學(xué)教師評聘方式,按照教學(xué)型、科研型和教學(xué)科研型三個(gè)系列進(jìn)行學(xué)術(shù)評聘,采用全球招聘方式,嚴格遴選人才。截至2022年2月底,已面向全球引進(jìn)了470余名國際知名優(yōu)秀學(xué)者和研究人員,其中包括諾貝爾獎得主5名,圖靈獎得主2名,菲爾茲獎1名,各國院士近30名,國家級特聘專(zhuān)家62名,美國電氣電子工程師學(xué)會(huì )、美國工業(yè)與應用數學(xué)學(xué)會(huì )、美國運籌學(xué)和管理學(xué)研究協(xié)會(huì )、國際計算機學(xué)會(huì )等國際知名專(zhuān)業(yè)技術(shù)協(xié)會(huì )會(huì )士近40名。目前引進(jìn)的教師100%具有在國際一流高校執教或研究工作經(jīng)驗。

        在教學(xué)上,這些院校均實(shí)施外語(yǔ)教學(xué),充分發(fā)揮雙方院校的辦學(xué)優(yōu)勢,打造國際化的教學(xué)環(huán)境與氛圍,培養國際人才。各院校均為學(xué)生提供豐富的海外交流學(xué)習機會(huì )。

        以廣東以色列理工學(xué)院為例,學(xué)校采用專(zhuān)業(yè)課全英文教學(xué)。學(xué)生在低年級階段將接受?chē)栏竦挠⒄Z(yǔ)訓練,使學(xué)生具備在英語(yǔ)國家大學(xué)就讀所需的同等語(yǔ)言水平,并為其進(jìn)一步學(xué)習專(zhuān)業(yè)英語(yǔ)打好基礎。學(xué)校采用更多交流互動(dòng)的交際式教學(xué)法,通過(guò)引導式、研究型的學(xué)習,讓學(xué)生真正成為學(xué)習的主角。

        3.2 就業(yè)統計數據顯著(zhù)向好,就業(yè)率和就業(yè)質(zhì)量持續提升。

        中外合作辦學(xué)機構和項目拓寬了高校國際化人才的培養途徑,滿(mǎn)足了社會(huì )對高等教育多樣化的需求。近年來(lái),中外合作辦學(xué)發(fā)展進(jìn)入質(zhì)量提升階段,2013年,教育部出臺了《教育部關(guān)于進(jìn)一步加強中外合作辦學(xué)質(zhì)量保障工作的意見(jiàn)》,通過(guò)一系列措施和手段,促進(jìn)和保障中外合作辦學(xué)從數量向質(zhì)量轉移。

        中外合作辦學(xué)項目就業(yè)統計數據顯著(zhù)向好,就業(yè)率和就業(yè)質(zhì)量持續提升,如表9、表10所示,尤其在出國(境)升學(xué)方面具有突出優(yōu)勢,畢業(yè)生多數進(jìn)入國(境)外一流高校深造。

      表9. 上海某“雙一流”高校中外合作辦學(xué)機構就業(yè)情況
      數據來(lái)源:高校就業(yè)質(zhì)量報告
      表10. 北京某“雙一流”高校中外合作辦學(xué)機構就業(yè)情況
      數據來(lái)源:高校就業(yè)質(zhì)量報告

        中外合作辦學(xué)項目或機構畢業(yè)生出國留學(xué)通常會(huì )選擇繼續申請本項目合作高?;蚝献鞲咝K趪鴦e高校繼續深造,或者選擇申請國外其它知名院校。表10中北京某“雙一流”建設高校中外合作辦學(xué)機構畢業(yè)生2019年繼續選擇合作院校碩士項目的學(xué)生比例為56.6%,申請其它國(境)外高校的學(xué)生比例為34%。其中申請到世界排名前20高校的學(xué)生占比為21.57%,申請到世界排名前50高校的學(xué)生占比為48.04%。

        3.3. 質(zhì)量好的機構或項目獲得社會(huì )認可,生源質(zhì)量迅速提升

        雖然中外合作辦學(xué)歷史短,但部分機構和項目憑借國際化優(yōu)質(zhì)資源,高質(zhì)量的教學(xué)和海外升學(xué)方面的優(yōu)勢,贏(yíng)得了越來(lái)越多考生的青睞,生源質(zhì)量持續提升。

        以寧波諾丁漢大學(xué)在浙江省的招生情況為例,多年來(lái)其在浙江省的最低錄取分數線(xiàn)均高于浙江省一本線(xiàn),且差距逐漸擴大。寧波諾丁漢大學(xué)理科在浙江省的錄取平均分與浙江省一本線(xiàn)的分差由2006年的19分擴大到了2016年的28分,文科2013年最低錄取分數線(xiàn)僅高于浙江省一本線(xiàn)6分,而2016年已擴大到了20分。2017年新高考改革后,寧波諾丁漢大學(xué)在浙江省內的最低錄取分依舊高于浙江省一段線(xiàn),在浙江省內最低錄取分穩居第二,僅次于浙江大學(xué)。2020年受疫情和國際大環(huán)境影響,錄取分數出現了下滑,2021年開(kāi)始趨穩。

      圖27 寧波諾丁漢大學(xué)2006-2016浙江理科錄取分數線(xiàn)與一本線(xiàn)分差
      數據來(lái)源:寧波諾丁漢大學(xué)
      99乐这里只有精品_国产99久久久久久免费看_亚洲国产精品成人精品软件_亚洲色在线无码国产精品